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格」是建制派負擔不起的奢侈

2019/4/28 — 13:40

何俊賢,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何俊賢,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建制係乜料》

土共左仔咩質地?親中建制乜品牌?
伸張正義咪預佢,政權打手要做埋。
高官領導要膜拜,人民代表當鬼踩,
是對是錯黨定奪,做人做鬼黨安排。

蛇齋餅糭任意派,禮義廉恥且收埋,
俟?京官扮大牌,依傍權勢做黨孩。
討好強權當真理,出賣港人要交差,
大人大姐腰骨軟,神高神大脊樑歪。

論政何需講對錯,做人不必論品德,
醜言劣行不知愧,缺德無品要思歪。
當上議員懶尊貴,淪為走狗憑自知,
阿爺撐住冇有怕,政府支持有油揩。

做了和尚咪 gel 頭,做得太監冇仔生,
有料何需買學位,無能只好賣口乖。
賣春就如賣愛國,上位就要上北京,
話明建制講人格?月娥雜種也上街。

香港承繼了英國議會的做法,對立法會議員的稱謂都會加上「尊貴的」這幾個字。這一種殖民地流傳下來的遺風,到今天仍然沒有改變。

有人認為這一種稱謂只是政治禮儀,只是一種表示尊重及禮貌。但也有人認為這「尊貴」這詞語字包含着很深遠的意思。

廣告

由貴族及少數人壟斷政治決策權,到走向議會制度,開放給人民公平參與,這是人類文明及歷史發展的重要里程碑。能夠透過各種方式進入議會的人,不一定再是田連阡陌的貴族。但既然得到人民的授權,或以其他方法得到了理應是代表全民的議會議席,獲得憲法的確認,稱之為「尊貴」,表示此人得到社會確認,是一種公認了的榮耀。就算是政治領袖或政府高官,也應該抱持這種態度來對待來自五湖四海、不同地區、不同階層、抱持不同意見的代表。

另一方面,對於被稱為「尊貴」的議員,這個稱號也在提醒他們,作為擁有政治權力及話語權的人,行為也有一些準則,言行要符合一些高水平的文化及素養,才能令人信服。

廣告

議會就是一個透過程序及規則來處理紛爭、擺平矛盾的制度安排。首先大家就要服從議會規則,而令自己的行為符合一些不成文的禮制及文明要求,其實是參與議會制度的最基本人格表現。

可惜的是因為 1997 年主權移交之後議員產生方法的轉變及政治文化的劣質化,今天很多當上議員的已經根本配不上「尊貴」這個詞了。

中國古代社會從來未曾出現過有意義的議會式政治。傳統上,所有官員都是奴才。被皇帝邀請給意見的也只是皇帝的寬大,甚至可能只會淪為弄臣。唐玄宗只是想李白在宮中吟風弄月歌頌楊貴妃的美麗;賈誼有機會與漢文帝面對面談話,但能談的也只是鬼神,而不是蒼生。所以,所謂「議政」,在中國歷史傳統中,從來不談尊貴,只論忠誠;不論面對明君昏君,都只能做奴才。

就算到了民國革命之後,中國人社會從來未曾發展過有意義的議會議政傳統。議會制度先被袁世凱騎劫,然後是軍閥割據,一個一個都是軍事政權。國民黨北伐成功之後,就繼續以軍政階段為藉口,然後就是抗日戰爭。二戰之後,什麼都未恢復,便是國共內戰白熱化。1949 年所謂的新中國成立之後,便以人民民主專政之名發揚光大了現時這個人大代表制度。今天的人大代表,或者那些比政治花瓶更政治花瓶的政協委員有多「尊貴」,大家早已是心裏有數。直到今天,無論是人民代表,政協委員,都不會用上「尊貴」兩個字,在人民生目中,有部分可能根本就是卑劣小人。看看香港那個前特首,也可以做了政協的副主席,就什麼都無需多說了。還要說他們「尊貴」?

今天香港的議會,因為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的被嚴重扭曲變形,其政治文明水平已經每況愈下。九七之前,當然有不少親政府的議員,但無論他們有幾親政府,也得尊重議會的規則、尊重少數反對派的意見、尊重議會的程序。他們個人的言行上也盡量表現得合乎文明的水平,在禮節上也是規行矩步。簡單說,就是「出來見得吓人」。就算反對他們,也難以在個人品格上找到重大的瑕疵。可以說,以前的議會縱言可以說是保守,甚至反民主,但絕大部份議員都能夠謹守作為紳士與淑女的身份和本分,沒有辜負「尊貴的」這個形容詞。

今天的議會,不見了代表那些英國利益及外資大企業的代表,變成了由各路親中共人馬組成的所謂「建制派」來主導着議會。一向都不覺得那些建制派是值得尊重的人。如果不是有功能議席,那些隨風擺柳的所謂商界中人、專業精英、或界別代表,根本沒有幾多個可以獲得市民的認可。功能議席議員大部份的表現如何也是有目共睹。另一方面,如果不是九七主權移交之後改變了遊戲規則,變成了比例代表制,建制派肯定不會取得這麼多議席。現在再加上政府打茅波,用上 DQ 的手段,議會的公平性已經受到嚴重扭曲,議員還可以有幾尊貴?

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一個人其實也無需真的很尊貴,只要有點明辨是非之心,有點人性,又怎會不問是非,不分對錯,長期盲目支持一個不斷犯下人道罪行的政權?

但當今天下,誰人打骰?親中建制,土共左仔,無需尊貴,只求上位!處於今時今日歪理橫流、有強權無真理、阿爺話係就唔係都要變係的「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及「偉大的民族復興」兩面夾攻,有權大哂有錢惡哂的特區新香港,講禮儀、講品德、講人格、講尊貴?Out 啦!DQ 哂啦!香港人要勇於與強國體制合模,做個勇敢的強國人,乜都買得起,係「人格」這一種奢侈品負擔不起,也從來都唔志在!

早就已經講咗啦!曾經在二戰時中華民國政府擔任過國防部長的徐永昌曾經說過:「一國之民多無人格,其國亦必無國格」。到了今天或者許可以這樣說:「一國政府無國格,其國之民亦難以建立健全的人格,而支持這種政府的人(所謂建制派)也肯定不會是有人格的人」。

也無需完全諉過於這一位漁農界代表議員身上。這一次他的表現確實十分卑劣,我也一向都是這樣看待這些建制派的人,今天只是證明整個觀點沒有錯,大家更是可以深信不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