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名字】 他們 1989 年 6 月在中國被屠殺

他們的名字
他們 1989 年 6 月在中國被屠殺
蔣捷連,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高二學生。
1989 年 6 月 3 晚上,年僅 17 歲的他,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遭槍殺。
蔣捷連的母親丁子霖,此後創立了「天安門母親」,30 多年來幾經艱辛,整合六四死難者部份名單,紀錄了 202 人的遇難經過。個別家屬因種種原因,不願公開遇難親人的姓名,名單因而未列出所有遇難者的全名。
丁子霖曾經形容,名單上 202 名死者只是冰山一角。只不過,事至今日,真正死難者數字,我們尚未知曉。
以下是「天安門母親」整合 202 人死難者名單:
資料整合自天安門母親、六四檔案;相片自天安門母親轉自中國人權
王楠, 19
6.4 凌晨在南長街南口頭部中彈倒地,戒嚴部隊禁止救護隊搶救身亡,被埋於天安門西側北京市28中學校門前綠地內,家人6月14日才找回其遺體。
楊明湖, 42
6.4 凌晨在東長安街公安部前,遇戒嚴部隊掃射,腹部中彈,膀胱、骨盆粉碎,手術後高燒不退,兩日後不治身亡。
蕭傑, 19
6.5 下午在南池子南口過馬路時越過紅色警戒線,戒嚴部隊令其站住未聽從,子彈從後背穿過前胸,當即死亡。曾參與胡耀邦逝世後在人民大會堂前的抗議活動和後來的絕食活動。
陳來順, 23
6.3 晚,在人民大會堂西北側的平房頂上拍攝時,頭部中彈身亡。
郝致京, 30
6.3 晚在木樨地左胸中彈,死於復興醫院。
謝京鎖, 21
6.4 凌晨,在西單六部口,先被棍棒打傷,下身被打爛,後又左胸中彈,送市急救中心搶救無效死亡。遇難時身攜照像機。
蕭波, 27
6.3 夜,蕭赴木樨地勸導學生返校,被子彈擊中前胸,送復興醫院搶救無效身亡。
孫輝, 19
6.4 晨,騎車尋找失散的同班同學,於西單被射殺,橫屍街頭。
陸春林, 27
6.3 夜,在木樨地被戒嚴部隊射殺。
張向紅, 20
6.3 夜與家人歸家途中,遇戒嚴部隊受阻,與家人失散。張躲在前門西側樹叢後,被子彈擊中左胸主動脈,穿透後背,送市急救中心,6月4日凌晨去世。
程仁興, 24
6.4 凌晨於天安門廣場國旗旗杆下腹部中彈,送北京醫院因未能及時搶救,流血過多死亡。
王一飛, 31
6.3 夜,在三里河中科院院部門口,左胸肺部中彈。
楊燕聲, 30
6.4 凌晨,在正義路口搶救傷員時腹部中彈,被送往北京醫院,不治身亡。
張瑾, 19
6.3 夜12時多,與男友一起躲在民族宮附近的胡同里,遭戒嚴部隊掃射,頭部中彈,6月4日凌晨死於郵電醫院。
段昌隆, 24
6.3 夜,在民族宮附近遇戒嚴部隊與群眾對峙,左胸被小口徑手槍近距離射中。6月4日凌晨死於郵電醫院。
王衛萍, 25
6.3 夜,在木樨地附近救治傷員時頸部中彈,送北大醫院搶救無效身亡。
王建平, 27
6.3 夜,在西單路口左胸中彈,傷及肺部,4日凌晨死於北京市急救中心。
王培文, 21
6.4 凌晨,王走在從天安門廣場撤出的學生隊伍頭排,在六部口被坦克軋死,屍體軋碎。
董曉軍, 20
6.4 晨,董站在從天安門廣場撤出的學生隊伍尾部,在六部口附近被由後至前的坦克壓死,屍體碾碎。
袁力, 29
6.3 夜11點多,在木樨地咽部中彈身亡。
葉偉航, 19
6.3 凌晨2點左右,於木樨地中彈,身上三處中彈,一為左臂貫通傷,一為右胸封閉傷,一為右後腦封閉傷。
吳國鋒, 21
6.3 夜,離開學校後,後腦中彈,肩、肋骨、手臂都有槍傷,倒地後,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長的刀口,雙手手心留有明顯刀痕。
