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字論治 — 國史教育中心的「新国史」

2018/7/9 — 15:15

國史教育中心於 7 月 6 日舉行揭幕禮。(政府新聞處圖片)

國史教育中心於 7 月 6 日舉行揭幕禮。(政府新聞處圖片)

【文:莫哲暐】

古語有云:見字如見人。儘管未必完全準確,但也有些少真理。起碼理想而言,古人要求書家道德修為高尚,有文人之心。

牌匾題字,多屬楷書或隸書,而偶有行楷。一般隸書字形扁平,尖筆較少,因而沉著而穩重,肥壯而剛健。隸書中,重筆多在橫畫和捺畫,直畫撇畫則多屬輕筆。正因如此,字形要扁平,筆劃緊密,向橫伸展,方能站得穩。孫過庭說「隸欲精而密」,就是如此道理。

廣告

金農體則屬例外。金農是揚州八怪之一,創「漆書」自成一家,介乎楷隸之間。例如下圖,可見其字體比一般隸書高而窄,但橫畫依然厚重。而且筆畫非常緊密,縱使略為高瘦也非常「穩陣」。

廣告

這個「國史教育中心」的題字,當屬隸書,橫畫似乎取法金農,再加上個人創作。結果卻是「X 到唔敢睇」。雖屬隸書,卻高䠷骨瘦。高也不是問題,然而其筆劃疏落,弱不禁風。

看那個「育」字,橫畫自是主角,然而頭重腳輕,那個「月」根本支撐不起上頭。那個「中」字也是肥上瘦下。兩字緊跟黨和「國家」發展方針:厚領導,薄人民;「低端人口」,移除罷就。

再看看「心」。金農的「漆書」縱使不如傳統隸書般矮肥,但由於「心」字的結構本身就是橫向,不能夠強硬拉高。因此保持扁狀,心鉤和三點緊密相依,強壯而渾厚。至於中心的那個「心」,強硬把心鉤拉長拉高,兩點飛彈開去。難怪人心不回歸。

還有那個「國」字,內藏鐵針多枝。就像九巴上層座椅插著的針,要刺進學子的腦袋。「國」字藏鐵針,最毒佞臣心。

牌匾、店號等由右寫向左直書,乃華夏傳統,也是常識。然而中心卻要搞假「現代化」,由左寫向右。旁取怪奇,不守正道。大家以為中心真的要教學生華夏的歷史嗎?錯了,要教的其實是「新中国」的「新国史」。

寫字寫得醜,並不困難。但寫得醜卻願意拿出來示眾,需要很大勇氣。這幅字,當是實驗作品在學生展中展出,尚無不可。拿來作機構牌匾,則不知道是書者面皮厚一點,還是何漢權「校長」的面皮厚一點。

一群「老友記」在字下笑吟吟,或許也如字一樣外強中乾:有牌面,卻內實乾竭。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