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11/3 - 18:17

以血肉之軀,做權貴中的牙罅肉

大部份人反對的不是執法,也不是司法,而是反對執法和司法之間所存在的黑洞,那些夾在牙齒之間的牙罅。要確保從拘捕到審訊之間的時間差距之中,被捕人士的人身安全和尊嚴得到保障,被捕人士不會被當成已被定罪,警察不會將自己當成是施行刑罰的負責人並同時無需負責,才能確保示威不會惡化。

警察是牙罅肉。

我理解戴耀廷所說的話,而只是覺得他當初應該把話說得更清楚。

廣告

從一開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到身份識別,警察高層們不理解的是所謂的士氣問題,根本是一個假問題。對家打出的牌,要求在拘捕過程之中加裝攝錄器材,要求警察加上身份識別,除了是要保護市民,其實骨子裡更要保護的是警察。有點像玩 Tinder,當人數多選擇多,你很難對於每個人都保持獨立判斷和一致性,很容易很隨機就 Block 就 Delete。要長期在高壓之下保持冷靜克制,對所有人,就必需要依靠這些外在的措施。

如果你已經知道將兩種化學物放在一起時會產生爆炸,不用光照射去緩和反應,不加上其他的物質將兩者區隔,這不是化學物的錯,這是管理化學物的人的錯。警察也是人,意志有限,人性使然在長期受壓下失控,理所當然;但是得知個理所當然之下,依然不採取任何行動,這就是良知的問題。你以為不標籤不加攝錄器材能維護尊嚴,這只能說明你的尊嚴很脆弱,再之後反而會讓情況更惡化,到時 5G8K 都救不了你。

不過,但是即使市民知道對方有情緒病,被傳染不是他的錯,那也不代表你就要忍受他對你咳嗽。不自首,必需掙扎,只因為需要保護自己,是這個意思。  

其實之前的文章不過是說以下犯上不構成禁言的理由,尤其在體制之中更要有獨立思考和發言的權利,不論你是哪個派別。如果我們要鼓勵警察有跳船的勇氣,先不管方向,敢於對抗權威的行為,都應該被鼓勵。  

市民更是牙罅肉。

基本上已經在完全沒有任何希望之下,自願去當牙罅肉,以血肉之軀,受盡折磨和暴力,大部份市民仍然走上街頭抗議,只因為這已經完全無關結果,而是 What you do defines you as a person。 

寫在結尾,只因早已不必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