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主席果然是高手

2020/10/10 — 18:53

香港電台節目《鏗鏘說》截圖

香港電台節目《鏗鏘說》截圖

《孽瘤瞓醒未?》

一葉隨風上屋樑,飄然自詡證兆祥。
天命所歸當承統,冇人禪讓怎稱王。
未見黃袍加身上,欽點名單差幾行。
幾時北風掃落葉,委地泥塗混潦漿。

昨日最詭異嘅一個新聞,可能是曾主席在港台節目《鏗鏘說》訪問時所講的一番話。主席每次出來發話,總是有的放矢。而主席的套路,其實大家如果稍為警覺性高一點,都應該已經看清楚。為了保持自己在整體市民心目中尚餘的一點點威望,又要維持少數戇居民主派對他的幻想,主席往往不會像那些建制嘍囉或土共般去得那麼盡。所以他不時也會講吓人話,對政府小駡扮批評,但又會點到即止。一向以來,主席都算是拿捏得頗為準確,好讓自己不會因此而保不住建制陣營祖師爺的崇高地位。主席其實往往或明或晦顧左右而言他,對政府而言是小駡大幫忙。但每到關鍵時刻,他又會即時回復本性,為建制派及政府解圍,甚至出些屎橋。大家仲記唔記得早前有條例草案在立法會內會僵持的時候,是誰首先提議可以把草案直上大會的?

主席無疑有點小聰明,而且精於語言偽術,思歪等人拍馬都有排追唔上。建制派近期出動葛偽博及阿鼎追殺法院,提出要搞個量刑委員會,目的就是要奪取法院的判刑權,摧毁司法獨立。這種做法實在太露骨,其陰暗的動機也實在太外露,食相十分難看。但各種跡象顯示這其實是佢阿爺的意思,那些嘍囉才會如此勇猛!當主席被問到這件事的時候,為了貫徹上面提到的那個形象,他就講到好像對有關建議很有保留,但其實他的說法是綿裏藏針。

廣告

根據 Now 新聞台的報導(編按:曾鈺成早前另一訪問),主席說:「覺得好像有個委員會檢視,不讓法官胡亂判刑,我覺得真的影響司法獨立。同樣監察委員會一樣,監察委員會,有一般市民參加去監察,向法官施壓。我認為很難,能脗合司法獨立的概念。」

這一個說法驟眼看似是對有關建議有保留,但在說的時候卻確立了「法官胡亂判刑」這個指控,而他的整個套路,也沒有說他同意或支持司法獨立,只是講這個做法「很難脗合司法獨立的概念。」這個說法就讓他為自己保留了一個廻旋空間。如果將來佢阿爺夾硬嚟,透過各種方法,包括釋法,堅持說基本法沒有保障司法獨立,主席到時大可以說既然沒有司法獨立,那設立量刑委員會(就算不脗合司法獨立的概念),都沒有什麼大問題了!真係點都係佢贏!

廣告

他昨天那段訪問談到林鄭月娥批評民建聯沒有為特區政府培養政治人才,間接也批評了一些做了官的前民建聯成員的質素。這個說法也進一步暴露了㐂娥的狂妄與無知。到今時今日這個地步,有誰會認為㐂娥有資格去判斷別人是不是政治人才?她搞到香港如斯局面,自己又算是什麼貨式的政治人才?但她竟然還以為自己可以是扮演評斷政治人才的伯樂!真係笑死!

主席這個爆料可以是說是對㐂娥雪上加霜,令她的負面形象又多了一個罪証。至於主席說思歪找他當副司長,這個當年在江湖上早有傳聞。他現在確認了這個傳聞,是想批評思歪當年想設立兩個副司長這個算盤打不響?還是想說自己有先見之明?還是想表明自己不為牛後?或是表明思歪的政治胡蘿蔔吸引不到他?主席看來還是不忘要找機會為自己面上貼金的!

整段訪問中最有趣的一個說法,是篤爆孽瘤原來曾經對他說,在建制派陣營中,葉劉認為除了她自己及主席之外,便沒有其他人有條件做特首。這說明孽瘤始終還在發她那個特首的春秋大夢,而她根本一直都未有搞清楚什麼才是「做特首的條件」。第一個必要條件當然是要讓佢阿爺相中!否則就可能連入閘的機會都沒有。

2017 年的特首選舉,孽瘤不就是連入閘的機會都沒有嗎?是誰令她提名票都唔夠數?她事後還要哭着面說不公平呢!同佢阿爺講選特首要公平?單這一點,已經說明了為什麼孽瘤不符合做特首的條件了!從佢阿爺的角度來看,選特首是講公平的嗎?痴線!這足以說明,她的師妹㐂娥還算懂得事事謝主隆恩,遠比她這個自命為師姐的孽瘤能夠看通形勢,分得清楚誰是莊誰是閒!至於佢阿爺講過,做特首也「要得到香港人接受」,真也好,假也好,孽瘤如果要出來選特首,會得到幾多香港人的接受?近期賀中秋,她那一輯金大班式中秋旗袍寫真,她知不知道令幾多人覺得要噴飯?

主席確實是高手,昨天他那個訪問,所有被點名的都躺着中槍。包括㐂娥、思歪、孽瘤,都變成了丑角,只有主席他繼續地位超然。還借孽瘤的口說明,主席他自己也許確實有條件做特首。如果大家的指涉架構是㐂娥孽瘤思歪的話,他的意思是想暗示阿爺走寶嗎?

大家又會唔會覺得主席算是一個兩害取其輕的不錯選擇?要認真諗吓呢個問題呀!下一任特首選戰,似乎真的提早開始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