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想敬稱他一次「董老先生」

2020/5/7 — 10:25

《摩登老萊子》
甲子一周廿二冬,春花秋月雨雪風。
何苦斑衣萊子戲,不慰爹娘逗主公。

春秋戰國時代有一個楚國人,他姓萊,已經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了,所以歷史上就叫他做老萊子。這個人歷史留名,因為在傳統的《二十四孝》故事中,其中一個就是講到他。故事發生的時候,他已經七十多歲了。到了他那個年紀,應該是享受自己子女孝敬的歲月了。但原來在故事中,要歌頌的是他表現出來的孝道。當時老萊子雖然自己也是年紀老邁,但父母健在。儒家經典《禮記》有一個說法:「父母在,互言不稱老」。所以雖然老萊子已經七十多歲,但從不會說自己是老者長者。而且老萊子還盡最大的努力奉養雙親,總是想盡辦法給他們很喜歡的食物,讓他們感受到歡樂。

當時,當然不會有老人癡呆症或者失智症之類的概念,但想來他的父母已經老到失去短期記憶,可能已經認不得這個眼前雞皮鶴髪的老頭是自己的兒子了。老萊子為了要讓他的雙親排遣孤獨,要讓他們回憶到他自己小時與父母逗樂的歡快日子,他就經常穿著一些五彩斑斕的衣服,就像小孩或嬰兒的裝扮,又故意裝作小孩的形態,在雙親跟前戲舞、戲弄小鳥,做出孩兒玩耍的樣子,逗他的爹娘開心。據說他曾經把兩桶水挑到廳堂上,故意跌倒在地上,然後裝作小孩般跺地大哭起來,令他的父母看得開心大笑。後來,「老萊子」就被比喻作對家中老人的孝順。唐代詩人孟浩然曾作詩曰:「明朝拜嘉慶,須著老萊衣。」南宋詞人劉克莊也曾在詞中有這一句:「老去聊攀萊子例,倒著斑衣戲舞。」

廣告

這一個被褒揚為展現儒家思想中孝道精神的故事,相信曾經說要以「儒家精神來治港」的董伯也是知道的罷!

想到這個故事,因為今天在報章看到董老先生在昨天那個「再出發大聯盟」記者會中,被攝記捕捉到的一個鏡頭,今天很多網友便因此而大做文章。

廣告

我一向敬老,但也很討厭有些人總是恃老賣老。對於不知進退,愚而自任的老而不更是深惡痛絕。對於曾經在董老先生的政府出任律政司長那位詩姐說「不放心把香港的未來交給年輕一代」,我更是嗤之以鼻!事實上,確實有很多人可以說是老而不死,生人霸死地,拒絕放手,不給予年輕人機會,甚至要扼殺年輕人的夢想。我們對此必須繼續口誅筆伐。很明顯,董老先生很多時難免也予人這一種形象。

但今天看到他這張照片及部份網友的留言,也不期然勾起對他的一絲同情。已經過了一個甲子另加22歲了,何必要以這樣的形象來拋頭露面?還要不時講一些只表現自己淺陋無知的說話,例如再天在記者會上竟然會提出像這一個似問實答的鬼話:「香港今天有那一方面的自由比九七回歸前少?」昨天聽到這個消息,確實令人覺得十分可笑也憤怒!我就不相信董老先生真的老懵懂到會以為今天的自由比殖民地時代還多!何必講一些這樣虛偽到自己都不會相信的鬼話?

已經八十多歲,又含着金匙出世,從來都是過着不愁衣食的生活!春花秋月,人事代謝,榮華富貴,他都應該見過了。到了今天一把年紀,何必要把自己搞到像穿上彩色萊衣,還要弄戲舞來逗樂別人!況且,要事奉的對象,又不是他的雙親。如果董老先生的雙親泉下有知看到他們的兒子這一幕幕萊子戲,他們又會笑得出來嗎?何必要把坐在北京中南海做摩登皇帝的那些人當作主子般?董老先生,何必搞到自己如此不堪入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