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傳承記憶反抗ㅤ「武漢肺炎」歷史正文

2020/3/30 — 17:2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如果叫武漢肺炎是歧視,不斷將疫情起源誣諂於外國的中共又叫甚麼?不斷改歷史,企圖將 2003 SARS 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甚至形容 SARS 起源於香港的統戰機器又叫甚麼?

在批評這些遣詞用字時,我們必須代入背後的權力關係以及情境分析,否則就只會淪為離地、失焦且荒謬,卻自以為是的假大空批評。正是中共每年投放上以百億計的資源作假消息傳播,扭曲歷史真相,民間更需要反制,將 2019 年疫情爆發的真相烙印在我們每天的話語當中。

否則,當時疫情恐慌消退、人們慢慢淡亡時,沒有與我們一起經歷這段撲口罩日子的下一代,定必是中共大外宣最脆弱的一群。到時候,被中共掌握的教科書以及 CCTVB 的「歷史回顧」必然是中共如何帶領世界打贏抗疫一役,並混淆病毒起源,甚至大肆渲染由美國軍隊傳入的陰謀論。

廣告

正如二戰受害者鬧「該死的納粹」一樣,被壓逼的一群採取的對策,必然是需要對抗由掌權者伸延下來的對策。這是作用力及反作用力的關係 — 要不是中共不斷散播假消息、為求一己私慾而令全球陷入大恐慌,香港人與國際社會便不會採取這種針對的策略來保護自己。

專制亟欲摧毀民間社會的專業價值,皆因這些信念會提供反駁政府的權威來源;但同時假借「中立專業」去迴避制度性的腐朽、權力的壓逼,例如 WHO 說不能用武肺就依此為金科玉律,其實等如臨陣卸甲,把保護公民社會的防線給拆除,中門大開。

廣告

「一日武肺,一世武肺」— 皆因中共永不可能願意承擔這個擴散病情的歷史責任,只會依賴強權打壓所有敢言的人。當專制試圖掩蓋真相,將其傳承下去便是我們的責任。以名字保存記憶,不要再讓中共開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