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聯辦最難纏的對手是它自己

2020/5/8 — 21:52

駱惠寧

駱惠寧

中聯辦的惡言相向和煩躁不堪,只會將自己變成對手,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對手。

五月初的公開聲明,中聯辦竟然連民間自發消費行為也不放過,指責「黃色經濟圈」的主張 — 呼籲以消費行動支持反修例運動的商戶 — 是撕裂社會,是「政治綁架經濟的政治攬炒」,並且以滋擾方法破壞「無辜」(哪些是罪有應得?)的商店。

不過,說話顛三倒四,猶如發出回力標,猛力飛出去,一個迴旋反而重重擊中自己。中聯辦破口大罵「黃色經濟圈」,先要通過事實查證。請問:號召市民支持「黃色經濟圈」的呼籲者,有哪位鼓吹大家破壞撐警的店舖?沒有。哪些店舖給「黃色經濟圈」支持者破壞了?沒有。即使有店舖被破壞,究竟是有人自編自導自演,還是有證據是哪位「黃色經濟圈」發起人所為?也沒有。街邊小混混如此無賴,胡說八道,見怪不怪,但堂堂中央駐港代表,無的放矢又出口傷人,即使不顧公眾形象,也該注意效果,旨在抹黑別人,結果親手摧毀自己的權威。

廣告

同時,宗主國的代表,高調喝罵香港人不得支持「黃色經濟圈」,就應該立竿見影,各方響應,怎麼適得其反,「黃金周」未完,已有 40 萬人於「黃色經濟圈」消費,「懲罰」了黃店一億元,也形成消費的新景象。兩相對照,中聯辦的嚴厲警告豈只是說了等於沒說,更是自討沒趣,給自己公開打臉。

更糟糕的是領導幹部露了底。「黃色經濟圈」既無違法,不過是大家幫襯政治理念相同的店舖,即以身份認同主導消費行為(西方稱為身分經濟學),屬於消費者的主權。更何況絕大部分香港人努力賺錢,不靠國家打賞恩賜,如何消費,干卿底事。即使在中資機構工作,也是出賣勞動時間的市場交易,消費行為不到你管,你也管不到。偏偏中聯辦違反常識公然反對,只是自損威信,不僅因為言詞失智,貽笑大方,自外於香港人,更由於果效全無,說了等於做了,大家視其訓斥如無物,打擊「黃色經濟圈」又怎會得逞呢?

廣告

中聯辦對「黃色經濟圈」的歇斯底里、惡形惡相,但又無能為力,正反映它的政治慣性和盲點。一是自以為有權全面管治香港,連《基本法》都可以自己解釋,因此看不順眼的,事無大小,可控的不可控的,當然可以隨時亮劍,指指點點。二是結論先行,重論述輕事實。將「黃色經濟圈」說得傷天害理,如上指出,是信口雌黃;立法會內會選不出主席,竟怪罪郭榮鏗議員「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兼且違反立法會就職誓詞,卻欠缺法律理據;說反修例運動者主張「攬炒」,完全忘記他們的初衷從來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不過遇上北京要破局顛覆香港高度自治,他們只好以抗爭奉陪到底,沒有義務假裝一切如常。

無疑,中聯辦以君臨天下之勢砌詞指責,姿態凶狠有餘,但承接力卻無以為繼。一輪狠批,只是一場耳邊風,除了有人針對黃店搞小動作,濫用程序投訴相關政府部門,仍無礙「黃色經濟圈」在香港經濟下滑之際見到起色。中聯辦的公開警告不僅完全無效,甚至是變相為「黃色經濟圈」助攻。又如大罵郭榮鏗違法犯規,律政司並沒有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起訴他,也沒人解除他的議員職務。中聯辦一場怒吼,吹皺一池春水,但一切至今仍待立法會內部解決。如果檢控機關不聽指揮,是因為明知中聯辦的公開指示只是一條黑路,這個中央代表又顏臉何存?

香港不是大陸,只要還未淪落到事事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管你是黨委書記還是特首,都受到現行法律的約束,絕不按長官的意志而轉移,逆法而行者只會自招其辱。同樣,香港民間社會十分活躍,不同組織各司其職,分工合作,有利資訊流通、思想交流、資源共享、集體行動,從而制衡政府的言行,抵制當權者的侵犯,捍衛巿民的權益。

中聯辦若不信邪,不妨繼續「聲大夾惡」,再留意一下,重手放出的回力標最後會打中誰?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