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權小知識】新聞自由與國家安全

2020/4/27 — 20:28

香港人權監察製圖

香港人權監察製圖

今日 DSE 通識卷一資料題提及新聞自由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讓我們從人權角度,簡介相關國際標準。

新聞自由屬憲制權利

表達自由涵蓋新聞自由,由《基本法》第 27 條、《基本法》第 39 條訂明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 19 條和《香港人權法案》保障。

廣告

公約保障新聞自由

《公約》第 19(2) 條保障表達自由,「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此涵蓋文字、電子或網絡傳媒和公眾尋求、獲得和傳播資訊的權利。

廣告

限制須出於必要,合乎比例

限制新聞和表達自由須符合《公約》第 19(3) 條規定:「經法律規定」,且為「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所必要。

換言之,政府只能基於上述公約訂明的合法目的限制新聞和表達自由。限制須出於必要,合乎比例。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於《第 34 號一般性意見》指出,限制表達自由須對人權侵犯最小。(段 34)當局須證明威脅的確切性質、採取具體行動的必要性和相稱性,尤其證明表達和威脅有直接和即時關係。(段 35)

政府亦「須確保叛國法及國家安全法(如官方機密條例或煽動叛亂法)符合《公約》第 19(3) 條的嚴格規定」。若當局使用上述法律打壓或封鎖與公眾利益攸關的資料,或拘捕記者、研究員或發放資訊者,皆違反公約。(段 30)

國家安全

國家安全 雖屬限制新聞和表達自由之合法目的,但定義並非人言人殊,我們可參考由國際專家制定的國際標準。

《錫拉庫扎原則》訂明,當局「只有在保護國家存在、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免受武力或武力威脅」,才可基於「國家安全」合理限制某些權利。(第 29 條)

《約翰內斯堡原則》則指,若政府基於國家安全限制表達和資訊,須有保護「合法國家安全利益」的真正目的和保護效用。(原則 1.2)

何謂合法國家安全利益?

「合法國家安全利益」包括「保護國家存在、或領土完整免遭武力或武力威脅,或保護其回應來自外部(如軍事威脅)或內部(如煽動以暴力推翻政府)武力或武力威脅的能力」。(原則 2a)

然而,保護政府免於尷尬或掩飾錯誤、隱瞞公共機構運作的資料、鞏固某種意識形態或鎮壓工業行動等,不屬保護國家安全利益。(原則 2b)

此外,只有政府可以證明言論旨在煽動或有可能煽動即時暴力,並「與可能出現或出現暴力之間存在直接和即時關係」,才可以威脅國家安全的理由懲罰言論。(原則 6)

披露資料和保護消息來源

新聞報導經常披露資料,《約翰內斯堡原則》亦有觸及。

就披露秘密資料而言,若披露實際上不會或不可能會損害合法國家安全利益,或公眾知情的公眾利益超越披露資料所造成的損害,政府就不應以國家安全為由懲罰披露者。(原則 15)同樣,若公眾利益超越披露資料所造成的損害,當局亦不應引用國家安全懲罰從公共服務獲得資料的披露者。(原則 16)

一旦資料已是公開資料,無論其公開方式合法與否,公眾知情權超越任何試圖阻止進一步發佈資料的理由。(原則 17)

當局亦不應以保護國家安全利益為由,強迫記者透露保密消息來源。(原則 18)

換言之,傳媒報導新聞、記者提問、揭發當局施政失誤、公權力濫權或社會不公等問題,理應不屬國際標準所言的「合法國家安全利益」,當局不應基於國家安全設限和懲罰。只有證明言論旨在煽動或有可能煽動即時暴力,兩者並有直接和即時關係,才可以威脅國家安全的理由懲罰言論。

新聞自由有助問責

誠然,實現新聞自由和資訊自由流通,有助尋找真相和闢謠、促進公共討論和實施公開透明和問責原則。當政府缺乏民主授權和公信力,保障新聞和資訊自由更為重要。

 

香港人權監察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