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7/11 - 11:30

以未知的未來,突破已知的死局

7 月 1 日,大批示威者佔領立法會會議廳。

7 月 1 日,大批示威者佔領立法會會議廳。

對於抗爭派,不少人仍有疑慮的一點是:目前,已經有七名議員因為議會抗爭背負控罪,隨時因而被 DQ,抗爭派講明會在議會內進行一切形式的抗爭,不是搏 DQ嗎?點解要選搏 DQ的人入去?

「選舉」與「議會」是兩個不同的戰場。

過去,議會選舉往往被視為街頭運動的成績表,因為坊間仍有幻想:只要運動令更多選民投民主派,有更多民主派進入議會,就會有改變。但來到 2020年,無論我們列出多詳盡的政綱,都要首先面對現實:在當下的議會制度中,這一切都只是空中樓閣。「35+就會逼到政府回應」,你信嗎?

我們必須認清:達成 35+,無法直接導致五大訴求的落實;民主派掌握立法會主導權這件事本身,並不足以令中共屈服落實「五大訴求」。

然而,立法會選舉不論結果如何,都必將對未來局勢發展有重大影響;35+ 是其中一條效應較大的路徑,然而有沒有 35+,議會這個場域仍然是輿論關注、制度內影響力最大的陣地。所謂「議會抗爭」能否對運動有所貢獻,仍視乎民主派的組成究竟是偏向抗爭﹐還是妥協。

為甚麼不強調 35+,而強調「破局」,就是基於這樣的理解。因為,在《國安法》之下,議會、社會與反抗運動,都需要突破這個共通而相異的困局:

🏛🏛🏛議會

中共並非容不下選舉,但它只容得下一潭死水、喪屍一樣的選舉。維持「議會運作正常 aka 一國兩制運作正常」的假象,是中共的首要任務;容許少部份「反對派」存在,同時殘酷打壓特別有政治能量的反對派人物。即使國際社會知道民主只是假象,也沒有任何理由作出介入,因為當地的民主仍運作「正常」。

即使要靠 DQ維持「正常」假象,也要將 DQ數量或代表性維持在可控程度,避免引發國際關注。因此,香港議會線最壞的情況,不僅僅是「被DQ」,而是「只有部份人被 DQ,而其他人如常選舉」;這個局面,遠遠比全數民主派被 DQ更差。

💥要麼達成 35+,要麼企穩一條戰線,令中共一旦 DQ就 DQ所有人,否則,香港將落入最難以走出的困局。

🌆🌆🌆社會

各行各業,都將受到全方位的政治清算、打壓,務求令本就在民主運動/ 公民社會中佔重要席位的專業人士,無法再參與維繋公民社會。記者、教師、學者、公務員、醫護……針對各行各業,越加嚴厲的打壓,港人已經屢見不鮮。

💥在議會膠著、民生問題全變政治籌碼的當下,民間自救、﹙表面上﹚非政治化的組織工作,將是維持反抗力量的關鍵,才能保存公民社會的元氣不致被滅。

🔥🔥🔥反抗運動

中共一手整頓傳媒、一手禁制言論,消除反對聲音,不僅僅是因為批評聲音影響他人對政府的觀感;在極權體制下,批評聲音的存在,本身就帶有反抗的意味,無異於向全社會宣告:在這個社會中,反抗仍然是可能的、而且有人在做。因此,中共的當務之急,就是營造「反抗已不可能」、「抗爭者已經不獲社會支持」的氛圍。不確定是否還有同路人,最易令人心灰意冷。

💥維繫反抗力量最重要的,是反抗者之間的solidarity,知道自己在這個城市中並非孤獨,仍然有很多同路人。在連儂牆日日清、叫「光時」舉白紙都犯法、兼網禁隨時降臨的年代,香港人還能怎樣維持 2019年那種「抗爭就是社會主流」的自信?

觀乎這三個場域各自面對的困境,便能知道,選舉 / 議會在這個時代下的意義。

🗳🗳🗳「選舉」

2019年的運動,是因為「眾人皆無名」而成就;但在《國安法》新常態下,針對無名個體的打壓﹙上述「社會」、「反抗運動」兩個層面﹚,將會十分嚴苛。目前的情況非常嚴峻,究竟在國安治港、法治盡失、網禁言禁的高壓新常態下,民間會否被消耗至失去反抗動能﹙參照習近平時代的中國﹚?

在民間摸索出應對之策之前,枱面上、可曝光的政治以及政治人物,必須承擔繼續攬動政治討論、製造政治張力的角色,不能讓中共將香港反抗運動的動能,完全扼殺。

議會路線必須繼續,但要如何在高壓之下,仍然保持抗爭性、不因遷就限制而成為政權「可控」的存在,是一大哉問。

答案沒甚麼特別:人多,最緊要人多。抗爭派要多,願意不論發生何事,始終堅持支援這條路線的選民,也要多。

2020年,我們既要改變主流對議會的想像,也要改變議員內民主派的組成。初選的意義,就在於彌合抗爭陣營、或曰「黃」營當中,對現實的不同理解。

議會路線的作用是維持民氣、製造政治張力、作為國際評估香港情況的指標,以及,成為其他戰線的助力。要向其他戰線輸出政治能量,關鍵在議員會否做到盡,即使面對国安法風脅,仍然進行議會抗爭。2020立法會面對的現實是,党安法之下,未來連基本的議會抗爭,譬如拉布,都可能被視為「嚴重干預政權機關」,違反党安法。

這場初選,就是要選擇一班,即使要面對何種風險,都不放棄議會抗爭的候選人。

可以預見的是,議會戰線路上的代價與消耗,也將會非常殘酷。所以,今時今日的議會戰線,的確是一個需要全民參與的戰線。民主派選民也要有心理準備,成為議會線不會退散的後盾。無論中共如何對待議員、DQ 幾多人,都要同佢戰到底。

「搏 DQ,選你入去做咩」背後,是認為抗爭終將徒勞的思維。但是,任由香港步向徹底「一國一制」的未來,何嘗不是死路一條?

搏一個未知的未來,總比接受沒有未來的宿命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