王超, 30
6.3 夜遇難。
安基, 31
6.6 晚12時許,與友人在南禮士路路口,被戒嚴部隊喝住,旋即掃射。子射從後背斜穿胸部,及射中腿部,6.7日凌晨不治。
于地, 32
6.4 凌晨2時,戒嚴部隊在南池子至歷史博物館一帶掃射百姓時被擊中,子彈從左下肋骨穿入右上肋穿出,搶救20餘天後不治。
嚴文, 22
6.4 凌晨1時許,在木樨地被打中右大腿根部動脈,搶救後不治身亡。
錢縉, 21
6.3 夜,戒嚴部隊在木樨地掃射時,腹部中彈,傷及動脈不治。
劉弘, 24
6.4 凌晨,在前門附近,腹部中彈,搶救無效,死於同學懷中。
鍾慶, 21
6.3 夜﹐在木樨地被子彈擊中頭部身亡,靠遺體中的鑰匙才可辨明其身份。
周得寶, 約20
不詳
XXX, 不詳
6.4 凌晨5時許,陳屍於東郊紅廟十字路口北。
張XX, 53
6.4 凌晨5時許,陳屍於東郊紅廟十字路口北。
呂鵬, 9
6.3 夜12時左右,在復興門立交橋附近被戒嚴部隊射中胸部,當場死亡。
莊捷生, 27
6.3 離家後失蹤,家人6月11日找到其遺體,胸部及胳膊兩處中彈。
袁敏玉, 35
6.3 夜,在三里河木樨地之間,心窩與喉部中彈身亡。
杜燕英, 29
6.4 凌晨2時,在前門大北照相館附近,肝部中彈身亡。
路建國, 40
6.3 夜11點,在二七劇場路三里河商場附近,左胸中彈身亡。
王爭勝, 約20
6.6 晚12時許,與友人在南禮士路路口,被戒嚴部隊喝住,旋即掃射身亡。
李長生, 不詳
6.4 凌晨,離家去天安門廣場,至今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奚桂茹, 24
6.4 凌晨,於二七劇場路北口左肩中彈身亡。
戴偉, 20
6.3 晚,前往前門烤鴨店上班,在民族飯店前受阻,後背中彈,因失血過多死亡。
吳向東, 21
6.3 夜11點多,於木樨地橋頭附近頸部中彈,因失血過多身亡。
劉建國, 35
6.3 夜12點鐘左右,在西單路口胸部中彈,不治身亡。
賴筆, 21
6.4 凌晨2時左右,於西長安街南長街口中彈身亡,子彈從前額射入,後右腦穿出,搶救無效死亡。
董琳, 24
6.3 夜11點鐘左右,在木樨地河東岸,右肋下中彈身亡。
虢安民, 23
6.4 凌晨,頭部中彈,當即死亡,半邊臉被炸飛。
林仁富, 30
6.4 凌晨,與同學從天安門廣場撤出,行至六部口被坦克碾死。
孫彥昌, 24
6.3 夜,離家找弟弟,在東郊紅廟110車站總站廣場南面,被戒嚴部隊槍彈擊中頸椎第四節神經中樞,經醫治半年後身亡。
錢輝, 21
6.5 凌晨,在廣播學院校門外,被坦克的大型子彈射中膀胱及大腿動脈。同伴把他搶救至校門內,血流一百米,死去。
鄒冰, 約19
鄒因參加89民運受審查,不能過關,於89年9月在學校跳樓自殺。
朴長奎, 47
6.3 夜,在西單至復興門之間,左腦後中彈身亡,子彈從右頸下穿出。
卞宗序, 40
6.4 凌晨,在西單家俱店門前,子彈從頭部斜穿,當場死亡。
田道民, 22
6.4 清晨,在六部口被坦克碾死,壓去半邊臉,連同左眼。
何洁, 23
6.3 晚,在南池子腦部中彈遇難。
宋曉明, 32
6.3 夜,在五棵松十字路口西南方向被軍車掃射,子彈穿透大腿根部動脈。送往醫院後,軍人命令醫生不准搶救及輸血,及後流血過多身亡。
劉燕生, 37
6.3 夜,在長安街民族宮路口中彈,穿透腹部,經搶救後身亡。
溫杰, 26
「六四」後被羈押,獄中患腸癌,保釋出獄後不久病逝。
里慧泉, 約35
6.4 凌晨,在六部口路南遇難。其後在醫院發現其遺體,為無頭屍。
張汝寧, 32
6.3 夜10時多,前往電台途中,在木樨地橋頭附近腹部中彈,搶救無效身亡。
劉鳳根, 40
