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日割五城 明日割十城」之後的美麗新香港

2020/12/2 — 11:39

在倫敦生活,如果仍然心繫香港的話,近兩年來時時會有種「一覺醒來就有些香港價值消失不見」的感覺,昨天,是碩果僅存、有質素的新聞組。

有線新聞部四十人被裁、專題組《新聞刺針》更被殺組,「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這是有線中國組助理採主黃麗萍昨天在記者會表達的憤慨。在新聞部大地震的昨天,超過一百名有線員工、記者及編採被調職及解僱,而黃麗萍就是其中一人,及後中國組主管司徒元宣佈中國組總辭,其後多名新聞部主管相繼請辭,以示對公司不滿,以及對同業的支持,展示出錚錚風骨。

在香港,從事傳媒行業薪酬之低,眾所周知,萬餘元的工資,早出晚歸、夜以繼日的生活,薪酬與工作量堪稱完美反比。要知道很多大專院校的傳媒系收生成績之高,足以媲美眾多灸手可熱的商業科目。但在畢業後的出路,幾年以後,實在差天共地。但為何仍有一批又一批的學子選擇報讀、為何一個又一個新聞同業仍在苦苦堅持?就是要捍衛第四權,在「三權分立從來不存在」的香港,為普羅市民監察政府,揭露社會陰暗面。

廣告

有線新聞節目《新聞刺針》有多少編採人手?答案是:三人。他們憑三人之力,多年來以調查式新聞報導真相,一個個深度調查深入民心,包括踢爆動物傳心師、機構銷售無學術認受的博士銜頭等,許多官商勾結、政府醜聞,都是經過不眠不休的地氈式搜查,才得以揭露,讓大眾得悉社會的陰暗面,捍衛公眾的知情權。這三位合起來的工資,恐怕不如一個政府的一級新聞主任,至於他們的工作及成果之別,相信也不用多言。

第四權的重要性,在於監察。想要解決社會問題,首先在於勇敢承認問題所在。很多時記者的資訊,都是有一些市民大眾不畏強權,以報料形式提供線索,好讓他們可以開始調查,但如今,不論是一些車輛查冊、公司查冊等,紛紛被政府部門以不同理由否決索取,甚至被提告,令記者的工作受到嚴重阻礙之餘,其監察政府的功能亦大為削弱。

廣告

這就是黃麗萍昨天所述的一語相關,今天可以割五城,以後再割十城,最後傳媒就成了政府的喉舌,成為黨媒,公眾就只能被蒙在鼓裡,活在美麗新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