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權小知識】社團條例損害結社自由

2020/3/16 — 15:07

最近,有藝文界人士批評向警方社團事務處申請社團註冊時,屢遭阻撓和拖延,譬如審查藝術家的專業資格(行為藝術、茶業證書、丙組足球員)、申請地址和地址證明分別用了同義的Flat和Room,警方拒絕接納、[1] 亦有審批由服務承諾的12個工作日拖長至5個月。[2]

根據《社團條例》,本地組織須於成立1個月內,向社團事務主任申請或豁免註冊。當局拖延社團註冊,不僅影響藝文團體申請基金資助,亦會令其無法開立銀行戶口、租借場地以至功能組別選民登記,窒礙其發展空間、損害 參與文化生活和公共生活的權利。

誠然,雨傘運動後,有社區組織申請社團註冊時,遭要求提交更多資料、查問背景和聯繫,疑似政治審查,拖延近1年未獲批。[3] 2018年,港府更首次引用《社團條例》,以國家安全為由取締「香港民族黨」。

廣告

條例儼如表達和結社自由緊箍咒

由此可見,《社團條例》是表達和結社自由的緊箍咒。當局可按政治需要,利用條例收緊社團註冊,加強規管和打壓民間團體,從而打擊結社和參與政治和公共生活的權利。

廣告

國際人權公約保障結社自由

《基本法》第27條、載於第39條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香港人權法案》皆保障結社自由。負責審議公約實施情況的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早於1999年香港審議結論中,關注港府可引用《社團條例》不當限制香港市民的結社自由,並促請「香港特區應檢討該條例,確保公約第 22 條下的結社自由權利,包括組織和參加工會的權利,可以充分受到保障」(段20)。當局應修訂《社團條例》,使之符合國際標準。

在國際關注香港警暴問題、美國首份香港人權年度認證報告即將出爐之際,當局應有所覺悟,履行國際人權公約責任,停止打擊結社自由、表達自由、和平集會和選舉權等權利,做國際城市應做的事。

註釋

[1] 立場新聞〈警權 vs 結社自由 王宗堯等藝文界斥警方阻攔社團申請 促改警隊主理社團註冊做法〉2020/3/14

[2] 香港獨立媒體網〈藝文界批警阻撓社團註冊申請拖足5個月打壓結社自由〉2020/3/14

[3] 香港獨立媒體網〈政治審查? 地區組織註冊社團 警拖近1年未批〉2017/11/15 

延伸閱讀

[1] 法夢〈【端/全文(修訂版)】《社團條例》前世今生:禁止香港民族黨之惡法〉2018/8/7

[2] 香港人權監察〈純以國安之名禁制組織 有違國際人權標準〉刊於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