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立」的原罪

2020/2/29 — 17:15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香港的教育導致大部人被培養出一種只怕表錯態的恐懼,至學生時代以來開始,老師都不鼓勵偏向一面的立場,反而是推祟一種貌似理性中立,實質是無個人主見的思維模式。當學生太過有個人見地時,就會被提醒要思考得全面一點,或是不要將個人立場放得如此鮮明。在這等教育模式下,一群自以為清高,掛著「中立」、「無立場」於嘴邊的人,他們多是沉默的多數,社會的事情發生似是與他們無關,多以一種超然的角度冷眼審視事情,然後以虛無的口吻去否定一切事物。

這種思維模式造就了一群犬儒,無助推動社會進步。

個人立場的重要性

廣告

看了 Sudhir Hazareesingh《法國人是如何思考的》這本書,當中提到法國教育中的特質,和香港截然不同。法國深受大哲笛卡兒的二元論影響,針對一個議題要求學生表明自己明確的立場,並以論證去鞏固自己的論點。例如在某一議題上:獨裁政體是否一定比民主政體差?法國學生會二元分割議題,選擇立場:獨裁政體一定比民主政體差(或是相反),然後作出辯思。

香港的學生則會以曖昧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立場,一劈頭會說獨裁政體是否一定比民主政體差應該從多角度審視,我在較大程度上認為獨裁政體比民主政體差,然後作出正、反、合的討論結構。但這較大程度的所謂立場並不表達一種實在的立場,基本上只是以一種抽離的角度,「客觀分析」一下兩方的論點。學生多年在這種思維訓練下,又如何能成功培養有主見,勇於捍衛真理的一群人?

廣告

大是大非前的中立

在大是大非前,根本上沒有餘地去令人不表態。在此我要反對那些「極端相對主義者」,他們會說所有事情都是相對的,並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是因人而異;或者你所謂的正確只是相對的。故在一些大是大非的議題上,往往出現「各人有各人的道理,沒有絕對的答案,大家要互相尊重」,接著便能令自己不抱有立場,草草結束討論,或是保存面子,不必承認錯誤。

若以蘇格拉底的辯證模式,很容易便能將極端相對主義反駁。

問:在這世界上甚麼是真理?

答:真理是不會改變,一直存在的事物。

問:那麼在同一件事情上,會有兩個真理嗎?或者真理是否會自相矛盾?

答:不會,在一件事情上只應有一個真理,而且不可能自相矛盾。

問:那麼所指的沒有絕對答案即是指出真理並不存在,這有可能嗎?

答:不可能,真理只有一個,而且它必然存在。

在我眼中,一個最根本的價值是不能把人當作手段,應給予人應有的尊嚴。任何將人當作手段的行為都失去其正當性。在一些我們有共識是「惡」的事情前,不去表達反對而選擇沉默,已經成為了幫兇。故在大是大非前,根本容不行「中立」這種取態。

在「賣港」與「反共」之間,只能作出抉擇,這選擇是這個荒謬世界向我們拋出的,我們逼不得已下必然要選擇。

社會的動態平衡

宏觀而看整個社會,我認為用「中立」這個詞並非適當。若整個社會是由一群持不同意見的人所組成,就似是一個天秤上的兩邊,或像是化學反應中的動態平衡(dynamic equilibrium)。我們所審視的是社會中的平衡點(equilibrium point),而平衡點並不代表中立。我認為平衡點的產生是基於兩群持相反意見的人,抱有明確立場的人所碰撞下的反應。在每一個議題上有一個平衡點(二維空間)f(x),社會整體而言則由所有議題的平衡點所整合(多維空間)f(x,y,z……)。這便是社會動態平衡的概念。

而我認為令這平衡點運作正常,是不能夠所有人都只以「無立場」、「中立」去表態,該平衡點並不能正確反映社會的狀態。反而應是每人有各自的立場,然後才會在社會整體上得到一個能反映社會狀態的平衡點。

中立者,你並沒有好撚醒

中立者,對唔住,你的「理性」、「審視大局」、「平衡各方利害」的分析並沒有得到我的尊重,並不會令你變得好撚醒,相反簡直令我感到作嘔。這種從高處看低下的一切的超然視點,拒絕和真實世界連繫,抽離地給予意見或是批評,不是「廢」可以形容,係「好撚廢」。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