6.3.夜10點鐘左右,在西單一帶搶救傷員,身中三彈,包括背部,胳膊,有子彈從左臂處穿過心臟,在醫院不治身亡。
李萌, 32
6.4 其丈夫中彈受重傷,後被尋回生還。李精神受強烈刺激,導致失常,90年底走失,多年杳無音訊。公安部門已簽發死亡通告,吊銷戶口。
賁云海, 22
6.3 夜離家未歸,於6.4日在復興醫院找到屍體,腹部中彈,經搶救無效身亡。
劉洪濤, 18
6.4 凌晨一時許,在民族文化宮附近遇難。
周欣明, 16
6.4 在民族宮前救援傷者,被擊中肋﹑肝部,從右背下方穿出,肝部粉碎身亡。
王鋼, 20
6.4 早上7點下班後,在焦化廠大門口被軍車軋死。
張琳, 37
6.4 遇難,葬於金山陵。
韓子泉, 38
6.4 凌晨5點多,在農展館附近頸部中彈身亡。
李德志, 25
6.3 在復興門遇難。
周永齊, 32
6.3 晚11點多,在工會大樓附近中彈,子彈從左側胸部射入經右肺穿出,傷及心肺,送復興醫院,不治身亡。
南化通, 31
6.4.凌晨5點離家未歸。家屬兩天後尋回遺體,子彈從左後肩胛骨下射入,胸腔被炸爛。
賀安彬, 32
6.4 遇難,葬於太子峪公墓。
仲桂清, 31
6.4 遇難,葬於太子峪公墓。
穆桂蘭, 48
6.4 清晨6點半左右,路過朝陽門立交橋,遇坦克、軍車自通縣方向開來,一路射擊,穆腦部中彈,當即死亡。
熊志明, 20
6.3 晚遇難,據有關人士說法,熊當時與同學躲進胡同口,同學先遭槍殺,熊上前救援也遭槍殺,。
張衛華, 約24
6.4 凌晨,在禮士路,腹部中彈身亡。
張XX, 19
6.4 凌晨,自天安門廣場撤離至六部口,額頭曾被棒擊,咽喉中彈,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搶救無效身亡。
龔紀芳, 19
6.4 凌晨,自天安門撤至六部口,左胳膊中彈倒地,因毒瓦斯造成昏迷,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搶救無效身亡。
江XX, 26
6.3 晚,於建國門外中彈身亡。
劉春永, 24
6.3 夜,在天橋附近15路公共汽車總站,遇從南邊過來的空降部隊掃射,頭部中彈,搶救無效身亡。
劉俊河, 56
6.4 凌晨在前門大街箭樓下被戒嚴部隊擊中面頰主動脈,死於友誼醫院。
梁寶興, 25
6.3 夜,在天橋15路公共汽車總站附近,臉頰被打穿,送友誼醫院搶救無效,於5日身亡。
欒沂偉, 35
6.4 凌晨,在南池子附近腰部中彈,於同仁醫院搶救無效身亡。
蘇金堅, 25
6.3 夜,腦部中彈,送往友誼醫院不治身亡。
張羅紅, 30
6.3 晚,遇難於木樨地。
王志英, 35
6.3 晚約12點多,回家途中在珠市口十字路口,遇戒嚴部隊向北行進,一路掃射,躲在面包車後,子彈射中頸動脈,因失血過多,搶救無效死亡。
王鴻為, 21
6.3 值班回家途中遭槍擊,子彈橫穿胸部。
李淑珍, 51
6.3 晚,在軍事博物館附近,遇戒嚴部隊射擊,身中3彈,搶救無效死亡。
馬承芬, 55
6.3 晚,與樓內鄰居在水利科學院對門,遭行進中的軍車射擊,腹部中彈,搶救無效身亡。
郭XX, 22
6.3 晚9點多,在復興路、永定路口中彈身亡。
楊振江, 32
6.4 凌晨,途經木樨地,左腿根中彈打斷動脈,搶救無效身亡。
李莉, 約20
6.4 上午,在成都人民南路廣場,遇警察與群眾發生沖突,在逃離時被遭警察的電棒猛擊,因傷勢過重於當夜身亡。
寇霞, 31
6.3 夜,在軍事博物館對面人行道上腹部中彈,送鐵路醫院搶救,因傷及脾臟身亡。
韓秋, 25
6.4.凌晨,後腦中彈不治身亡,
劉錦華, 34
6.3 晚11點左右,木樨地燕京飯店處,遇戒嚴部隊掃射,躲入木樨地21樓邊的小胡同,被士兵追入胡同射擊,劉上額中彈,立即死亡。
王鐵軍, 不詳
