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不是 D46,他是李予信

2021/3/5 — 23:08

李予信(資料圖片)

李予信(資料圖片)

【文:暴烈與溫柔】

他不是 D46,他是李予信。

小時候,他是邊青,整天流連街上,不願返家,有社工跟進,常常把媽媽激得哭了。這個屯門區長大的男孩,竟然來到北角錦屏區,挑戰紥根多年的福建幫,我是這區的選民,選舉時,看着他和助理二人擺街站,說政綱都說得聲也沙了。有時很夜也還看見他站在地鐵站外派東西,忍不住跟他說不如明早再派,然後第二天早上七時又見到他了,因為他想見到返朝九晚五的選民。

廣告

他選到了,我和家人都非常開心,濕滑的某條後巷,向蔡大媽福建幫區議員投訴多年無效,他一落戶,便搞掂了,而其實蔡大媽區議員亦已多年不見人,很清晰的白白出糧十年八載,我明,服務對象是福建幫而不是我們這些窮人嘛,消失是當然的。

當然又點,她垃圾,我們就要繼續接受嘛。我媽喜歡阿信,不只是因為他跳街舞又靚仔,而是他的服務真的貼心,很會聆聽我媽這種大媽的碎碎唸,阿信前阿信後的,唔知仲以為是她的乾兒子呢。年少叛逆過後,他突然發奮起來,從副學士讀到中大社工系,終於找到自己的理想,要成為一個服務基層、無家者的社工。

廣告

北角有條橋,住了很多露宿者,大家也許都知,去年四月一場大火燒掉了他們的家,他便努力幫助他們向東區區議會提出他們的需求,盡力協助他們,而他亦恆常地跟不同的政府部門協商、合力相討解決民生問題的方法。到底一個這樣的人,如何能癱瘓政府運作、如何攬炒、如何危害國家安全?

假若幫助市民處理後巷污水問題、協助無家者安置也算違反國安法,我們真正要問的,是「怎樣才能不違反國安法」?

那次所謂的初選,在平民眼中,根本就只是一次民意調查。對家用盡一切手段增加選票,一屋十九姓、蛇齋餅糉、掌心雷、旅遊大巴接送,而這班可憐的民主派,只是借黃店的地方,做一次選民調查,看看應該派誰出選,然後就危害國家安全了。

然後,我們要問的是,甚麼是國家(Nation State),我們跟國家有甚麼關係、為何會有必然的關係,抑或是被強加的關係,如果國家沒有人民的授權,到底合法性(legitimacy)從何而來?從武裝革命而來?那是 49 年的事了,跟今天的我們有何關係?我們必須承認及承受對方對我們做的一切嗎?只因我們「被出生」於這個城市?而我們出生時明明是英殖……然後,甚麼是安全,政權的 安全是否等同於國家安全,國家安全對我們的意義是甚麼,若國家安全與人身安全和自由相違背時,我們都已站在刀鋒上了,該如何自處。

他正在讀法律博士,希望有一天能做大律師。經過今天,我很想再問他,還想做律師嘛,還要相信這個早已由法治變成人治的法制嘛,信心不是早已崩潰嘛。今天,2021 年 3 月 4 日,法治淪亡、喪失、崩壞,我們每個人都看見了,公義和公正,從此變成童話,淪為笑柄。我們會記着每一個幫助摧毀這一切、摧毀香港堅石的這班人,報應,終究是會來臨的。

 

#李予信 #47人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