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人道主義令建制派陷入兩難

2020/1/6 — 16:16

1 月 3 日,新一屆沙田區議會今日舉行首次會議,會議開始時有議員動議為過去半年在抗爭運動中犧牲的「義士」默哀,有建制派議員拒絕並離席抗議。

1 月 3 日,新一屆沙田區議會今日舉行首次會議,會議開始時有議員動議為過去半年在抗爭運動中犧牲的「義士」默哀,有建制派議員拒絕並離席抗議。

筆者留意報道,新一屆沙田區區議會日前舉行首次會議。會議開始時公民黨陸梓峂提出,希望全體區議員為過去半年因抗爭犧牲的「義士」默哀一分鐘,主席程張迎回應接納。但同時建制派的莫錦貴議員打斷程張迎的舉動,表示不接受有關說法:「死嘅人又唔止義士,以我所知都有清潔工死咗,如果你話默哀,點解唔係為年長嘅人默哀?」他表示如主席接受為「義士默哀」的說法,他唯有走開。莫錦貴其後離席抗議,民建聯林港坤亦表示不滿,同樣離開。

看罷相關的報導後,筆者有一點點對前線政治工作者的建議。

大家如今如果仍把這場社會抗爭運動視為政治抗爭,是不智的。因為政治抗爭就有既定的對錯立場。

廣告

你一開口就稱要為「犧牲義士」默哀,對方就可以輕鬆用「政治立場」來逃避。

如今香港面對的是一場文明社會史無前例的人道災難,所有參與者都應該明白及接納這個定調。定調影響用字,影響思維,影響信息的傳播,影響其他非支持者的觀點。

廣告

因為人道主義超越政治立場,是人性的根本。建制派其實最怕面對這種論調,因為他們要在對領導流露黨性與面對選民 / 市民流露人性而感到尷尬。

筆者簡單改動一下用字,將「犧牲義士」改為「所有直接或間接因這場社會抗戰運動而失去生命的人」,建制派及官員們就馬上陷入兩難局面。這種大包圍在人道主義立場下的定調,最容易令泯滅人性立場先行的建制派進退兩難,因為事實上真的有非支持運動的市民遇襲死亡。

留下默哀的話,就要面對極左人士的鞭撻;不默哀的話,則要面對可能會更進一步流失淺藍選民的支持。大家謹記,今天能步入議會的建制派議員人,都是成功鞏固深紅 + 深藍 + 淺藍選民支持的人。我們無法撼動深紅及深藍的票,但繼續削弱淺藍人士對其的支持卻綽綽有餘,這些人往後連任的機會也就更低。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