6.3 晚在木樨地值班,於樓頂持望遠鏡觀看戒嚴部隊進城情況時中彈身亡。
黃濤, 不詳
6.4 遇難。
陶志敢, 24
不詳。
許建平, 19
6.4 臉部被擊中,坦克又從他身上壓過,致死。
何國, 27
6.3或6.4 晚上,在木樨地遇槍擊,死於復興醫院。
李輝, 19
6.3 晚11點聽到槍聲,在木樨地瞭解情況,中彈身亡,子彈從左顴骨射入,耳後穿出曰。
羅維, 30
6.4 晚,於長安街西側遇難。醫院診斷為腹部槍傷,在其體內取出兩顆子彈,包括一顆達姆彈,傷及多處內臟,其後急性腎功能衰竭死亡。
齊文, 16
6.3 晚,在木樨地中彈,死於復興醫院。
劉占民, 38
6.4 凌晨約3、4點之間,離家未歸。家人3天後找回其屍體,右頜骨中彈,子彈未穿出。
石岩, 27
6.4 凌晨,頭部中彈,搶救無效死亡。
任建民, 約30
6.4 返回河北途經北京時遇戒嚴部隊開槍,腹部中彈,腸子流出。因無錢留院治療,簡單處理後在家養傷。因不堪痛苦於農歷中秋節後第二天上吊自殺。
孫鐵, 26
6.3 晚,在軍事博物館前面遇戒嚴部隊開槍,胸部中彈,不治身亡。
XXX, 不詳
6.3 到派出所找父親,6.4 其父派民警送其回家去,途經南河沿一帶被戒嚴部隊射殺。
蘇生機, 43
6.3 傍晚,因電視中戒嚴部隊緊急通告,而離開朋友家。當晚有人在勞動人民文化宮見到蘇,但其後再沒有人發現其蹤影。家人至今沒有找到屍體。
任文聯, 19
6.4 遇難。
黃培璞, 不詳
6.4 遇難。
鄭春富, 37
6.3 晚11點多離家後失蹤,至今杳無音訊,事後家屬遍找城區所有醫院太平間及火葬場,未見屍骨。
XXX, 16
6.3 夜,身中兩彈,搶救無效身亡。
曹振平, 29
6.3 晚,在西單搶救一名女記者時背部中彈,腹部亦受槍傷,送院後因失血過多去世。
李振英, 45
6.3 晚,在301醫院北門遇戒嚴部隊掃射,前胸中彈,子彈從右後胸穿出,傷及心臟,搶救無效死亡。
楊汝霆, 41
6.3 晚11點多,在復興門立交橋附近兩處中彈,一射入肺部,一射斷胳膊身亡。
王慶增, 34
6.3 晚11點,在橡膠八廠對面馬路被戒嚴部隊射中左胃部身亡。
周德平, 約20
6.3 晚,獨自外出,、遇戒嚴部隊掃射,頭部中彈身亡。
王文明, 35
6.3 晚,王聽到外面有槍聲,與一鄰居一起去珠市口方向觀察動向,約12點,遇戒嚴部隊掃射,左肋中彈,子彈從右肋穿出,送院搶救後不治。
尹敬, 36
6.3 晚,在木樨地家中,在廚房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頭部死亡。
楊子平, 26
6.6 晚,遭埋伏在電纜溝里的戒嚴部隊密集掃射的伏擊,送復興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趙龍, 21
6.4 凌晨1點多離家,在西單路口,左胸中三彈,當即死亡,群眾把屍體送至第二人民醫院,家人於6.7日找到屍體。
雷廣泰, 33
6.3 晚約11點多,遇上戒嚴部隊從東長安街一路掃射過來,中彈倒下。
鐘俊軍, 22
6.3 晚,與四位同學一起騎車去天安門,在途中右胸中彈,送急救中心不治身亡。
高原, 24
6.3 晚11點多,在復興門地鐵站附近,前胸中兩顆炸子,穿透後背,留下碗大傷口。入院後,因搶救不及時失血過多而身亡。
倪世聯, 24
6.3 晚11時許,與其他6位青年騎車自地質醫院出發,約11時至西單,倪胸腹部中彈,民眾送宣武醫院搶救,不治身亡。
鄺敏, 27
6.3 晚,於木樨地中彈,子彈從右腰後部射入從右腹前穿出,送到醫院後立即死亡。
殷順清, 30
6.3 晚7點多,騎自行車離家。夜間有人在六部口看見他頭部中彈,立即死亡,至今未找到屍體。
何世泰, 31
