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血饅頭

2019/11/27 — 14:17

資料圖片,來源:Kon Karampelas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Kon Karampelas @ Unsplash

有一個沒上前線的朋友跟我說,他每天都感受到,連自己呼吸也正在吃人血饅頭。我知道他不是說笑。

他為這場運動付出的,遠比我這種局外人多,但對他來說,還是遠遠不夠,還是覺得大大虧欠了那些將斷送十年八載青春、弄至身體永久破損、甚或犧牲生命的手足。這筆債,一生一世也還不完。這種虧欠感,無論如何也抵消不了。是故活著,是故每吸一口氣都有罪咎感。唯一減輕罪咎感的方法,只有燃燒生命,透支體能,抱著忍辱負重的心情,匿在大後方,在自己崗位全力奮戰到底。

他這場戰鬥,已非始自今天。

廣告

記得以前我經常跟他談原罪。不一定有宗教信仰,只要有共同體的意識,人與人之間有命運相連的連鎖關係,在某個時空,有人無私付出,或被迫犧牲,讓我們間接(中間可能隔不只一重關係)受惠,虧欠便存在。用現時流行的說法,就是被吃人血饅頭。即使我們努力回饋,有所貢獻,都稱不上有成就,有值得邀功或叼光的地方,那充其量贖了一點罪,償還了一點點而已。

我這個朋友,一路走來,念兹在兹為弱勢社群出力、打拚,不愛出風頭。反送中以來,他放不低的還包括同輩,以及那些比他更年輕,但更勇敢的手足。這些抗爭一直消磨他,我見證著他年紀輕輕,在幾年間,由娃娃臉變成半個大叔的模樣。若說呼吸也有罪咎感,我又怎會是無辜和清白呢?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