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仇外本土派有資格說甚麼個體民族主義嗎?他們欠民主運動一個道歉!

2020/9/9 — 13:27

盧斯達

盧斯達

【文:胡啟敢】

仇外本土派悍將盧斯達投稿立場新聞,批評有一些黃絲陰謀論懷疑王茂俊是演員,真正的他已經在831被黑警打死。盧斯達批評這些黃絲為求畫面漂亮而苛求一個義士,並自稱自己是個體民族主義者,筆者閱畢盧斯達的鴻文,認為必須以正視聽。

盧斯達身為有影響力的KOL,好應該謹慎言行,因為他的言論會左右一群追隨者,讓這些支持者作出不智的行為,有害民主運動,正正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為我而死」。但是觀乎盧斯達的言行,好難相信他是他自詡的個體民族主義擁護者,相反,他和他口中的盲目黃絲都是一丘之貉,都是集體民族主義者的狂熱信徒。只要民主運動的同路人的路徑和盧斯達不同,盧斯達就會對其惡言相向,口誅筆伐。

廣告

例如親民主運動的何韻詩在佔中的時候,因不滿熱普城集團的冒進激烈行為而和他們劃清界線,盧斯達在2016年文章(文章已刪)中傷何韻詩為何不大愛接受芬蘭人強姦,是否信仰法西斯,這種令人髮指的言論,已經被不少人如蕭若元、趙善軒所駁斥。窮本究源,就是因為何韻詩對民主運動的看法有違盧斯達想像的香港民族的行事方法,因此盧斯達為了他漂亮的想像的純潔性,認定民主運動一定要依從仇外本土的路線,就不惜中傷何韻詩。

盧斯達 FB 截圖

盧斯達 FB 截圖

廣告

民主運動的議題繁多,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每個人則重不同議題,對有些議題鞭長莫及,顧此失彼,本是正常之義。不過盧斯達又集體性民族主義上腦,認定民主運動的路線一定建基於仇恨大陸人這個硬基礎之上,因此對於關心其他議題的社運人士一律斥為左膠,進行文攻武嚇。而不願意仇恨大陸人,主張中國和香港的民主運動並行,就中傷為大中華膠,出賣香港。當中沒有嚴謹的論證,只是訴諸情感上的煽動,用心可鄙。

其實現在連美帝都主張要將中共和中國人民分開,集中譴責中共的專制。中共現在恐懼中國民眾醒覺,和自己劃清界線,在最近的聲明堅決要將自己和中國人民綑綁。想不到盧斯達竟然擔任民主運動的豬隊友,屢屢將中國民眾說成是中共專政的幫兇,無形中將兩者團結在一起,而不是分化他們,讓民主運動變得艱難,捨本逐末,倒是奇觀。

可見盧斯達對於仇恨中國人有一種執拗的信仰,無法撼動。我不是主張所有中國人都是香港人的同路人,有一些也是民族主義上腦,以仇恨世界為主旋律。但是亦有不少中國民眾大膽為香港人發聲而慘受壓迫,身陷囹圄,我認為盧斯達為了香港民族的統一意志而對這些可憐人士都打為專制者的同路人,實在是非不分,亦十分涼薄。

大家認真想一想,盧斯達提倡的香港民族,和國內憤青及小粉紅提倡的中華民族的差異在哪裡?兩者的相似地方就是,只要有人的意見和這些民族主義者的主調不同,就會用「出賣香港民族」或「你是不是中國人?」這些宣洩性的言論來打壓意見相左的人,過程沒有理性討論,你的生死完全由這些民族主義的喜惡來定奪,這樣對民主運動有益嗎?若果盧斯達真的是他口中的個體民族主義,為甚麼當其他人不願意仇恨大陸人,或者在其他民主議題上努力,盧斯達就要對他們動殺機?

理論上,現在黃絲的不理性行為,對於意見不同的人就大加攻擊,而非理性討論,好大程度就是因為仇外本土派 KOL 多年來四出中傷其他同路人,讓大眾有樣學樣,你們這些仇外本土派KOL欠民主運動一個道歉!

我不反對本土思潮,左翼和本土也不是對立。香港人在反民主的大陸政府所壓迫之下,出現本土主義是正常現象。但是,正正是因為形勢比人強,香港人若要在民主運動有所作為,應該戒急用忍,慎重行事,而不是因為一些仇外本土派簡單幾句情緒煽動,就像一隻野獸魯莽行事,結果讓自己身陷險境,但是對民主運動無用。這些仇外本土派KOL躲在安全的地方鼓吹熱心人士出來勇武暴動,讓他們成為黑警領功的犧牲品,是各位所樂見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