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事隔 30 年,我們為什麼要關心天安門事件?

2019/6/4 — 19:57

圖片來源:台灣網民 Olivier Hsieh Facebook

圖片來源:台灣網民 Olivier Hsieh Facebook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規律的,中國人說,因果報應屢試不爽;台灣人說,六四一時爽,中共火葬場,都是一樣的意思。不,其實我應該說 5 月 35 日,因為那天在中國現代政治史上是不能提起的佛地魔,或者只能說,1989 年春夏之交的一場政治風波。

那場政治風波,發生在 30 年前,也就是我 15 歲那一年。隔年,台灣的野百合運動順利的把永遠不用改選的立法委員與國民大會代表換下來。為什麼我記得這麼清楚,因為 6 月 3 日的那個下午,訓育組長竟然在廣播裡,以高亢的聲音宣佈,中共即將垮臺、北京瀕臨內戰,27 軍與 38 軍一觸即發,伴隨著當時面臨聯考的高度壓力,覺得很解 high,而教室外的蟬聲鳴,就像是在催促暴政必亡。

1989 年的 5 月 35 日,與 1976 年的 4 月 5 日其實是同出一轍。1976 年中國總理周恩來逝世,而毛澤東也已日薄西山,而放任四人幫當政。鄧小平當時擔任副總理,原本已經要接替周恩來。大規模的悼念群眾到天安門獻上花圈,並且滯留不走,引起四人幫的警惕,在毛澤東的默許下,決定以「民兵」「驅趕」民眾,並且逮捕了 38 人,鄧小平因此失勢,直到中共 11 屆三中全會才正式復出掌權。後來四五運動全面平反,而鄧小平也成為中國的領導人,直到 1989 年,他即使從正式位置上退休,還是一言九鼎的最高決策者。

廣告

這場無差別屠殺學生與百姓的事件,發生在 1989 年 5 月 35 日,但是從 4 月 15 日就已經醞釀。當時是趙紫陽擔任中共總書記,而前任總書記胡耀邦則因為無力控制中國走向自由化而被保守派要求下臺後,在 1989 年 4 月 15 日死亡。胡耀邦過世時,一樣激起民眾對於他改革開放的懷念,因此大規模的悼念活動又在天安門展開,而且群眾運動逐漸變質,轉為要求中國走向反貪污、反腐敗、甚至反一黨專政,要求中國民主化的學生運動。

民主在當時是潮流(不是新潮流),蘇聯已經搖搖欲墜,東歐共產國家也紛紛走向民主化,領導人與共產黨都被清算,在歷史上稱為「蘇東波」(蘇聯東歐的第三波民主化)。學生與北京市民的要求,現在看來都還是反黨反政府,加上國際氛圍,當然讓中共領導人感受到強烈的威脅。於是鄧小平拍板,讓同情學運與改革的趙紫陽下臺,由江澤民繼位,並展開大規模的鎮壓學生運動,只不過這次不是民兵與公安,而是人民解放軍,也不是木棍,而是坦克與機槍。毛澤東都還曾經說過,鎮壓學生的,只有北洋軍閥,鄧小平卻毫不手軟,死亡人數至今不明,從數百人到上萬人的數字都有,但總之死亡者都是手無寸鐵的市民或大學生,從此後,6 月 4 日變成不能說的禁忌,已經 30 年,當時天安門的孩子不知去向,天安門的媽媽淚已流乾,但始終等不到真相,也等不到未來。

廣告

事隔 30 年,我們為什麼要關心天安門事件?因為是我們當時共同反共的回憶,也是後來伍思凱「愛到最高點」這首歌掀起國旗熱潮的原因。但是當台灣的退伍軍人、藝人、商人、政客,紛紛的放棄反共立場,而搖旗吶喊支持當年以坦克車屠殺學生與市民的政權,我忍不住會想起 30 年前那個單純的年代,以及 30 年後,台灣的未來。

當然,還有那些流乾眼淚卻找不到孩子的媽媽,還有殺了自己初戀愛人的那個士兵。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