6.4 凌晨,何行至南河沿南口,遇軍隊射擊,何太陽穴中彈,中彈後還扶著自行車,後被群眾送往協和醫院,但未至醫院即已死亡,兩天後家屬從醫院找回屍體,後一知情者送回死者自行車。
周玉珍, 36
6.3 夜晚,在家中聽到槍聲,與丈夫、孩子到窗口觀看,戒嚴部隊向樓上掃射,被子彈擊中頭部,當場死亡。
軋愛國, 22
6.3 晚10時,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頭部,死於301醫院。
宋寶生, 39
6.3 晚,在家中休息,聽到槍聲起來關窗戶,被子彈擊中胃部,造成胃穿孔,送醫院搶救,因失血過多死亡。
陳森林, 36
6.3 晚,陳騎車去西單,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心口,死於北京市第二醫院。
石海文, 約20
6.4 頸部中彈死亡,死於積水潭醫院。
楊撼雷, 19
6.4 凌晨,在南池子南口脾部中彈,送協和醫院,因失血過多死亡。
XXX, 不詳
6.4 遇難。
王耀和, 約40
6.4 遇難。
彭軍, 30
6.5 早上6點40分左右,彭從朝陽區東大橋的住所出門,途中遇戒嚴部隊掃射,身中兩彈,送院搶救無效身亡。
劉強, 不詳
89年來京參加學運,6.4 後一直未歸。
蘇欣, 29
6.4 凌晨戒嚴部隊用沖鋒槍掃射路邊人群,同時有五人中彈倒地,蘇欣胸部中彈,送院後不治身亡。
包修東, 41
6.3 夜,在北京飯店旁歐美同學會路口中彈,送協和醫院搶救,不治身亡。
趙德江, 27
6.4 凌晨,在總工會大門口,有一老人遭槍擊,趙上前搶救,被戒嚴部隊擊中頭部,送院途中死亡。
XXX, 不詳
6.4 凌晨,在總工會大門口,遭槍擊死亡。趙德江上前搶救,同遭槍殺。
曹XX, 21
6.3 晚離家,在西單附近中彈,送郵電醫院,不治身亡。
崔林峰, 29
6.3 下班後兩天未歸晚。家人去廠里尋找,得知崔6.3晚共約三人一起騎自行車去了長安街方向。
王芳, 約50
6.3 晚,於木樨地頭部中彈,由王軍等人抬上卡車,在送往海軍醫院途中死亡。
劉京生, 約40
6.4 於北京羊坊店附近遇難。
張佳梅, 61
6.3 晚,在和平里家中,聽到外面發生騷亂,從沿街走廊探出窗外觀望,不幸中彈,子彈穿透心臟,死於家中。
XXX, 不詳
在89天安門運動期間,與幾位同學一起去北京向天安門絕食學生送募集的捐款,始終沒有回校。
XXX, 約20
6.3 晚11點左右,門衛打開醫院大門,讓人群進大院躲避,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腦部和上胸部,當即死亡。
XXX, 不詳
6.4 白天,先是被一輛軍車撞倒,隨後被一輛裝甲車碾成肉泥。
XXX, 不詳
6.4 從前門門框胡同家里去人民大會堂途中遇難。
XXX, 老年
6.3 夜,於木樨地22樓14層陽台探身向下觀望時,腹部中彈,當即死亡。
李春, 20
6.3.夜下夜班後,推著自行車行走至工會大樓南面第二座樓前中彈,子彈橫穿肋部,送院搶救無效死亡。
XXX, 31
6.5 下班過馬路時,在五棵松附近被高速行進的戒嚴部隊裝甲車撞死。
杜光學, 24
6.3 晚5點半,與朋友一起騎車去長安街,杜太陽穴中彈,連人帶車倒下。
孫曉峰, 不詳
6.4.遇難。
趙天仇, 47
6.4 身中4槍,親屬于協和醫院發現屍體。
胡星雲, 不詳
失蹤十年。
翟順, 30
6.4 凌晨,在木欐地被警車碾死。
陳子旗, 31
6.4.凌晨離家去六里橋上班,三天未歸,家人於6.6日在市兒童醫院憑其自行車鑰匙及衣著辨認領回屍體。
齊力, 22
曾參加天安門學生運動。64後受審查,迫於壓力,上吊自殺。
韋武民, 不詳
89學運時曾參加過天安門絕食運動,64鎮壓後迎著火車頭走去,撞車自殺。
朱XX, 不詳
