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畢竟不是蔡元培

2019/11/17 — 14:48

中大校長段崇智周五(11.15)發出的公開信,措辭強硬。信裡提到,過去數天場面極度混亂,發生很多違法事件,從周三起,大學出入口更被示威者佔據,車輛無法進入,所有進出者須向蒙面示威者展示身份證明及接受隨身物品搜查,「these totally unacceptable acts indicate that our University has now been taken over by masked outsiders(校園已遭受包括外來人士的蒙面示威者佔領,情況完全失控及不可接受)」、「 I strongly request that all outsiders leave our University campus immediately(我在此要求所有外來人士即時離開中大)」。

 
這跟周二晚走到二號橋前線、試圖協調雙方的段校長,可謂判若兩人。是容忍力已到極限?是受到政府方面壓力?還是校長本來就是「藍絲」?
立場直播cap圖

坊間對公開信的評價,趨於兩極。有人認為這是跟示威者「割席」,有人罵他沒譴責警暴。但也有同情校長者認為,他至少比其他幾位大學校長做得多、走得前。我比較傾向後一種看法。

段崇智畢竟不是蔡元培。我們習慣視蔡元培為「好校長」典範,但請不要忘記,當上校長前,蔡是革命義士(參與過炸彈暗殺團),當上校長後,則一力鼓勵學生自由思考和關心國事。當學生有難,在情在理他都要全力營救。何況蔡元培本來就是個大義凜然、一身風骨的人。

廣告

但段崇智不是革命者,也不一定有強烈道德情操。(有哪間大學選校長時會列出這些要求?)他長年在美國做醫學研究,多見論文、少見暴政。他有他的限制。回看十月時,吳傲雪同學公開向校長求救,他在閉門會議以真誠打動學生,得到「段爸」稱謂,之後發表公開信,表示「會去信行政長官」,要林鄭「考慮針對現時大學已掌握初步資料的約 20 宗個案,在現有機制以外作出嚴正跟進」,所 promise 的已遠超其他校長。之後梁振英及《人民日報》輪番狠批他,更顯段氏公開信之「過界」。

相比起十月那封信,本周五這封立場保守得多,對警方用過千枚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強攻」大學,完全不置一詞。這是否代表校長已改變初衷、不再同情和支援學生?

廣告

我最初也抱此疑惑。但昨晚見到新亞宿舍強制關閉、講師呼籲同學立即離開等消息後,忽地覺得公開信是有「用意」的。

我的猜想是:校長及大學管理層沙盤推演,預料警方將申請 warrant 入校,大肆搜查罪證及拘捕在場者(信中提到「有人更從校外運輸物資入大學以大量製造汽油彈」,可見警方要申請 warrant 絕無難度);假若周末仍有大量黑衣人留守中大,必出現大規模抓捕,包括中大學生老師。

對一所大學來說,這是悲劇性和不可想像的 scenerio。對香港局勢更是火上加石油。身為校長,如何拆解困局?如何勉救整所大學?當務之急,一定是盡量避免自己學生被捕。一個方法是將激進外來示威者和中大學生區分開來,包括在空間上區分,及在暴力行為上區分。所以信裡要求中大人盡快撤走,且強調暴力與外來人有關。

英文版公開信十分清楚,校方是把違法行為盡量「推給」外來人。「Our University has now been taken over by masked outsiders」,既已被 masked outsiders 佔據,進入無政府無管治狀態,即代表校園內大量汽油彈等武器是外來人製造,不關中大的事,也不關中大學生的事。

(據親身所見,周三黃昏前外來人可輕鬆進入中大,因當時還未實行「入境檢查」,不過在「沒大台」情況下,外來人是否能 take over 中大?15 日凌晨三時的蒙面記者會很快被「修正」一事,證明take over不易。校長的說法沒有做假,卻是有意突顯「外來人」的問題。)

11.13滿目瘡痍的中大校園(近二號橋)

周五晚的強制關閉新亞宿舍,應與「二號橋有爆炸品」傳言有關,但設施關閉,學生被迫離場,正好達到撤人效果。

我不懂評價校長做法是否上策,但實效上,它令校園停止成為戰場,令學生暫時免受拘捕。從抗爭者角度看,或會覺得段校長公開數落示威者的違法行為,是為暴政「張目」,甚至是「割席」;但從校長角度看,盡量令同學離開、讓事件降溫,卻是應有之義。總不能要求大學校長公開支持擲汽油彈和放火罷。他未必算做得很好,但叫做「有交代」。請想想,周三至今,中大都沒有像城大郭位那樣報警(雖然中間有過流言),頂著壓力由校方自行善後,實在已不簡單。

當然,我只是曾在中大唸 MA 的陳年舊生,13 日回過學校了解情況,但對段校長性情並不了解,不知他內心的真實想法。不過我信「日久見人心」。段校長是否真心愛護學生?相信不用隔很久,大家就有答案。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