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11/20 - 17:34

中大生趁畢業禮遊行:不忍人民忘記《榮光》歌詞,用力喊口號

作者攝

作者攝

2020.11.19 中大

「天子之所是未必是,天子之所非未必非,天子亦遂不敢自為非是,而公其非是於學校。是故養士為學校之一事,而學校不僅為養士而設也。」

黃宗羲《明夷待訪錄》〈學校〉

阿波與一眾同學攜黑氣球到場,仿傚以往畢業生都會帶彩色的氣球慶祝,但今年則要哀悼。

廣告

西西舉起自製的標語「Hope is Strong」參與遊行。

她解釋是因為看過中大保衛戰一周年展覽,有感於抗爭者的失落,「依場運動好似冇結果,俾人遺棄嘅感覺好絕望。」她想告訴大家盼望始終有力量,雞蛋始終會戰勝高牆。

阿飛帶著「V 煞」面具參與遊行。她說運動雖然停滯但亦有時間供人反芻,「信念係唔會死,醒咗嘅人係唔會返轉頭。」

小路說國安法已經打壓了很多發聲的機會,所以要趁此機會發聲。

不少學生亦倣效《飢餓遊戲》的三指手勢,呼叫「Stand with Thailand」聲援泰國民主運動。

當遊行隊伍行至二號橋,部分學生開始亮出「香港獨立」的旗幟並呼叫獨立口號。

Full Gear 的 Tom 形容中大是他的「屋企」,希望藉此機會呼籲群眾毋忘一年前的一切,「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P 是社會科學院的畢業生,他的手上刻有「毋忘初心」的紋身;畢業袍則別上「Never Forget, Never Forgive」的襟章。

他有感打壓愈來愈嚴重,連中大亦再非淨土,「喺校園遊行都會有保安做政權爪牙,自由嘅大學發生咁嘅事,幾令我震驚。」

Jelly 手持標語,呼籲毋忘同學因反抗而身陷囹圄,或遠走天涯。

眼見運動在打壓下式微,她傷感大夥合唱《榮光》之際不少人忘詞,「已經太耐冇機會唱。」她好珍惜此次沉寂已久的小爆發,「我好落力去喊口號。」

中大的山腰懸掛著「革命就是義務」的橫額。

阿強是一名中五學生,他特意前來中大,「為咗紀念大家嘅付出。」他自責去年中大保衛戰和不少重要日子都不在場,此行是要來稍贖前愆。

一群學生在百萬大道的仲門重演中大保衛戰以圓桌為盾擋彈一幕,圓盾上書「棱角分明,毋負期許」。他們由始至終不發一言,以身體代替語言。

眾學生行至百萬大道為終點,召集 12 同學齊舉 12 名被扣在大陸的年輕人名字。

後記

一名校工在百萬大道向路過的學生打氣。筆者想多問他幾句意見,他立時一臉嚴肅說「我啱啱返工,我唔知道。」但當筆者理解地告退,他壓低聲音拋下一句:「梗係好啦。」

(請留意受訪者未必出現在配圖)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