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亂世中的自處

2020/5/28 — 12:52

國安問題?說得不錯,國家的確令我們出現安全問題。

坦白說,單以歌曲而論,我對《義勇軍進行曲》並無負面意見。所擔心的,是《國歌法》為香港的生活自由,劃下新的紅線。

當然,與港版國安法相較,《國歌法》只屬配菜。

廣告

香港已踏入回歸以來最動盪時候,社會上不同人物,也要考慮如何在亂世之中,繼續活下去。

經過多年「換血」,香港許多重要委員會及法定機構,已逐步失去專業自主意志。特區管治班子向中央投迎,本是意料中事。不過,兩位身份比較獨特人物,還是值得一提:

廣告
  1. 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表示,訂立「港區國安法」有助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2. 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在 Facebook 以〈國安民安〉為題,表示需要維護國家安全,請大家理解及支持。

這兩位人物在其專業界別都別具份量。他們如此不顧顏面主動獻媚,不禁令我想起近代中國歷史上的「籌安會」。

籌安會,就是 1915 年發起、為袁世凱恢復帝制造勢的政治組織。

袁世凱意圖稱帝,這宗鬧劇是黑是白,史上已有公論。但即使如此,如果翻查籌安會的名單,我們會發現兩位非比尋常人物,第一位是經學家劉師培;第二位更厲害,是對近代思潮發展有重大貢獻的翻譯家嚴復。

這些大師級人物,竟願意為袁世凱抬橋,真是令人嘔心景象。歷史可見,飽讀詩書的人,政治立場也可以極端保守,甚至弊多於利的。

回說現在,對於香港公務員、公營機構中的良心人物(相信仍有不少),我明白你們的難處,但可以的話,請繼續保持你們的專業。至少,也不要加入成為 21 世紀籌安會的成員。

對廣大抗爭者而言,現在同樣是需要沉澱、思考時刻。政府正逐步收緊示威集會的權利,可以預料,和理非能「合法上街」的空間會減少,勇武派受濫捕濫控的風險也正增加。這些都不意外,因為我們正逐步走向極權管治。

5 月 24 及 27 日的抗爭行動,「出來」與「不出來」,成為了抗爭者討論熱點。自身處境,還需自身去衡量。個人意見是,抗爭手段可以張弛有度,即使意見不同,也不需動輒批評怪責;但只要仍有空間,就要爭取發聲,否則便正中統治者下懷。舉例說,近日許多人說要爭取國際支持,但如果國安法通過時,香港人除了在社交群組上抱怨外,就甚麼也不做,外媒記者想拍張像樣照片也難,那還說甚麼開闢國際線?

難以樂觀,但也不能放棄。最後回到運動初期的口號:香港人加油。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