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年前雨傘運動容許罷課集會 來到「反送中」學校高層何以變了臉

2019/9/11 — 15:1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尋路人】

這所學校以快樂學習見稱,學生不多被催谷,一直以來都鼓勵學生多關心社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將來以不同方法貢獻社會。 學生在自由的環境長大下偶有小紀律問題,學校方針一直也是寬鬆處理, 希望能製造和諧共融的氣氛。 這非家長式的教導方式讓這所學校變得特別,學生的成績或許不是最出色的,但學生的個人性格無疑是在無枷鎖的環境發展。這麼一所學校給予同工的自由也同樣對等,校長鮮有已高壓強硬姿態出現。

經歷過 2014 雨傘運運動,什麼變了?

廣告

學生提出集會的訴求起初像民間五大訴求一樣並未得到回應,後來突然變成不答應。有學生問:「5 年前可以集會,什麼不一樣了?」根據教育局的指引,老師可以回答「不知道」。 同工們的確不知道,因為這次不像 2014 年那樣為同工制定了指引,由暑假時開始提問,到開學了管理層還是沒有指引。 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學生和同工們各自摸石頭過河,希望能以適合自己的身分的方式在這艱難的時代出一分力。 能找路的希望能找到路,能夠引路的引路。

香港變了,學校能不變嗎? 所有有份戰戰兢兢過河的引路人全部被召見,答案的總結總以「這樣會讓外面的人以為學校有政治立場,學校負擔不起有傳媒為這些事來採訪。」作結。 2014 年容許學生罷課,老師罷教;是什麼讓這地方不一樣了? 同工向校長查詢學校在這次運動裡對罷課的安排,結果在那沒有記錄員的會議室裡被警告,那警告卻在員工守則找不到,那是只適用於單一事件對單一個體的「特事特辦」。不問不會有警告,問就是同黨了;大家都說學校是社會的縮影,的確是,連權威政治也是。 有其他學校的同工分享說在開學前校長就是次運動諮詢不同階層不同立場同事的意見,最後安排分享會及會議跟所有同事討論開學後的對策,該校長面對不同立場的勇氣,接納意見的氣度,和處處為求自保,鬼鬼祟祟召見個別同工的校長比,立竿見影。

廣告

學生醞釀已久的罷課日終於到臨,事前一週學生已經積極籌備,與校長會面;最後的安排當然與學生們理解的不一樣,對學校失望的種子已經播下。高層自保成功後振臂高呼任務完成,訛稱事出突然,有安排不理想,但可接受。

2014 年已經失去一整代人,讓他們赤裸地面對政權的無情,社會的不義,鎗砲的冷酷;2019 年,何必讓一整代人尚未從社會學到那些,就要從學校看到虛偽,謊言和背叛?學校面對不同持份者,一千莘莘學子的安危與學習乃萬事之首,事事當然要清楚交代;可是決策如果由恐懼左右,利益去主宰,那是負了眾人對教育工作者對我們的期望!我相信教育是眾人的事,眾人希望免於恐懼的自由,我們就該與學生探討自由,眾人希望擁有物質利益以外的精神富足,我們就該與學生探索精神上的滿足。年輕人是未來的棟樑,成年人是現在的棟樑。香港人,共勉之。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學校內的枷鎖」。

作者自我簡介:青年中學教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