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仇栩欣:中美戰下的香港未來

2020/8/12 — 16:55

圖片來源:仇栩欣 Facebook

圖片來源:仇栩欣 Facebook

引言

中美貿易戰以及反修例運動的持續下,作為國際金融都市的香港首當其衝,成了雙方角力的第一戰線,曾是中西緩衝區的一線城市現今成了各式制裁與「人質外交」的案發現場。本是一貫以「世界仔」聞名的香港人,在此等情況下,未來之路又該如何走下去?〈2047〉今期請來仇栩欣議員,談談中美角力下的香港,現在與未來該怎樣立足於世。

【文:仇栩欣,東區(城市花園)區議員】

筆者於畢業後隨即加入銀行業,當時中國國力看似如日中天,一帶一路、亞投行、人民幣國際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等消息滿天飛。華為、大彊、淘寶、海航、恆大等不同領域的中國企業都處於最為聲勢浩大的時候,華為在智能電話市場佔有率一度超越蘋果;大彊是無人機企業中的「獨角獸」,連美國軍方也要進口作射擊訓練。海航、恆大等一眾中資地產商在香港以本傷人,天價搶地托高樓價;支付寶、微訊支付等電子錢包大行其道,香港的現金支付被諷刺為落後社會。文化上,抖音、喜茶、海底撈及上深圳玩樂成為一眾香港年青人的日常假日活動。

廣告

相信當時大家心裡不禁思量:到底中國是否強大起來了?看似不必等到 2047,香港與中國融合已是民心所向。但一場中美貿易戰,奏起了中國衰落的序曲。

美國先是打擊中興,實際劍指華為。再乘勢由民用科技延伸至軍事部署,進行外科手術式的精確打擊,將千人計劃抽絲剝繭,一夜之間,千人名單中的學者、專家淪為當局調查的對象,如千人計劃學人之一,留美學者張首晟被指與華為有關,2018 年底被捕後更離奇自殺身亡。

廣告

大陸有知乎網民提出「入關學」,以明末的建州女真人類比今日中國,因為被認為是蠻夷,因此在外動輒得咎,無論做甚麼也會被視為錯誤。即使今日國力看似突飛猛進,也不會被西方認同,輿論也會一直處於弱勢。要破局求生,唯有寄望「入主關中」,對外全面輸出政治及經濟方面的影響力;對海方面先武統台灣,再南下劍指馬六甲海峽,並輔以之一帶一路海陸經濟鏈,以期突破美方第一島鏈。當中國的鐵騎征服歐亞大陸,形成萬邦來朝的朝貢體系後,西方就會聞風投降,伏首稱臣。當千萬個小粉紅吠聲吠影時,主張戰狼外交時,就凝聚出一眾入關學派別。除了民間的極度自信,自尊心膨漲外,官方更有積極四出擴張,大興土木修高鐵建鬼城之舉,並輔以亞投行作經濟上之牽制。與隋煬帝窮奢極慾,三征高麗,修築運河大有異曲同工之妙。

拋開中國宣傳改革開放成果的論述不說,一個三十年前仍然是一貧如洗的落後國家,如何能一躍成為能與美國競爭全球霸權的勢力呢?若改革開放沒有香港的商人帶頭投入資金和引進西方技術,中國不可能以如此高速的進度實行現代化,更遑論挑戰美國世界盟主之位。若果沒有一國兩制的承諾,香港就不會有擁有享譽世界的獨特地位,從而成為能夠與紐約、倫敦並駕齊驅的國際金融中心,向中國輸入源源不絕的科技、資本與人才。與香港人當時的大中華式愛國熱情相比,這才是促成中國高速現代化的關鍵因素。失去了香港作為中介,中國的經濟及科技發展只會遇到更多阻礙。煬帝三征高句麗不果,再歷雁門之圍後,國威一蹶不振。中共領導層表面上是隋煬帝,但底子裏卻是崇禎帝,力求圖強中興。香港是一幅照妖鏡,使中國的言而無信與對國際條約及秩序的蔑視得以被世界所得知。美國商務部對中興的調查與制裁,將中國的技術偷竊、商業間諜與違背進入世貿時所作出的承諾等真面目示於世界眼前。結合自上年䦕始的反送中運動,再到肺炎爆發,國際圍堵的格局更是呼之欲出,全世界也會看得見香港人所受的打壓。政治的發展通常是用百分之九十的時間完成百分之十進展,再以剩下百分之十的時間以滾石下山之勢完成剩下的百分之九十。在中美全面對抗的大環境㡳下,可以預見香港的政治及經濟環境都會急速加劇惡化,利維坦在吸下最後一口氣前也會傾全黨國之力以壓制敵人。香港會否失去其國際地位,不是取決於香港人或者香港政府,而是取決於北京的行動及美國隨之的反應。在這場中美角力的漩渦之中,讓步是等死,不讓步是找死,最後無可避免之下只有步上煤山一途。

眼前凜冬將至,而我們看似彈糧俱盡,如何能夠柳暗花明,絕處逢生絕對是一種學問。要回顧歷史長河的啟示,才能照亮我們的光復之路。拿破崙戰爭後波蘭被瓜分成俄國的一部分,史稱波蘭會議王國,一開始為會議波蘭有區別於俄國的貨幣、軍隊、國預算、法律和邊境,而沙皇只是波蘭名義上的國王,可謂是一國兩制的先驅。當時波蘭已有自己的議會(Sejm,音繹瑟姆),相反同期俄國仍在絕對君主制的階段,與今日港中兩地政治體制相映成趣。即使波蘭人全力捍衛其自治權,但俄羅斯的官員往往無視波蘭的憲法行事,隨後便是一段你我都已稍有感受的黑暗歲月,學校及官方機構都禁止使用波蘭語。自治已成夢囈絕唱,憲法也成一疊廢紙。當骰子已經被擲下,我們只有破釜沉舟。唯有丟掉幻想,清醒過來,重新審視自己的處境,方有機會上演一場大衛痛擊歌利亞的好戲。

結語

中美關係漸趨惡劣,兩國的衝突角力伴隨著過去一年運動的發展,香港與香港人均無可避免的成了「國際線」上的「香港牌」。而在可遇見的將來,中美貿易戰也好、新冷戰也罷,香港似乎亦只有更嚴峻之途在前。故就如仇栩欣所言,我們必須拋棄那些多餘的幻想,正視自身境況,始能有繼續立足於世的機會,尋找那個讓所有香港人一起走下去的答案,僅願香港未來能以不一樣的形式留存,而非在逐漸褪色後被永遠的消失。

 

特別鳴謝:仇栩欣議員
編輯: 2047 團隊

(歡迎讚好和追蹤我們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