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一盒朱古力,你永不知道將得到什麼罪

前日才在這兒說,根據當今保安局局長「邏輯」,原來你靠朱古力和髮夾就可以「建立勢力」,從而xyz,從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不久就見到有網民改圖,把《阿甘正傳》名句「生命就像一盒朱古力,你永遠也不知道你將拿到什麼(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改為「人生就像一盒朱古力,你永遠也不知道幾時顛覆國家」,真是笑中有淚的梗圖。

不出兩天,支聯會及其三位核心成員李卓人、何俊仁和鄒幸彤,就忽然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今次連「從而乜乜、從而物物」的天才推理也慳返。支聯會在1989年成立,在所謂「一國兩制」下如常運作32年,到底怎樣窮凶極惡地「顛覆國家政權」,市民完全看不出。難道不用靠朱古力髮夾收買人心,單憑喊幾聲「結束一黨專政」便能「顛覆國家」?

鄒幸彤提堂時,官問是否明白控罪,鄒幸彤答:「我明白呢個係一個荒謬控罪。」歷史會記下這句擲地有聲的話。

什麼是「荒謬」,正常文明社會的人都明白。莫非中國人的腦袋構造與別不同,會不明白?也不見得。儘管今天正常人都很難笑得出,但我不禁想起三國時代有個關於法律的真實笑話。

據《三國志.蜀書.簡雍傳》,有一年天旱失收,為了節省糧食,劉備便下令禁酒,釀酒者有罪。有官吏從人家搜到釀酒器具,雖沒證據顯示他們釀酒,但也打算施以違反「禁釀令」的刑罰。一日,簡雍與劉備一同出行視察,看見一對男女路過,簡雍便對劉備說:「彼人欲行淫,何以不縛?」(他們想行淫了,何不將他們五花大綁?)

劉備不解,便問:「您又怎麼知道?」簡雍妙答:「彼有其具,與欲釀者同。」意思是,他們有淫具,與那些被搜出釀酒器具,你就當作想釀酒的人,不是一樣嗎?劉備大笑,心知荒謬,就赦免了家藏釀具的人。

最初打算把藏有釀具者治罪的皁隸,顯然認為家有釀具,從而就會釀酒,從而就會犯禁酒令;如果是鄧炳強,我深信還可以進一步滑坡,以「從而就顛覆蜀國政權」來定罪。但即使倒退到三國時代,即使是劉備,也明白這種「有陽具,從而就犯強姦」的指控有多荒謬。

然而廿一世紀的中國香港,卻有很多人假裝不明白荒謬。鄒幸彤在FB呼籲:「香港人,別認命。」對我來說,別認命的第一步,就是勿對裝傻的人保持沉默,勿對荒謬的事日益麻木。

 

原刊自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