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聯辦係乜_機構都好,都無權干預香港內政

2020/4/20 — 9:46

中聯辦(資料圖片)

中聯辦(資料圖片)

【文:腸】

1. 政府前晚(4月18日)吳啟華上身,一輪彈出彈入之後,終於與中聯辦統一了口徑,稱中聯辦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機構,但不是《基本法》第22條第2款提述的「中央各部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機構」。

2. 退一億萬步説,即使中聯辦並非《基本法》第22條所指「中央部門在香港設立的機構」,從而沒有被第22(1)條明文禁止干預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務[1],亦沒有被第22(3)條明文要求遵守香港的法律,這亦不等於中聯辦身為中央政府在港機構,有權對立法會內部事務(例如選舉主席)、行政(包括執法)事宜或法院判決合憲與否說三道四。

3.《基本法》第16條規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依照本法的有關規定***自行***處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事務」(強調後加)。

第16條與《基本法》第五及六章中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自行制定」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宗教、勞工和社會服務政策的規定相呼應。例如第136(1)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

4. 在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v Secretary for Justice[2]一案中,時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張舉能解釋,第136條中「自行制定」一詞的意思,即香港的教育政策應「只(solely)」由香港政府自行制定,而非由處於內地的中央政府為香港制定政策。時任上訴法庭副庭長司徒敬亦於該案的上訴中作出類似觀察,強調基本法預期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於內地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亦即本地政策繼續由香港政府制定,以保障香港的制度得以維持[3]。

5. 同樣地,基本法第75條授權「立法會自行制定」其議事規則。終審法院在《梁國雄訴立法會主席》[4]一案中,認為此憲法條文顯示立法會獨享權限(exclusive authority)管理本身的議事程序,除非憲法有清晰明文規定,否則不受任何(即使是來自法庭的)干預。

6. 最後,《基本法》第19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根據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在《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訴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5]一案的判決,「《基本法》首個明顯目標,是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而按照『一國兩制』的方針,香港特區的法律制度獨立於内地的法律制度」,故此獨立司法權由本港法院行使,毋庸置疑。

7. 正如時任立法會議員、排名第11的資深大律師湯家驊2008年在立法會參與動議辯論時指出,「假如[中聯辦的]某種行為[例如評論的行為]直接在香港的政治環境產生重要的影響力,直接影響特區管治的決策或就某些重要問題所作的取決 ...,便應該視之為干預。」[6]湯先生當時的發言頗有見地。

8. 行使公權力(監督喎,講到)的機構發表言論,如:

1. 有關言論清晰地表達了有關機構所持的法律觀點;
2. 有關言論構成基於錯誤法律基礎的意見,並意圖使其他人或機構依賴該意見行事;
3. 有關言論授權、認同或鼓勵對其他人或機構干預法律權利(尤其是憲法或基本權利)或
4. 有關言論涉及政府計劃採取的行動的合法性

該等言論即造成法律上須予糾正的不良影響,法庭亦有責任介入,以澄清、駁斥錯誤的法律理解[7]。
 
註:
 
[1] 然而,中聯辦並非中央部門「在香港設立的機構」,不代表它不能直接被視作「中央人民政府所屬 ... 部門」本身,從而受《基本法》第22(1)條規管。

[2] [2007] 4 HKLRD 483 (CFI) 第47(1)段('It is for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AR, “on its own”, to formulate such policies. Thus for instance, it is not fo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on the Mainland to formulate educational policies for Hong Kong. ... Educational policies are to be formulated “solely” by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AR “on its own”.')。

[3] 參見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未經彙編,CACV 18/2007,2010年2月3日)第62段(強調後加)。

[4] (2014) 17 HKCFAR 689 第22段。

[5] (2006) 9 HKCFAR 234第42段。

[6] 立法會,《會議過程正式紀錄》(2008年6月11日)第5879-5880頁。

[7] 參見See Kai Yeung Wong, 'Kwok Cheuk Kin v Lam Cheng Yuet Ngor: Government Chastisement of Dissidents and Judicial Review That Never Was?' (2020) 83 Modern Law Review 428 第434頁。

作者 Facebook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