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日香港,有無二十三條,有何分別?

2020/4/17 — 10:15

為二十三條立法,自2003年至今,中共港共像唸經一樣唸了十七年,直到今日,二十三條還沒有立得起來,他們還在唸。他們不煩,我們聽的都煩死了。

在香港今日的政治環境下,林鄭要立二十三條,簡直食菜咁食。立法會過半數,中環西環穿同一條褲子,中央好大一個陰影罩在後面,真的要立,明天就能立起來。

但,為何十七年都不敢,或不能立,是怕了香港人嗎?當然不是。今日沒有二十三條,警察不是照樣抓了近萬市民?不是把年輕人打得頭破血流?林鄭不是照樣動用殖民地時代的緊急法,不經過立法程序,直接就立了「反蒙面法」?也就是說,只要政府想做,挖空心思,上下其手,什麼難堪不義的事,他們都做得出來。那為何偏偏二十三條被攔在路上,進又進不得,退又退不成,一天到晚叫苦博同情?

廣告

中共統治中國七十幾年,幾曾遇過這種想要做卻做不下去的事情?十七年都立不成一條法,豈非權威掃地?

一言以蔽之,總是有什麼大顧忌,把中共港共攔在路上,讓他們舉棋不定,不敢輕舉妄動吧?

廣告

不管中共如何貶低香港,香港人百年經營起來的這塊風水寶地,在世界各國心目中,還是有無人可及的價值。各國在香港謀取巨大利益,中共也在香港謀取巨大利益,各國與中共在香港又合作又鬥爭,百年打交道,各自分享不可想像的好處,因此香港不但對中共是一隻生金蛋的鵝,對各國也是。

中共巴望這隻金鵝多多生金蛋,又不想牠四處亂跑亂叫(鵝是很有個性的動物,可以很乖順,也可以咬人),中共一面扼住鵝的咽喉,一面逼牠多生金蛋,鵝拚死掙扎,不吃不喝,痛苦萬端,如何把蛋生出來?

中共的麻煩,就在於又要扼緊鵝的咽喉,又要讓牠多生金蛋,但天下有這種半死不活﹑又聽教聽話的鵝嗎?

立二十三條很容易,立了二十三條後的日子不好過,這才是問題所在。中共並不是立不起二十三條,是對立了惡法後引起連鎖反應,搞得不好,把那隻鵝搞死掉,連帶自己被拖累,該得到的好處得不到,如此這般,拖完又拖,永遠只說不做。不做心裡不甘,做又心裡不安,中共就像一個要拔著自己的頭髮升天的愚人一樣,永遠在與自己過不去。

香港人大可不必理會港澳辦中聯辦「理所當然」地來干預,本來他們就一直在干預,到時到候,放幾聲口炮又有何大不了?就讓他們講到夠好了。反正也就是那幾招,補短板也好,憲制責任也好,去到盡,無非是明天就把二十三條立起來,那就到時再看看有什麼事情發生。

中共獨裁真面目,已徹底暴露在世界各國面前,往後就是要走多遠的問題了。真的死了一條心與各國攬炒,立二十三條根本就是小事一樁,到時世界都傾覆了,魚死網破,一次過決生死。

事情沒什麼大不了,中共底氣很強悍,連讓中國人吃草的心都有了,立二十三條,就和吃生菜一樣簡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