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夜維園冇大台

2020/6/4 — 15:55

警方以疫情為由借限聚令中斷了延續 30 年的六四燭光晚會。

也許,30 年是一個終結。即使明年武肺不再臨,國安法已執行,支聯會幾乎肯定會被列入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名單,活動當然禁止。早在 97 前,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前港督衞奕信委託李鵬飛,都曾先後勸喻司徒華停辦六四晚會,董建華更加勸司徒華解散支聯會。國安法目標打壓雖是迅速壯大的港獨思潮,肯定順勢拔掉支聯會這顆眼中釘。中共只知六四是支聯會的包袱,只要沒有了支聯會,包袱就不再被提起,卻不知六四的罪惡被自己背負了幾十年早已與自身肌肉融合,不解體便無法卸下。

支聯會孭的包袱不是六四,而是「中國」。她以為在兩制之下可以繼續生存,殊不知「建設民主中國」就是不能容於「一國」之下。心繫一個「民主中國」,自被視為要顛覆非民主的中國政權。這幾年有年輕人杯葛維園六四晚會而另辦活動,正是對於支聯會心繫中國的不滿:「中國民主不民主關我屁事!」當支聯會受壓於國安法而被取締之時,也就是以國安之名為支聯會卸下「中國」這包袱。之後,六四沒有籌組晚會的大台,也許反而會更令三代香港人重新結連一起將六四慘案提高一個層次。連一個從來最和平的哭喪組織辦的「行禮如儀」悼念活動也被取締,加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罕有地會見八九學運領袖及港人「六四見證者」,更與天安門母親視像通話,「六四」已成爭取香港本土民主自由的混合動力。

廣告

沒有支聯會不等於沒有六四。就算在國安法的魔罩下「六四」像在深圳河以北成為不能說的秘密,5 月 35 日背包放著一支蠟燭都有可能被南來國安挾捕,「六四」還是會以各樣的方式在不同的地方悼念,尤其是因應國安法實施而被各國作難民收容的港人。

或說,這樣有用嗎?再過幾十年就煙消雲散了。

廣告

以色列亡國達 2,520 年,但散居各地的猶太人支持復國運動,包括愛恩斯坦,終於 1948 年復國,靠的是一個共同信念一個信仰:那是上帝應許之地!

縱然是花果飄零,只要香港人像以色列人堅持一代一代的信念,而信念是坦克輾不碎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