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她們的膠框眼鏡

2021/3/1 — 21:55

整過周末,社交媒體哀鴻遍野。逾五十名民主派人士,今年初因參與立法會「初選」被捕後,一直須定時到警署報到,上周三獲通知須於周日提早「報到」,預料或被正式控告。有人在社交媒體撰寫感言,有人分享心情焦慮。

被控告與「國安法」相關控罪,多數都不獲准保釋。

過去一個周末,有曾經坐牢的社運人士在臉書上寫道,被問及與收柙有關的實用資訊,寫了一個長長列表,讓大家參考。香港的坐牢規矩繁瑣,如何購買日用品,能否在監獄內閱讀私人訂閱的報紙,可否吃得好一點,如何把書籍送到監內,都有規有矩。例如書本內不能有貼紙或筆記;例如女士使用的每月衛生用品,指定品牌是那一種。

廣告

還有,這篇小文章勸喻大家,收柙的過程必須把身上所有條狀物質脫下,是故別穿有皮鞋或鞋帶的服裝;戴眼鏡的人士,別戴隱形眼鏡,而收柙者配戴的眼鏡,必須是全膠框,細緻到鼻托都要膠做,只能容忍鉸位是金屬做的。若眼鏡含有金屬部份就需要脫下,再由親友憑近視度數再在外面另外配置,非常麻煩。

星期六傍晚,即報到之前一晚,社交媒體 Clubhouse 也開了一個小型的討論組。有人提及眼鏡的問題,聽眾裡原來有需要報到的人士,才猛然醒覺。有人說,到那間眼鏡店,他們很熟悉還柙人士需要,會盡快給你處理。一切都未準備好,像一陣忽然刮起的暴風,席捲五十人。

廣告

27 歲的美少女區議員,有綽號「田灣少女」的袁嘉蔚,周六傍晚上載了一張大頭照片,她戴着一副透明膠框銀鏡自拍,眼鏡面積特大,呈六角型可愛風,笑容依舊甜美。「膠眼鏡 get」,她寫道。三百幾個臉書朋友,逐一留下祝福語,只能按下「心心 emoji」。

再之後,是田灣少女和男友的合照,她寫道:「好好照顧自己,等我回來,愛你。」再之後,就是沒有之後,由他人代筆了,告訴大家,她已經被正式起訴「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本來,田灣少女一直奔走牢房,她的朋友周庭坐牢的日常需要,是由袁嘉蔚照料,之後,本來支援者的她,倒過來需要支援。

香港現在就是處於如此場景。有外國傳媒形容,「民主派所有社運人士,不是坐牢,被扣柙,就是流亡之中。」同一個政治人物,身上有幾條控罪。今日西九龍法庭,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還有梁國雄長毛,他另一單案也在西九正審訊中。代表社運人士的法律界大狀,也一人身負多案,奔走多個法庭。

被控告的民主派人士,有廿來歲的少男少女;也有已經六旬的「老泛民」民主黨成員黃碧雲,和長毛梁國雄,涉及光譜廣闊。

最終,在星期日下午,陸續傳來消息。47 名民主派人士被正式控告「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記者疲於奔命遊走於不同警署,爭相拍攝民主派人士步入警署前一刻。

有不熟書的攝影記者,可能以為稍晚一點可以回來拍攝目標人物保釋離開的話面,竟然無知地低聲詢問旁邊的記者行家:「他們甚麼時候會(從警署)出來?」有記者聽到之後氣得七孔生煙。

國安法下,直接扣柙是常態,而這條控罪罰則由三年起至終生監禁不等。

國安法出現之前,暴動案尚且有個「歸期」,最高十年,認罪的話,數年刑期,已有案例。國安法之下,前途未明,連個限期也沒有。

法庭也沒有準備好。案件安排在全香港容量最大的西九龍法庭提堂。早上天未光,已有記者和市民到來法院希望入場旁聽。法院也預料人潮較多,安排了不同法庭直播。然而,來的人越來越多,最高峰時近千人到場,在法庭外打着蛇餅。

自從疫情之後,限聚令出現,香港已沒有人頭湧湧的場面。法院外那個「排隊」場面,浩浩蕩蕩。多架警車及軍裝警員在場戒備,有時還拿着咪高峰勸喻排隊人士「站疏一點」。

黑壓壓的人群忍不住喊口號:「釋放政治犯!」「香港人加油!」還有對警方的不滿,及久違了的抗爭口號。在法院裡面,也聽到零星的口號聲音穿透牆壁。大家都知道,法庭裡的旁聽席已經坐滿了,但群眾不肯散去,照樣繼續「排隊」。

原訂早上十一時的提堂,時間一直拖着。法庭以空間限制為由,只讓律師進法庭,所有記者及旁聽市民,只能進入不同房間看直播。

但直播質素強差人意。開庭之前 30 歲的「立場姐姐」也是被告的何桂藍在法庭內透過咪高峰大喊:「我沒有機會與律師會面!」43 歲的林卓廷則把握機會向妻子示愛:「這裡聽不聽到我的聲音?老婆,我愛妳!」

直至下午 4 時許,法律程序才開始。控方反對所有人保釋,至晚上 9 時許,法庭裡仍爭拗能否保釋。而傍晚,警方在法庭外把不肯走的群眾趕走,更舉警告旗幟。

27 歲的岑敖暉,才剛剛新婚。他被扣柙前,在臉書留言:「毋須懷憂喪志,路是我們選的,是整個香港一起選的,選了,就繼續走下去。」

他的戰友,43 歲的朱凱廸,一步一步,由守護中大的樹木,到守護天星碼頭,由區議會打拼到立法會,扣柙前則留言:「感謝香港人過去十五年給我貢獻社會的機會,今天為了我們共同的理想負罪,深感光榮。大家的問候都收到了,我祝福大家每天活得充實,無論在什麼處境,都令身邊人感到愛與希望。」

愛與希望,朱凱廸一直守護新界西北的土地,十年前在與菜園村村民一起抗爭時太太誕下女兒,取名「朱不遷」,代表他對香港這片土地不能遷移的情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