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血饅頭」論ㅤ可誅天下人心

2020/3/9 — 18:24

【文:陳家健(香港大學校董)】

由 2016 年立法會選舉的補選開始,「人血饅頭」成為了一個很流行的術語。如果我沒有記錯,當時帶起這個話題的,是長毛梁國雄。他在為公民黨楊岳橋拉票的時候說:「如果用革命做幌子叫人投佢一票的人,係食緊人血饅頭。 」很明顯,他在批評本民前的梁天琦,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來為自己拉票,是不應該的行為。長毛認為,投票只是在選舉中選擇一名候選人,不是「革命」。

到了 2016 年夏天的立法會正式換屆選舉,梁天琦被 DQ。在「100 毛」的選舉論壇上,梁天琦和長毛辯論「人血饅頭」的問題。由於時間所限,兩個人的討論其實沒有甚麼結果。不過,後來發生的事,基本上證明了當日誰對誰錯 — 梁天琦的口號,在 2019 年成為了「反送中、反警暴」抗爭的精神支柱。

廣告

「人血饅頭」的故事,來自魯迅的小說《藥》。故事中,愚昧迷信的民眾不明白革命者的崇高情操,只是渴望著犯人快點被殺頭,因為他們相信沾滿鮮血的饅頭可以醫治肺結核。魯迅以此說明當民智未開的時候,革命並不是救國良藥。 坦白一點說,其實長毛的比喻是有點不倫不類。不過,馬馬虎虎地也可以說成,利用他人的不幸,來使自己獲利的行為被稱為「吃人血饅頭」 。

問題是,這種「人血饅頭」的指責,是一種猜測別人動機的論述,就像長毛在 2016 年對梁天琦的錯誤判斷一樣,事後證明梁天琦並不是為了選舉、為了議席,而是在未當過一日議員的情況下,承受 6 年的牢獄之災。

廣告

我認為,2019 年至今的抗爭運動,能在中共、港府、黑警、藍絲的重重打壓下,仍能堅持下去,正是我們吸收了過去的教訓,「和勇不分」、「不分化、不指責、不割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大家團結一致、求同存異。那些「捉鬼」、挑撥離間的論述,在這次抗爭中失去了土壤。

很可惜,在近日西貢區議會,就紀念公園命名的問題上,又看到了「人血饅頭」論。我必須指出這一種很危險的理論。按照「人血饅頭」論的邏輯,不管是遊行、勇武、人鏈、悼念、做文宣、連儂牆、懲罰黃店、聯署、參選區議會等等,無一不是「人血饅頭」— 只要你相信別人這麼做,是另有目的。五大訴求,也可以是人血饅頭。這和藍絲的「收美國佬錢」理論, 其實並無二置。

思辨的過程到此,就可以得出「整場抗爭都是毫無意義」的結論。如果「人血饅頭」論成立, 那麼大家可以散了回家,再也不必做甚麼了。

當然,提出「人血饅頭」論的多數會說,自己做了甚麼甚麼,擋過好多黑警,吃過好多催淚彈,曬抗爭 CV 了。但這些事你有做我有做他有做,你做就是英雄無敵,別人做就是「人血饅頭」,說穿了,原來是「以我劃線」,背後的邏輯就是抬高自己踩低別人。這樣合理嗎?

拜託,不要再說「人血饅頭」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