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個月的抗爭,仇恨越來越大 請謹記每個行動部署要回到初衷

2019/11/17 — 13:2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中六生】

由反送中運動開始至今,已經歷五個月的抗爭。香港受到破壞,愈來愈亂,愈來愈撕裂。很多香港人被捕、受傷,甚至失去生命。相信每一個熱愛這片土地的香港人和我一樣,感到心痛欲絕。眼前掌權者,是一班衣冠禽獸,無良知無人性的狗官。運動越長,越掲露香港被侵蝕、腐敗的一面。 五年前我們反抗的是制度的惡,希望爭取真普選。五年後,不但制度沒有完善,而且更揭發警暴問題、港鐵管理問題、電視台報導偏頗、三權分立不再等等。警察濫捕濫權,激起民憤。港鐵卻配合警方,淪落為黨鐵。特首只懂得 「以武制暴」、「止暴制亂」,期望房屋津貼就能一了百了。更有一班無知無恥的人,如何君堯等,只顧自己的「收成期」,盲撐政府,製造謠言和歪理,扭曲事實。四中全會過後,林鄭強硬的方針得到中央揚言支持。面對我們的核心價值受到威脅,誰不憤慨?

於是,我們走上街頭。六月初兩次過百萬人的遊行,振奮人心。遊行隊伍裏,大家就是同行者,十分親切。那時,只是催淚彈已令人驚訝恐慌。如今催淚彈卻是日常。布袋彈、橡膠子彈、顏色水砲車、真槍,我們都嚐盡了。示威活動不再有這麼多人參與。五年前,「延伸手臂」的朱經緯和暗角打人的七警均受相對的審判和處罰。今天,警察呼呼喝喝,不必帶委任證,隨意闖入私人地方。新屋嶺、太子 831 等事件都未有一個合理詳盡的交代。五年前的裝備只有普通眼罩和頭盔。今日,豬嘴、泳鏡、頭盔等缺一不可。示威者的武力亦升級。由只有掘磚,到施火魔法、掟汽油彈、破壞路面設施、「裝修」、「私了」等。暴力升級,傷勢亦升級。由最初只有一個人眼部受傷至失明,到現在有年輕學生喪失生命,令人心痛。我們的口號由「香港人加油」,到實施蒙面法後的「香港人反抗」,演變成今天的「香港人報仇」。仇恨越來越大,何時才能化解?

廣告

示威者要決定下一步部署,必先回到初衷。我們捍衛的核心價值,包括自由、民主和公義。

我們害怕自由受到威脅。採訪記者被拒入記者招待會,在示威現場受傷,反映新聞及採訪自由受到威脅。警方無視不反對通知書,一見市民聚集就施暴驅散。我們的集會自由也受威脅,人身安全更受保障。言論自由暫時倖免,但不能保證將來不會被收窄。大型書商三中商在選擇什麼書要下架,也影響我們接收資訊。幸好還有連登、Telegram等平台未受打擊。這場運動埸主要靠這些平台發佈消息。與此同時,林鄭用緊急法實施反蒙面法,使我們失去自由蒙面的選擇。港鐵受大肆破壞後,天天提早停止服務,製造宵禁的氣氛。眼見自由受損,我們怕香港變得和其他中國城市無異。部分中國網民不關心民主自由,只望安逸。而我們對民主自由有追求,所以我們要站出來,表達訴求。

廣告

我們爭取民主。民主,就是相信政府的權力源於民眾。所選的執政者要向市民交代。在民主社會中,人人平等,都只有一票。教育是民主制度中的基礎。在一個市民學術水平低的社會,未能盡顯民主的善。因此會出現精英主導的代議政制,由社會上有學識的人為大家選擇。現今的抗爭運動是否符合民主原則?假如遇到政見不同的人,我們就辱罵他、打他、「私了」,這和流氓有何分別?民主社會裏,不會因為你「政見」比較好而多幾個投票權。和你政見分歧的人,也有一票投票權。民主,就是尊重。即使別人和你意見不合,也要聆聽、尊重和諒解。尊重不等於認同,只是容許對方和我們不同。我們爭取民主的同時,也要把民主的原則放在心中,行動才不會偏離。即使制度不是民主,我們亦可以抱住民主的心態。否則運動只會受民粹牽連。民眾受情緒影響,而作出非理性的抉擇,容易受他人控制、擺佈。你願意為民主,放下你的情緒,去尊重政見不同的人嗎?

最後就是公義。什麼是公義?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相信有普遍法則(Universal Law)。對錯是絕對的,任何把人當作工具的,就是錯。無論如何,公義的前設就是要有真相。真理是我們的盟友。因此對於政府、警方、港鐵隱瞞事實時,我們很憤怒。有人認為,既然藍絲這麼多假新聞,我們何不也造假新聞?這個說法豈不是將我們看成藍絲的水平?不尊重真相,我們怎樣爭取公義,用真相在我們的武器指責警暴?有人認為,可以接受「私了」,因為社會制度無法彰顯公義。那麼誰掌管公義?被「私了」的人也可以感不平,想要伸冤,以自己「公義的方法」報仇。我們爭取的公義,是一套完善、公平且有認受性的制度,不會理會你支持那一方,只對事,不對人,作出判決。並且相信這套制度能彰顯公義。 

假如我們自己不堅守這些原則,即使我們最後勝利了,只是「換湯不換藥」。不要被眼前的邪惡扭曲我們的人性。只要我們小心自己言行舉止,謹守信念,即使表面上我們輸了,我們仍能捍衛我們深信的價值。香港人精神不滅!最後以一句歌詞作結「即使軟禁斗室內,我自由與天地同在」。香港人加油!

作者自我簡介 : 普通一名中六學生,土身土長香港人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五個月的抗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