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處的你,叫乜人?

2020/6/13 — 19:40

倫敦唐人街(資料圖片,來源:Noralí Emilio @Unsplash)

倫敦唐人街(資料圖片,來源:Noralí Emilio @Unsplash)

前年,去到日本一座古廟大門時,看見告示板上幾個暗藏怒氣的簡體字,「我們以禮待人,請你們也以禮待我們」。我們很輕鬆、毫不在意的走過,因為我們知道這不是針對我們這些讀正體字的人。

在澳洲時,一位歐裔工人對我說,常見三種 Chinese,土生土長的、香港來的、和中國大陸來的。一看言行就真相大白。

如果有人在海外問你,你是什麼人,你會怎樣答?

廣告

我在海外進修的七十年代時,一般去了外國多年的南方人依然如古稱自己為唐人。這稱呼也是為什麼不同國家的華埠都叫唐人街。在大清帝國時期,儘管他們可能撐著大清的龍旗罵孫中山和革命黨是亂賊,這些移居外國的人始終都不會說自己是大清國人。

隨著戰後多個東南亞國家擺脫殖民地統治而立國,華人的名稱就流行起來,一方面是表示民族屬性,另一方面又表示他們的國籍,並非中國國籍。對飽受排華之苦的移民,移除誤會的名稱是非常重要的。華人只是祖先來自中國地區,文化習俗近中國漢族地區,而並不一定擁有中國國籍。

廣告

但在英語來說,始終都毫無區別,始終都只有一個稱呼:Chinese,含糊地既包含了中國國籍的人,又包含了各種國籍中文化和血統屬漢族成員的華人。這種含糊不清的稱呼既然有意無意地帶著雙重身分的含意,許多國家也就容易懷疑華裔國民中不少人都可能心有兩主,隨時會為中國效力而背叛自己身為公民的國家。

這也難怪,究竟有些宣誓效忠另外一國的華人會口口聲聲說「我們背後有十多億強大人民的祖國支持」。不少華裔加拿大人為華為孟晚舟案氣憤難平,但對兩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國被囚禁卻無動於衷。

自從新冠病毒肆虐,海外多處出現歧視亞洲人事件後,不少藍絲和小粉紅就幸災樂禍地說,像孫悟空逃不出如來佛的五指山一樣,你去什麼地方,都逃不了是中國人。

但這句話的邏輯非常奇怪。因為在新冠病毒疫情中排斥亞洲人時,歧視的眼神其實分不清楚對方是來自中國、韓國、日本、越南、星馬、印尼、泰國、或至印度的。稍為閱獵一下海外報章就會知道韓國人、日本人、越南人、泰國人也都被誤認為中國人,逃不了受歧視排斥的厄運。難道因此,他們也應該自認是命運注定,應該心甘情願認命,當自己是中國人嗎?

當然,中國大陸近年來膨脹的沙文主義可能會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究竟,近年來不少小粉紅都已經在大陸網上熱傳亞洲許多國家的男男女女都希望自己有幸成為中國公民,原有國家成為中國一部分。在小粉紅心中,其他國族的人都想歸順,自是天公地道。所以,華人更注定是生為中國人,死也命定只能是中國鬼。

這種生為中國人,死為中國鬼的道德要求應該是世界獨一無二的。

在二戰之前,華人去到海外,的確一般都有落葉歸根思想,視外地為暫時僑居的旅舍而已,生時不能歸,死後也要葬在中國。只有少數人才會認真地落地生根,視自己為當地人。到了二戰之後,由於各國減少排華、東南亞各地從殖民地改為獨立國家、以及中國大陸政權轉變後對海外有關係者的批鬥,海外華人才一改往俗,視居住地為自己的國家。

然而,近年來大批大陸移民湧至海外居住,並且宣誓入籍成為當地公民。但他們的心態卻又回到以前那套僑居心態,視中國為祖國,自己只是僑民。也因為這樣,在歐美澳紐,自稱為中國人而不是華人的於是逐漸成風。

有些香港人像大陸人一樣,也覺得移民後繼續效忠中國,而不是宣誓效忠的居住國家,這種行為無可厚非。一個祖先來自中國地區、文化習俗和中國漢族地區相同的人就是華人,而華人 = 中國人。因此要愛和效忠中國才是正常及正當行為倫理。

但是中國國籍的中國人中近一億人並非漢族人,而是少數民族的。如果在中國的朝鮮裔中國人口口聲聲說朝鮮國是自己的祖國,年年熱烈慶祝的是朝鮮的國慶,千方百計把中國的技術轉移到朝鮮,他的行為有無不妥?如果中國籍的蒙古人最想的只是蒙古國的復興,有沒有問題?如果大批俄羅斯人想成為擁有中國國籍的中國人,但他們同時又愛及效忠於俄羅斯,這些人會不會是潛在的叛徒?

而非漢族的中國人移民去到海外,又是否像華人一樣,也世世代代道徳上應該效忠和愛中國呢?

另一方面,更是一個也許香港教育局不再會容許問的問題:究竟什麼才算是中國人義無反顧地必須要愛的「中國」?

宋、遼、金,共存的時代,中國存不存在?統一全中國地區的異族入侵者蒙古人是不是統一中國的功臣,應該萬世歌頌感恩?

蒙古人統治下的地理中國,是不是中國?反抗者是不是漢奸?元朝的人民是不是應該忠誠地愛及效忠蒙古人統治的「中國」?

滿清人統治下的地理中國,是不是中國?反抗者是不是漢奸?清朝的人民是不是應該忠誠地愛及效忠滿人統治的「中國」?

顯而易見,華人沒有責任成為中國人,也沒有道義愛一個他沒有話事權的「中國」。中國人轉為其他國家國籍後,如果還是效忠中國,就像結了婚,繼續只是顧著舊情人一樣。是一種出規行為。

那麼,去到外國後的香港人應該如何回答自己的身分?

目前最簡單的當然是說自己是香港人。但如果中國領導階層多年後仍然不變,也許在一國一制下,香港人已經和大陸人表面上差異不多。到時再稱自己是香港人,已無太大意義。到時又叫自己什麼呢?如果你說你是香港民族的,你真的能夠說服外人,「香港民族」有足夠特徵可以和中華民族區分?

如果你是漢族香港人,說不是中國人,是華人,可能還是簡單一點。

但是用外語來說,如果說自己是 Chinese,那麼實際上你仍無法擺脫中國人的招貼,無法解釋清楚華人和中國人之分別。只有當你用 Chinese dissident 的字眼,才能表明立場。但這種濃厚政治味的聲明又未必每一個人在所有場合都適合用。

可能,正如美國的非洲裔拒絕再用 Negro 這個名稱後,叫自己是 Black,斯文卻清晰地說出一種立場,華人也應該給自己一個不同的外語標籤,表明自己和中國這國家有距離。照我看來,一個簡單的方法就是給華人這名稱一個正式外語名稱。一個可以考慮的選擇是把華人稱為 Hua-Asian 合成的 Huasian,或 Waa-Asian 合成的 Waasian。這樣的話,香港人就可以說自己是 Hong Kong Huasian/Waasian,台灣人說自己是 Taiwanese Huasian/Waasian,像多次說過自己是華人,不是中國人的馬來西亞華裔歌手黃明志就可以清清楚楚說自己是 Malaysian Huasian/Waasian。

在中共戰狼外交四處樹敵的近世,不只是在歐美,連亞洲不少國家都對中國和中國人戒心重重,海外的華人根本不需要背負誤會的包袱,給人以為華人就是潛在敵人。擺脫含有國籍及效忠取向的 Chinese 標籤,改用 Huasian/Waasian 會是一條出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