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伸手不見五指

2019/8/8 — 15:06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連續四天施放催淚彈,我印象中,香港從沒有試過。現在,這類化學武器已進入了你的生活日常,它不再是一年可能只岀現一次、感覺對市民大眾離身的三個中文字,它已切切實實在十多個大區岀現、爆發、瀰漫、殘留。

入黑,又會猜想,哪區又會中彈,又有無老人家小朋友貓貓狗狗會中煙不適。哪區會爆鑊、哪裡會開大波。現在,很不幸地,我們無法不關注這個。

想到一戰後的幾年,締約多國的《日內瓦公約》已列明禁止催淚彈等化學有毒氣體於戰場上的使用。九十年代初的《禁止化學武器公約》,締約百多國,禁止催淚彈作為戰爭手段使用。但不幸地,處理國家內部所謂騷亂的使用,則未有禁止,你我才會日復日地嗅到,甚至現在仍殘留在身體之中。

廣告

也所以,哪區會爆鑊、哪裡會開大波。現在,很不幸地,我們無法不關注這個。

我現場經歷過,最 closed space 的催淚彈爆發空間,當晚屯門的防暴警亦似乎有意識地施放頻密,一放就是六七粒,十秒內,西鐵站底已全是米白色催淚煙,伸手不見五指。

廣告

 

作者 Facebook ; Instagram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