6.4 遇難。
戴金平, 27
6.3 晚11時左右,遇難于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紀念堂附近。
張福元, 66
6.3 晚,軍隊朝胡同口的人群開槍掃射,張的右腰部中彈,送院後死亡。
李浩成, 20
6.4 晨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廣場時,李正在廣場東南角拍攝現場照片,遭戒嚴部隊射擊連中兩彈,送院搶救無效死亡。
陸小軍, 39
6.4 時因在北緯路至虎坊橋一帶(家門口)與戒嚴部隊軍車相遇並圍觀,6月30日被控以流氓、搶劫罪被捕入獄,判13年徒刑,2001年5月4日死亡。
王東喜, 不詳
 
郭春為, 23
6.3 晚8點,郭外出找同學,遲遲不歸,其家屬至復興醫院查詢,見到他的名字被列於該院張貼的死亡者名單中。
韓俊友, 約20
6.3 夜,於木墀地頭部中彈,送復興醫院死亡,家屬于該院自行車棚找到其屍體。
李鐵鋼, 22
6.3 晚在于復興門附近遭戒嚴部隊射擊,中數彈,送往醫院搶救,6月4日晚,家人從醫院找到屍體。
王鷹, 約30
6.4 期間遇難,待查。
蔡XX, 不詳
6.4 中失蹤。
王俊京, 約30
6.4 上午10點左右,在上班途中遭戒嚴部隊槍擊,腎部中炸子,傷及心臟。送醫院搶救,不治身亡。
XXX, 約20
6.3 夜復外大街三里河路遇難。胸口中彈,送兒童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胡XX, 不詳
半個月後家裡才知道兒子遇難。
夏之蕾, 22
6.4 凌晨,夏之蕾隨廣場學生外撒,行至東單時,夏踉蹌倒地,發現左乳下中了一槍,幾分鐘後身亡。
林濤, 24
6.3 晚飯後,準備好第二天午飯,聽說戒嚴部隊進城了,騎車離家而去,以後再沒回家。屬「六四」失蹤者。
李XX, 約30
6.3 夜,李在人民大會堂西側絨線胡同口市容總隊二層小樓值班,4日凌晨,被向該小樓掃射的戒嚴部隊子彈擊中頭部,倒在同事懷裡,立即死去。
張建, 17
6.4 張遭戒嚴部隊槍擊,子彈擊中心臟。被民眾拉到協和醫院搶救,但已死亡。家人最終在協和醫院查到其死亡後的照片,才找到了張建的屍體。
李評, 23
6.3 晚,在木墀地橋西軍事博物館附近,左面頰中彈,送復興醫院搶救無效,於4日凌晨身亡。
馬健武, 不詳
待查。
黃新華, 25
6.4 死於天安門廣場。
陶茂仙, 不詳
6.4 中,陶在搶救傷員時後腰部中彈死亡。
鄒作武, 不詳
6.4 中,受重傷,鋸腿,半年後死亡。
白京川, 21
6.4 槍擊致死,死於同仁醫院兒科。
姜嘉興, 不詳
不詳。
金穎, 18
6.6 被送到醫院,人已經死了。金的家人說,金身中三彈。
梁建波, 18
6.3 下午,他離開警校沒有回家,十幾天後家人在積水潭醫院找到他的遺體。
王永貞, 不詳
89年遇難後骨灰送入渾河。
張杰, 16
6.3 他從金水橋上騎車準備回家,碰上軍人棍打。他們將張杰擊倒後拖入勞動人民文化宮,一個多小時才死去。
XXX, 約15
下午下課後,與幾個同學走在玉泉營環島附近。此時,恰逢駕著機槍的戒嚴部隊巡邏車經過,立即開槍,被子彈擊中,旋即死亡。
XXX, 約35
6.3 晚,在交道口附近被子彈擊中死亡。當時家住安定門安德路地興居一帶。
劉永良, 26
6.3 晚,幹部中彈,死於北京醫院。
劉忠, 19
死於 6.3
富爾克, 19
死於 6.4
顧麗芬, 19
死於 6.4
馬鳳龍, 27
死於 6.4
馬駿飛, 不詳
死於 6.4
許瑞和, 不祥
死於 6.4
陳永廷, 21
6.3 晚,在天安門外圍被打死。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