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護理系學生:為何棄守中大?

2019/11/16 — 23:31

警方星期一迫近中大校園,和在場示威者展開激烈攻防戰,到星期五凌晨有示威者開記者會,宣布開放吐露港公路南北行車線各一條,以要求政府承諾 11月24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到星期五日間,示威者陸續離開,包括本身就讀中大護理系的 Peter(化名),他近日都在前線擔任義務急救員,原本在母校中大留守,不過今日選擇來到港大,協助留守港大天橋的示威者,「大部分手足覺得好奇怪,(區選)不是他們想要的事」。

Peter 指,當晚討論的共識只是開放行車線,但區選的訴求其實沒有共識,凌晨 3 時的記者會,令部分人決定離開,之後留守的人漸少,抗爭者之間不斷流傳恐慌及來歷不明的謠言,例如擔心再有警員強闖校園,「二橋好多人出出入入,講好多謠言也不為奇」。

他又指在討論期間,有一些非中大抗爭者不獲准參與,有人稱「唔係中大人就唔好過嚟傾」,令一些校外抗爭者心灰意冷,「我幫你打二橋返嚟,之後一句唔係中大人就踢走我,唔畀我傾」。

廣告

中大學生對校外抗爭者的做法亦有不少意見。有中大學生認為可以續守二號橋,但有示威者卻在破壞、堵路後走回校內,做法似是挾持中大及「引戰」。亦有中大人不滿示威者破壞校內地圖,對學生、校友、手足都構成不便,是為破壞而破壞。

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 15 日下午發表公開信,指過去數天,有為數過千的蒙面人來到中大,相信當中大部分不是中大學生,之後校園發生了更多違法事件,他對於大學被利用作違法行為的場所,對公眾安全構成嚴重威脅,極度遺憾。段崇智此舉,被視為與前線抗爭者割席。Peter 形容,這亦是有人選擇棄守中大的原因之一。

廣告

他坦言,不少抗爭者到後期都有相同想法,就是不知道為何要死守中大,「他們(警察)不進來搞我,我們只有齋守,出面開花我又幫不了忙,守來做甚麼?」之後理大傳出「要人」,不少人於是離開中大,改為前往其他院校。他形容今次中大一役,是在謠言及恐慌之下結束,「完全不需要警力,用傳言、謠言令大家互相不信任,令大家好恐慌。」

不過他稱中大人很感激外來人士幫忙守護二橋,並不會與示威者割席,「我們很感謝他們(校外抗爭者),但亦希望他們能夠上一課,要切身處地想多一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