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聯辦司令

2020/4/20 — 21:50

駱惠寧

駱惠寧

其實有沒有人發現,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樣子和《國產凌凌柒》的司令有些相似?中聯辦近日頻頻亮劍,究竟駱惠寧是由李克強面授機宜,還是像金槍人司令違紀擅權另有陰謀?尤其是長毛梁國雄在中聯辦外,被一個貌似聞西的阿伯行刺,事情就更加惹人聯想。

對於基本法 22 條的新玩法,駱司令可謂「小學雞捉字虱」。條文只寫「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不得干政,兩辦不在「國務院組成部門」之列,所以不在此限。如此類推,國台辦、國務院研究室,甚至國務院農業部的茶水間,通通都可以對香港特區行使「監督權」。

又有一種講法,基本法只列明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和解放軍駐港部隊是駐港機構,中聯辦則是九七後由新華社駐港分社更名,基本法沒有提及,自然不受基本法限制。原來新成立的機構就可以「冇王管」,那麼忽然冒出一個「習總中南海後宮駐香港徵召署」,又或者是「香港維尼熊女僕 cafe」,聲稱有習近平授權,是否就可以隨時用篋神跳入禮賓府,對林鄭月娥進行監督訓導及調教?

廣告

中聯辦必須受制於基本法,由立法會記錄到中共官員過去的發言,是鐵證如山不容抵賴。中聯辦不是基本法規定的駐港機構,那就什麼都不是,一方面應該按非法社團處置,另一方面更要追回過去 23 年的印花稅。特區政府在 6 小時發出三份意思截然不同的新聞稿,如果這是中聯辦干預,相信已經觸犯脅迫政府官員以及顛覆政權罪,各黨派應該全力查出那 6 小時的真相,求證駱司令有否在政總某個坐廁廁板露出的螢幕中,作出脅迫行為。

而且泛民議員將事件描述成中聯辦自行釋法,似乎還未能反映事情的嚴重性。前立法會主席兼優秀黨員曾鈺成,曾經撰文建議透過修改基本法,確立中聯辦在香港的職能。中聯辦現在實際上是沒有經過基本法規定的修改程序而變更了基本法條文,等同違憲變法。違憲的行為,可以視為中央人民政府不再遵守與香港人民的約法,直接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於香港行使主權的合法性。

廣告

中聯辦在中央人民政府部門中「搞獨立」,駱司令實際上就是向李克強奪權,因為早前已經建立特首向總理述職的安排;眾所周知內地最重視批文,請問總理授權駱司令監督林鄭的批文在哪裏?還是駱司令借機一舉奪權特區管治權,將香港當成暴龍頭骨化石,伺機出賣求榮?所有愛國愛港的忠貞之士,面對中聯辦違憲奪權,基本法變形走樣,好應該學凌凌漆那樣,當面指斥司令說:「枉你仲有面目企喺忠黨愛國四個字面前,我今日一定要做瓜你。」但港產 777 卻彷似裡應外合同流合污,觀眾都清楚與司令合作會有何結局,唯有奉勸她褲袋裏還有多一張五百蚊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