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大 DQ 區議員為何未發生?

2020/12/29 — 16:5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這個聖誕,我知道游老師一點也不好過;原因是有傳媒放空,表示全國傀儡常委會將會大肆 DQ十八區區議員,並且災難式在各區恢復委任制,又將會取消特醜選委會中的區議會界別,以港區全國正摺委員,取而代之!消息一轉出,游老師簡直傻眼,並且冒著可能染上武漢肺炎的風險,連日約見天朝駐港的多條「線」陳情,看他老人家如此勞累,我心裡也難受。還記得在Boxing Day 當晚8:00,我在游老師家中,與他一同享用「從不孤單一人」麥當當餐時,他緩緩的吐出了一句:算是挺過了!我便知道,能令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游老師,如此崩緊。這應該並非完全是空穴來風了!

但曾為黨局長為表效忠,配合阿爺大開殺戒,早在游老師的計算之中。而「香港凌柒」的使命,就是令「獨家」這兩個字難聽過粗口,也是全港市民,有口皆碑的事實,為什麼這次游老師會一反常態呢?游老師齒了一口雞腿後說:「關鍵在於時間」。

據我所知,上次黨安法頒布實施,欽差通知游老師的時間,只比全國傀儡常委痰 Sir,大概早了三天,明顯是阿爺已經完全不作任何面門功夫,也不想開明派再有任何雜音,進一步引起公眾,包括內地的反彈。游老師對未能阻止黨安法寵幸香港,一直是耿耿於懷。這次更誇張到消息是由公信第柒的「香港凌柒」作出毒家報導。這豈不是進一步令僅存為港發聲的開明派革滅貽盡?在寧可信其有的情況下,游老師唯有連日奔走進諫。

廣告

根據游老師的分享,這個工作是極為艱巨的,在沒有民主的天朝,民情上達往往依靠的,就是獻世派所叫的:「線」,比較近磅的形容,有點類似黑社會的:「你跟邊個字頭咖」一樣!這些線,輕則可以代阿爺收風,重則可以令你升官發財。所以好多藍屍中人,都極欲有線可跟,一被「線頭」相中,便有機會成為雞胸勤、周惡頂,又或者假博士、西門梓敬!無奈他們的「線頭」只是高度集中在西廠各營之內。從總體來看,就只是一條比較粗的線;而非不同的線。

凡涉及到香港關鍵問題的決策,天朝的軍機處仍是沿用非常古老的方法,以一張長檯一字排開,在各條線上書的奏摺中,尋找最大公因數,作為決策的根本。據游老師所說,難就難在這個地方,因為要同一時間影響多條線的奏摺,是非常費勁的舌戰群「紅」工作。與香港有密切關係的線,最少有 13 至 15 條;西廠當然是一條粗線,現在還有東廠黨安公處的奏摺可以直達天庭,而大家萬料不及的是,公商文堅橙又是一條線、黨企協會又有一條線、連 PoPo、深圳第一大學、廣東省衙門廳也獨立有一條線。

廣告

在時間不足的情況下,我明白即使是最接近中央之男:游老師,也難以逐一攻堅,何況就算游老師求見,他們也可以托詞拒見。例如,黨安法的立法過程,縱然游老師嘗試力挽狂瀾,但礙於時間不足,他收到各線的回覆,均是小明同志的經典畫面:太陽照樣升超。游老師便知道返魂乏術了!

所以按道理,這次游老師也應該無功而還才對,阿爺為什麼又會在最後,成就了「香港凌柒毒家報導」呢?游老師說:「美德呀!我不是告訴了你,阿爺現在最想整治的是獻世派嗎(網址)?敵人就在自己的陣營內,這是阿爺的心魔,也是圈養這幫勁共人造人的必然結果,只要懂得用阿爺的痛處,以他的語言說以利害,在最後關頭或者有可能能夠斧底抽薪。」那什麼是阿爺的語言呢?我請游老師盡快打通我的任督二脈,期望有朝一日,我有能力為他分憂,一同守護香港。

游老師表示,若我們站在香港本位,向阿爺進盡忠言,阿爺非旦不領情,不認為我們是從本土角度反映香港事實,反而認為是反對派的策反,是要亂阿爺建立大中華共榮圈的軍心;加上獻世派的人造人,最出名的是口技出眾:瀨共瀨得阿爺好舒服;敵人便是這樣煉成的了!所以與赤納粹談判,一定要攻敵必救。游老師首先要確認「香港凌柒毒家報導」只是眾多選項的其中之一,還要是最極端選項;便知道應該尚有迴旋空間。然後,便用阿爺的語言向他說以利害。

若阿爺選擇大量DQ,恢復委任,取消區議會選委;第一:不利獻世派改革,鼓勵圈養畜牲,繼續維持他們在港的既得利益,無法改變尾大不掉,不聽皇命的局面。第二:委任敗軍之將,難服藍屍眾口,各區必然因為利益分贜不均,而造成生化危機,既不能透過鬥爭,而團結藍屍,還會節外生枝,影響明年兩場選舉。

第三:獻世派一直苦無人才,就是現在仍有大量「老而不死為之謙」在:阻住個地球轉;若突然大量委任區議員,不但良莠不齊,他們一被任命,極可能已經在各區,被群眾極速「私了」 !獻世派連僅有的人才也沒了,那就真的只有靠那幫人生地不熟的新香港人了,這對阿爺的清洗香港人計劃極為不利。

第四:港區全國正摺委員,一直人數冠絕全國,原因是西廠向財閥賣官,現在阿爺竟然為他們背書,請問暴龍將軍情何以堪?

第五:天朝鐵律,基本法隻字不能改,因先例一開,便可全改;現在阿爺自行改動有關選委會部份,那便無理由不盡快推動政改,落實雙普選;要知道一旨令下,便能夠取消117席區議會選委,同樣一旨令下,明天就可以取消所有功能組別,落實無篩選的雙普選。第六:天朝如何在攪赤納粹,都尚有「明知係假」的選舉來裝場面,香港竟然恢復委任制,那豈不是叫阿爺在國際面前露械,引來外國勢力干涉天朝事務?

就這六條,令香港暫時避過一劫!但游老師強調,這只是因為阿爺在埋門一腳,才發現還未準備好!而且按黨安法的章法,是包括預防、阻止及懲治三步曲,同一個道理,這次凌柒毒家的伏筆,可以理解為對反對派的恫嚇、第二步就是禁止,例如㐂娥正苦已表明:全港議政平台是違憲。最後一步,當然就是擊殺,當中不排除是取消全港十八區議會;要知道在阿爺全面練死權之下,香港已經接近無險可守。

這一刻我感到游老師累了,也很懊惱為什麼香港沒有多一、二百位知已知彼,為香港雖千萬人而吾往矣的游老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