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肉錄音機是如何煉成的?

2020/10/29 — 12:48

陳肇始

陳肇始

看罷〈【採訪手記】記者問了,官員不答 — 面對「錄音機」 除了苦笑還能怎樣?〉一文,想起了自己少少往事,同時希望回應記者心中疑問。

揭盅前,俾少少背景資料。我本科在香港大學完成,自問不才,成績不算好,但身邊卻猛人一籮籮,當時我住 Hall 喪玩換來其中一個 Sem GPA 十分惡劣;但身邊讀 Law/精算/醫生同學卻能夠做到打機打到半夜 4 點瞓幾粒鐘上 9 半堂完全無難度。自知能力比不上人,所以最後決定唔住 Hall 換番個過 3 GPA 番嚟,先叫對得住鄉親父老。

話說當時身邊同學個個猛料,畢業後亦是厲害,不少同窗成為 AO/EO。現在當然不敢問他們政見,在社交媒體中他們亦是識趣不講太多。猶記得有一次畢業後不久聚會,大家問起一位成為 AO 定 EO 的同學,「你覺得點樣先 in 得成政府工?」同學的答案,也許能給大家少少啟示。

廣告

他的答案類似是這樣:「當去到 final in 嗰陣,佢會問一啲政事問題然後希望你試答。咁你答個方式是一定唔可以俾一個 definite answer、永遠不能答死,而是答『平衡各個持份者利益』呀、『考慮一籃子因素再作決定』呀之類,總之就是遊花園。」

我不是怪這位同學,但事實是他說中了一點,就是「在香港做政務官,就是帶大家遊花園」。身為政務官,做政務不用優秀,但說話技巧要高,識得「講完等於無講」,這個技巧不是單單「被訓練出來」、而是「天生就有呢個天份」。

廣告

而,點解我要俾一開頭的背景資料?因為從這個人經歷中,我們可見做政務官者,有兩個特點:1. 識時務。他們都是識做之人,知道「做政府單位什麼可以講、什麼不可以講」。;2. 能力高、又醒目。他們就是「天生厲害」,真的瞓得少玩得多都能夠完成學業任務,我自問做不到。

試想像一班這樣的人,在政府內部千錘百鍊多年,其「遊花園」能力更較年青時爐火純青。而,事實是他們運用這樣的能力,就讓他們渡過許多歲月呀。所以他們在招聘新入職的 AO/EO 時,也必然不自覺地希望新入職同事如他們一樣。所以,真正為人民好的人是不能進入體制之內的,他們本身的稜角足以讓他們無法進入政府團隊。取而代之的,就是整個政府都是充滿著一堆「遊花園」的人。

面對現實啦 — 做政府,唔通真係為人民好、為人民服務咩?為份糧、為自己咋嘛!只不過,受苦的,倒是貧苦大眾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