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7/27 - 15:06

人很善忘,更須時刻提醒

有一點,必須再提大家,因為人很容易忘記。在 2020 年初,醫護發起罷工,最重要的訴求,不是加薪,不是福利,而是要求政府封關。

林鄭在 1 月底時說:「醫護人員以極端手段挾持港府(封關),絕對不會得逞。」

工聯會會長吳秋北指:「全面封關無異於畫地為牢。」

廣告

紅媒吹風:「鼓吹封關,是別有用心。」

醫護及專家一早說了必須好好把關,政府這幾個月以來卻反其道而行,大肆放寬邊檢措施,二十萬人豁免檢疫,直接引致第三波爆發,醫療系統癱瘓,香港人想在餐廳吃頓安樂茶飯也不能。

如果還嫌對醫護的士氣打擊不夠大,那就先要醫護凍薪再放風打算引入中國醫護,更令人不安的,是至今仍沒有放棄追究罷工醫護。

我在自己的臉書專頁談起醫護罷工一事,有人留言道:「佢哋為咗返工,係之後選擇退縮。」言下之意,似乎是說醫護為了上班而放棄罷工。

只是相隔半年,人的記憶怎可能如此扭曲?當時醫護承受著前所未有的道德及輿論壓力,一方面要向病人交代,一方面又要向香港人交代。那時我寫了一些撐醫護的文章,所以經常收到醫護來信,感受到他們所承受的困擾。

後來醫管局員工陣線投票,結束罷工,本來就是艱難的決定,怎料現在有人居然說得醫護復工是因為「為了上班而退縮」?人的記憶及邏輯,怎麼可以如此不分青紅皂白。

那場開創歷史的香港醫護罷工之事,還是小思老師總括得最好,小思寫道:

「有人認為醫護人員投票復工是他們敗於政府手上。我認為這群醫護人員的行為,就似聖經故事:所羅門智斷兩母爭子的情況一樣。此刻正可見誰最愛香港人—不忍香港病人受苦,寧願受委屈而復工。歷史會記住死不肯放手的殘酷『人』!罷工的更苦,很掙扎。他們不是失敗,更是愛香港而受苦的一群。」

香港醫護罷工還有另一點是開創先河,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罷工,終極訴求是為他人福祉,而非自己福利。

但願各位同路人,不要忘記別人為你付出的努力。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