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第一次遊行

2019/10/6 — 23:02

作者 facebook 專頁圖片

作者 facebook 專頁圖片

周五下午(十月四日)政府以殖民地時代的「緊急法」框架推出反蒙面法,當晚在港島,下班的中環上班族怒火中燒。憤怒的民眾穿着恤衫西褲裙子高跟鞋,衝出馬路,晚上有人毁壞中資店鋪,破壞港鐵設施,致周六整條港鐵系統癱瘓。

至今日下午,港九分區舉行大遊行,沒有不反對通知書,在九龍,滂沱大雨下,整條彌敦道都是傘,萬計市民自發走上街,或喊「香港人,反抗!」「六大訴求,缺一不可」。

人群中,有四十幾歲的 C 先生,他和女伴拖着兩位少女。我以為他們是一家人,便問:「帶孩子出來驚不驚危險?」原來他們不是一家人。C 先生反問我:「冇得再驚!」

廣告

原來 C 先生和女友小樂,今天是人生第一次參加遊行。他們身旁的不是女兒。兩人其實營辦教育興趣班,兩個女孩是他們認識的學生,平日女孩們也會自己出來遊行,反而兩位成年人今次是第一次,一起結伴互相照應。

C 先生解釋,他辦教育機構,會帶學生出國參加比賽,有時要回中國大陸,為免影響學生,一直沒有出來遊行:「一直是在電腦前看直播,很痛苦,一邊看顯示屏一邊留淚。」

廣告

他解釋,為何突破心理關口走出來:「去到這一刻唔想再忍。」他批評林鄭施政:「第一次立逃犯條例已經錯了,今次動用緊急法,是第二次錯。林鄭說這個蒙面法獲得大部份香港人支持,我想走出來,證明她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我問 C 先生,四十幾歲人,第一次遊行,感覺怎樣。這位成熟的男士,忍不住哽咽:「我行了個多小時,看到香港人的自發性,互相守望的精神,下雨了,還會關心大家有沒有雨衣。我覺得香港有救了。」女友小樂也是第一次遊行,她說:「我以前是港豬,政府說甚麼我也會跟隨,但這一次,真是突破了我的底線。」

這兩天,中資店鋪被破壞嚴重,C 先生說:「我反對他們這樣做,我比較支持不光顧便可以,但我仍是不會割席,(激進的示威者)和我這種溫和的人可以共存。」

另一位和理非,四十歲的陳小姐,從事教育相關工作,她說,平日遊行也不會戴口罩,但為了抗議反蒙面法,這天特別要戴。「我特別反感是向學校發信,提及蒙面法,好似針對學生,向學校施壓。」她也承認,近日破壞店鋪和港鐵的做法不太好,也認識一些黃絲朋友未能接受。她今天目睹「爆玻璃」:「現場看到也不算好驚,但我也想事後勸他們停一停,以免令外界誤會。」

四十歲的梁小姐,家住何文田,從事金融工作。她表示,遊行了四至五次,今天要擠巴士才到達尖沙嘴,以往遊行從不戴口罩,今日為抗議偏偏要戴上:「今日是憤怒到唔想出都要出。政府行到這一個地步。從警察向學生開真槍,到實行蒙面法,我都很憤怒。」

梁小姐在中環上班,周五午飯時間也有參加中環的快閃遊行,「攝氏三十幾度高溫,我遊行完之後,加上心浮氣燥,流埋鼻血。」她坦言,以前完全不理時事,只顧搵食,去旅行享受人生,但現在整個生活模式一百八十度改變,「下班就回家看新聞片段,看不公義的事」。

「我們這些中產,有樓,上了岸,但現在我唔介意股樓都跌,以前我們香港人只會講錢,但現在我們會講良心,不只是有沒有飯食,最令我憤怒的是,你政府用我的錢出糧給警察,去傷害我們的下一代,這個我接受不了。」對於商鋪港鐵被破壞,梁小姐認為,破壞是針對性,她可以接受。

六十多歲的何生說,今天也是第一次戴口罩遊行。「平日我遊行唔會戴口罩,今日戴係『十成』因為抗議條蒙面法!」他諷刺建制派議員曾經在記招上誤用「超過十成」字眼形容警察傷勢。

住新界西的何先生和太太,特意開車出來,坐巴士他們知道有可能擠不上。「林鄭月娥開到聲,叫我們這些和理非和示威者切割,我們不會割!雖然不是百分百認同示威者做的事,有些破壞商店的行為或許過分,但也是被逼出來的。」

「由六月到現在,越來越憤怒,怎可以對學生像『行刑式』般開槍?我是讀左派學校長大的,我明白政權的想法,現在香港人走出來,就是抱着一種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的心態。也不能說是攬炒,只是人在做天在看,黑暗到盡頭才能見光明,或許我個人看不到,但要相信,獨裁管治有一日會倒台。」

臨行前,何太給我看手機上早前拍下的標語照片:「Don’t Shoot our Kids! 沒想過,真是發生了,警察對我們年輕人好殘暴!」這一對六十幾歲的和理非夫婦,就這樣走向太子的旺角警署方向,前方等待她的,是催淚彈和橡膠子彈。而護送他們的,就是全身黑衣的勇武示威者。「行快啲!行快啲!」黑衣人指示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