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人,成了!棄守校園而護住元氣和初心罷!

2019/11/17 — 12:0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中大人,執筆時得悉你們已撤離中大校園,筆者可說老懷安慰。 嚴格說來,筆者不是中大人,不過取巧一點,如果以四年大學生活的日子總和計算,筆者修讀過中大教育學院主辦的第一屆擬任校長課程,勉勉強強算是零點零幾後的中大人罷! 無論如何,筆者的身分並不重要,只是本著和理非銀髮族一員的苦心,為所有中大人,當前的和歷年以來的,送上敬意,打打氣!  本來,在「三罷」的前提上,二號橋的戰略意義當然值得堅守,可是固守陣地的代價太大,況且久守必失,如今雖然退卻棄守,但是你們曾經頂住警方兩次狂攻猛打,擋拒他們進入校園,挫敗其為所欲為的氣燄,並且能夠保留著持續抗爭的元氣和初心,筆者以為更別具心戰上的正面意義!

中大人,筆者當天在電視機前看著現場直播,下午和晚間兩次驚心動魄的攻防衝突實在慘烈,你們付出了逾六十名弟兄姊妹受傷的沉重代價。 在熊熊烈火和漫漫濃煙戰地似的校園通道上,你們前仆後繼的堅持令人動容,尤其是晚間時份你們的反守為攻推進,直接迎向在橋頭的警方屏障,成為對峙局面,在火光硝煙中所顯出的勇猛,叫筆者既暗喜又擔心! 此外,在公路上物資支援人員想方設法所組成的輸送紐帶,以及在各區發動「圍魏救趙」的響應行動,一再顯示出中大校友和其他抗爭者的守望相助精神,以及香港人的關顧情懷,中大人真的絕不孤單! 中大人在中大校園的這一場抗爭是當前整場「抗暴逆權運動」中的重要一役,極具象徵意義。 如今就算你們暫時離開校園,筆者以為你們經已完成了階段性的勝利! 

中大人,你們當然曉得,校園內不少抗爭者並不是中大人,而且他們都是抗爭群眾的勇武派,因此隨著時間的拖延,形勢將會變得更為複雜,甚或漸趨凶險! 中大人,現實上當校園內的抗爭主體並非中大人時,就算整個行動並沒有「被騎劫」,在行動抉擇上的「喧賓奪主」情況經已十分明顯,而中大學生會被邊緣化的危機更是有目共睹,雖然彼此一直堅守著「不割席」的原則。 況且,這次運動的特色是沒有大台和領導人物,因而個別意見紛紜,冒進急躁的非理性爭甚烈,對於持久穩守陣地戰的發戰是極為不利。筆者不諱言是和理非的抗爭者,傾向長期的緩進鬥爭,盡量避免你死我亡的對決式攻擊,因此一直認為你們撤出校園既是逼不得已的選擇,也是理所當然必須採取的行動,同樣具有戰略作用,以及積極意義!

廣告

中大人,更現實一點說,香港好幾間大學攻防戰在布局上早已連成一體,覆蓋面甚廣,包括牽制港島西區薄扶林道的香港大學、圍堵九龍聯合道區域的浸會大學、塞住紅磡海底隧道咽喉的理工大學,以及干擾九龍塘歌和老街一帶的城市大學。 不過,街頭抗爭理應是流水式的游擊行動,毛魔頭是游擊戰的老祖宗,他的「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十六字訣值得參考和善用,過去這一段日子的抗爭形式大致上相當奏效。 因此,佔據大學校園為陣地而凸顯出一群抗爭者來,其實很容易變得被動、被識別、被制肘、和被逐個擊破,始終不是上策。  事實上抗爭者不應留戀大學校園陣地,反之應該隨時有退卻重整的心理準備,因為最有效和最終極的戰略還是要爭取主動權,彈性應對,於適當時機按條件在不同地點,營造出此起彼落的抗爭局面,才能真正落實遍地開花和流水般滲溢的效果! 

中大人,悲壯而美好的仗畢竟你們已打過了,並且領略過進退有度的策略變化,如今撤下來為的是要好好保存力量,準備走更遠、更崎嶇和更艱難險阻的前路! 為此,中大人,不要氣餒沮喪,你們其實應該更有信心的昂起頭來,繼續堅定的一步一步走下去,不少校友和香港人將會與你們一起同行!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