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教育之名行統戰之實 — 從孔子學院到滲透香港大專界

2019/10/31 — 15:32

於 2015 年關閉的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孔子學院(資料圖片)

於 2015 年關閉的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孔子學院(資料圖片)

【文:邵嵐 Joey Siu(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HKIAD)發言人、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署理外務副會長)】

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的成員過去兩個月馬不停蹄,到訪英美德等不同國家,會見超過三十位議員政要。我們此行除了要推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及《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Global Magnitsky Act)制裁一眾無恥賣港賊之外,也因為有着學生領袖的身份,常常向各國政要討論到有關中共滲透各國校園的議題。

相信大家都都對孔子學院耳熟能詳,而它作為從屬中國教育部的政治宣傳機器,已紮根於 154 個國家,並設立了超過 500 多間分校。孔子學院頭頂「宣揚中華傳統文化」的光環,多年來打着「向世界推廣漢語」的旗號大肆向各國青少年灌輸中國意識形態,刻意美化中共形象。仗賴中共的支持,孔子學院不但獲得龐大資金資源來干預各國高等學府學術討論自由,更會作為平台以團結一種「小粉紅」在自由的國度打壓異見,為共產黨政府作鋪天蓋地的宣傳。

廣告

中共魔爪無遠弗屆,以孔子學院之名深入世界各地高等院校的肌理。各地高等院校近年開始有所警惕,紛紛推出相應措施斬纜。設於瑞士斯德哥爾摩大學的孔子學院作為其歐洲第一間分校早於 2015 年關門大吉,加拿大多倫多公校教育局亦率先於 2014 年通過決議停止與中國合辦孔子學院,目前有超過 100 間孔子學院的美國亦會緊隨其後推出並修改相關法例。

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美國參議員馬可.魯比奧(Senator Marco Rubio)早於2018年就向國會提出《外國影響力透明度法案》(The 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Act),勒令包括孔子學院在內他國政府的政治宣傳機構都必須登記為「外國代理人」[1]。同時亦修改了《高等教育法》(Higher Education Act)中有關美國高等院校收受捐贈的條文,要求學校必須公開所有來自外國價值多於美金五萬元的金錢捐款、合約或者任何形式的禮物。美國的大學因而需要公佈所有鉅額的外國資金來源,不但增加透明度,便於美國聯邦政府監察,更保障了莘莘學子進行學術研究及討論的自由。如此一來即使是手握大把鈔票的中國政府亦難以透過輸送利益限制有關中國負面論述的研究。

廣告

以教育之名行統戰之實的例子,又怎會少了香港?為進一步同化香港,港共政府早就開始向香港各大專院校提供天文數字的資助進行有關「粵港澳大灣區」以及「一帶一路」的研究,在 2019/2020 年度的財政預算案中更提出向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轄下研究資助局研究基金注資 200 億元作研究經費。香港各間高等院校面對巨大利益以及政治壓力,早已放棄學術自由叩頭下跪。只是作為特區傀儡政府,又怎會如美國般施行《外國影響力透明度法案》的政策以制衡中共滲透呢?大專學界的學術自由實在堪憂。

儘然中國經濟增長減緩跡象,但憑藉國家資本主義、外匯管制以及控制匯率等干預措施,仍是世界數一數二的經濟體,擁有龐大的市場之外力量中國的鋭實力更加可謂如日中天。它利用西方的民主和自由,從四方八面滲入各地社會。設立孔子學院、開設唱好中國的「傳媒機構」以及主動提供可觀的經濟利益予世界各國的政黨和政要以換取較為寬鬆的對華政策的做法,在西方自由社會亦是屢見不鮮。

除美國以外,屢屢被揭發當地政壇受中國資金左右的澳洲亦於 2018 年 6 月 28 日正式通過兩項反外國干預的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此類相關法案不但只適用於教育機構,亦適用於其他受控於外國政府的組織,例如傳媒機構包括新華社及中國環球電視網等。

如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是能直接命中中共港共爪牙要害的子彈,《外國影響力透明度法案》可以算是斷中共政府散播共產主義念想的利刃。自大專學界高級事務代表團(HKIAD)開展學生民間外交以來,一直提到全球包圍網。所謂包圍網不但旨在推動全球國家全面制裁中共的同時,更要斷其後路防止中國意識形態繼續滲透,阻止共產主義繼續擴散。

要捍衛香港,除了拼命抵抗中共政權外別無選擇。這是一場長期且艱難的硬仗,我哋一齊繼續努力。

香港人,反抗!

 

[1] 根據美國於 1938 年通過的《外國人代理人登記法》,要求代表外國利益,「以政治或準政治身份」的代理人公開與外國政府的聯繫、相關活動及信息。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