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孟靜(資料圖片)

久違了,Miss Mo 的飛吻

牆內的人有個共通性,總是會以福禍相繫的角度,詮釋自己的處境,讓自己能夠更坦然。毛孟靜是其中一個。

Miss Mo 算是在 47 人民主派初選中最受關注的一個。此無他,大家都覺得 Miss Mo 優雅、硬頸、年紀不輕、身體一向不好,所以,擔心她在囚錮的日子怎樣過。

今日下午我去羅湖懲教所探 Miss Mo,未行到窗口,她已經坐低,我脫下眼鏡說想望清楚她 — 她精神飽滿,面形稍稍胖了,仍然動作多,咬字清楚,說起英文叫人無可抗拒。

她知道外面很多人錫她,一直想低調的她也叮囑我告訴大家,在獄中得到前所未有的休息,得到前所未有的時間去還書債、瞓覺債。她非常正面地面對獄中生活。

對於 11 月底警方又要求將案件押後,跟其他在囚同案人士一樣,她沒有驚訝,知道警方做事向是如此。她說自己家累少,可以比較坦然。她擔心的是其他屋企有老有嫩的其他戰友。

她每天都有讀《明報》,大概知道社會發生緊乜嘢事。對於石牆花執笠,她特別問候我的情緒如何。(我真是無地自容!)

15 分鐘完結,她照樣的給我一個招牌飛吻。剛才發現,這個飛吻久違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