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朝君體也相同

2020/1/21 — 10:11

昨天看到一幀照片,一名便衣女警在長江中心門前被打得頭破血流,失聲痛哭。照片在網絡瘋傳,拍手叫好的人數之不盡,我卻有點百感交集。

照片的背景故事,是一批便衣警察於「天下制裁」集會中,在拒絕出示委任證的情況下,要求終止集會。結果被在場市民追打,他們一度想逃入長江集團中心,但集團保安早已把門鎖上,幾名便衣落得被市民打得頭破血流的下場。

然而這些受傷的便衣警員,似乎未有得到太多同情。因為和過去半年的警暴為市民帶來的莫大痛苦相比,他們的傷確難以觸動市民的同理心,尤其他們死不出示委任證的舉動,讓人感受到那種習慣濫權的可鄙,更是死不足惜!

廣告

看着那位流着血、哭得悲悲切切的便衣女警照片,我很想問她:當你推不開長江中心的門而無法逃走時,可有感受到 612 在中信大廈外那群市民的無助和驚懼?當你不肯出示委任證而被市民追打,可有感受到年輕人被你的同袍當街殘忍虐打的每分每秒?當你那些同袍扮成和理非左膠,叫人停止攻擊,仍不敢表露自己的警察身份時,可有想到當日為救扮成抗爭者的便衣,敢於自我犧牲,最後卻被他所救的警察打得牙也脫掉的年輕人,比你的同袍更加光明磊落?

你受傷之後,沒有義務救護員替你處理傷口,也許是因為不滿,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被捕。在 2014 傘運的時候,大波 Man 在旺角受傷,當時一名義務救護員女孩走過去替他包紮。這個畫面我依然深刻記得,因為救護員從來不會選擇拯救的對象。只是過去半年,警察教識了市民,原告可以變被告。醫護救人隨時成為階下囚。你們犯下的是連醫務人員也濫傷濫捕的戰爭罪行,到你們受傷的時候,又怎會有義務急救員幫忙呢?

廣告

如今你稍稍感受到市民與抗爭者在這半年間的遭遇,有些網評說,這是報應,今朝君體也相同。

然而,相同之處,就這麼一點點而矣。

在此之後,四點鐘記者會,又會有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掩飾警察違反守則,濫權濫捕的實況。在此之後,這些受傷的警察,可以享受由納稅人支付的公帑所帶來的超時補水。在此之後,他們可以在家中休息。但抗爭者呢?他們在不對等的武力下,不但在現場遭受警暴,還要被捕;到警署內,還要遭受殘酷的虐打,成為殘廢,甚至受到性暴性侵。之後呢,他們可能成為失蹤者,之後是一具又一具報稱為跳海、上吊、甚至是選擇一個極窄氣窗跳樓的屍體,又或是被送中,遭受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對待。

在過去半年,港共政權讓警察飽嘗嗜暴的快感,他們已成為魔鬼,也失去「香港人」的共同身分。於是,在沒有武器、沒有裝備、沒有港共庇蔭,所謂香港警察,甚麼也不是。即使受傷,也沒有香港人感到半分同情或遺憾。因為警察一早離棄香港人,今朝君體也相同,香港人也離棄不再屬於香港的香港警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