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代理人選戰 — 立會戰略

2020/4/27 — 12:29

【文:籠外人】

中聯辦、港澳辦公開批評郭榮鏗議員拖延立法會內會主席選舉達半年之久的事件,兩辦聲稱自己不受基本法22條規管,有權對香港內部事務指點江山,間接釋法其太上皇地位並視一國兩制之精神為無物。政壇中人已估計郭榮鏗會有被DQ 的可能,而一旦不幸言中,可以預測9月立法會選舉也有極大可能出現大規模DQ事件,抗爭陣營過半的願景出現暗湧。

面對選戰的新形勢,9月的選舉已經不是過住23年的「普通」立法會換屆選舉,筆者稱今屆選舉為「代理人選戰」。要明白這觀點,讀者先要對「代理人戰爭」的基本認識,維基百科的定義如下:

廣告

代理人戰爭是指用第三者來代替自己打仗的戰爭。代理的第三者可以是政府、非國家武裝力量,或是僱傭兵。

筆者無意用國際關係的角度評論(可留給沈教授詳談),將9月選舉稱為代理人選戰的意思是今次的選戰不再是建制派和泛民本土之間的交鋒,而是一次香港人跟共產黨的對決,抗爭陣營政黨和建制政黨都只是作為代理人,實際是港人奪權、北京保權的工具,真正交戰的雙方是爭取自由的港人和維護獨裁的共產黨。北京視今次選戰為政權保衛戰,港人則視為破局的機會,不論是北京還是港人,這場選戰都是許勝不許敗,因此北京不會坐視不理,建制派作為其在港的選戰代理人,出選名單、配票策略等都定必要事前得到北京(通過中聯辦)首肯,因此,何君堯為求自保不得不祭出最「左」的路線去支持23條立法,新民黨要改立李梓敬出選而廢容海欣,即使是民建聯也要廢蔣麗芸以解人滿之患。建制派政黨不但對選舉策略完全無Say,更可能會提出更偏離一國兩制的政綱,完全置港人利益如無物,他們只是北京的傀儡,那麼抗爭陣營又如何呢?

廣告

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其實已經是一個良好的示範給黃絲選民。去年首次全部選區都有抗爭陣營參選人跟建制派對憾,只要是抗爭陣營參選人,選民就不理其出身、學歷、服務經驗、政黨背景而投他一票,「含淚」投泛民、「迫住」投本土、甚至邊X熱狗邊投熱狗的情況都比比皆是。那麼9月的選戰呢?選民能否棄門戶之見而全投抗爭陣營的代理人將成關鍵,筆者不是想叫人一定要含淚投某人,但選民必須接受在初選/協調機制之下,選民可能要改投不合其政治立場的同路人,並在正式投票中只投共同推舉出的參選人。現實已經未必容許選民投票給First Priority 的政黨,選民要投票給最有機會勝出的代理人。當「不要鬥黃」成為共識,那麼接受不是所有黃絲都屬於同一光譜之內也是選民要接受的現實。如果選民/政黨堅持選戰只是為了獲取自身的政治資源,而忽略香港人共贏的期望,欠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那麼可以肯定此仗必敗無疑。

對政黨來說,面對當前的DQ可能,政黨更要做足準備,計劃參選的Plan B 人選。部分被DQ 風險高的侯選人,例如黃之鋒、劉穎匡已經有周詳的plan B計劃,甚至已經聯同Plan B人選一齊開始了「選舉工程」。如果中共連郭榮鏗都可以DQ的話,傳統保守的泛民政黨也同樣會面臨DQ風險,那麼他們又會否就住新局勢而有所準備呢?事實上,最周全的做法是準備36個不知名的素人做Plan B,當所有政黨都被DQ的話,政黨可以再次支持其代理人以Plan B 身份出戰,為最壞的局面作準備是選民對政黨寄托的任務。政黨必須接受9月不是容許他們「搶凳仔」的遊戲,政黨的角色可能會變得更模糊,如果未來的議會不容任何抗爭陣營政黨的存在,那麼他們就要再三考慮自己在運動入面的角色定位。

要令選民心甘情願放棄他們的首選代議士而改投港人共同推舉的代理人,同時政黨要放下自身的勝敗而甘願推舉共同代理人,初選變成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工具。面對DQ風險提高的新局面,事實上舉行初選等於親自交上一張「選戰敵人」的名單予中共,中共可以對參加初選的政客逐一打擊,以求消滅於萌芽之時,但初選的重要性已經不單是選民推舉共同代理人這麼簡單,反而是一個全民參與的民調。通過初選,我們可以獲取最準確的數據,以作配票之用,當中包括各區支持者的數量、各光譜選民的分佈、比較願意成為策略選民參與配票的人數等,更重要是初選是抗爭陣營團結抗敵的盟約。而萬一中共DQ所有有名有姓的抗爭陣營參選人,在短時間內需要推舉36個素人的話,我們可以根據初選的數據得知不同的Plan B 素人要代表那些光譜的選民,政黨可以如何endorse 代表其路線的素人。如果我們事前完全不知選民的偏好,那些出現此極端情況的時候,政黨肯定又會為挑選不同的人選一事而內耗,而選民也可能因為無所適從和不相信Plan B在該光譜內有代表性而不願投票。另一方面,現時抗爭陣營對35+後的路線圖存在分歧,一如筆者之前《給戴耀廷教授公開信——初選建議》一文提到,於初選的時候同時公投抗爭藍圖的不同方案無疑是最有效解決爭議的方法,因此筆者希望讀者能多多支持初選。

最後,鑑於形勢變幻無常,我們預計到中共可能使出不同的手段例如大規模DQ、廢除35+的立法會、推遲/直接廢除選舉來避免港人奪權,筆者認為通過分工,在政黨埋首選戰的同時,民間可以聯同學者、政評家就可能出現的情況做沙盤推演,當然我們無法100%準確猜到中共的下一步棋,但在公民討論的過程中,我們可以更早達到共識去解決這些可能出現的困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