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君堯博出位自取其辱

2020/9/27 — 10:21

何君堯(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何君堯(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中聯辦召建制派開會,討論部署整治香港司法﹑教育和社工,會後何君堯迫不及待在網上曝料,引起建制派中人群起而攻。何君堯表功心切,搞得自己灰頭土臉,證明此人之蠢,在建制派內部認第二,就沒有人敢認第一了。

何君堯雖然身份是律師,但性格衝動冇腦,好出風頭,每次搶頭功都撞板,撞板後又不懂收歛,一再吃虧當吃補。通常在建制派統一行動時,都是他聲音最大,踩低別人抬高自己,他不像一個思想成熟的律師,倒像一個狐假虎威的街頭小混混。

元朗 721 事件,若不是他去與白衣人拍膊頭,公眾還不會聯想到黑社會背後的中共勢力。今次中聯辦策劃對香港司法﹑教育和社會界郁手,本來是高度機密,不料給何君堯一手捅破,如此一來,叫中聯辦如何自圓其說?建制派一大幫頭面人物,做中聯辦的走狗,替中共摧殘香港,又叫這幫建制派如何見人?

廣告

中聯辦整治香港司法﹑教育和社工界,固然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幹這種骯髒事,通常都要掩人耳目,以中共當年搞地下工作那套見不得人的黑暗操作來進行。平日他們擺出一種維護香港人利益的善良面孔,背地裡又策劃建制派拆毀香港原有的社會架構,這種事怎麼可以昭告天下?

陰險的勾當能做不能說,一說就壞了大事,就很難向香港人和國際社會交代。一國兩制是大騙局,大部份香港人都醒了,還有一些香港人未醒,中共當然希望繼續騙下去,現在拜何君堯所賜,喚醒更多懵懂的香港人,那豈不是在挖中共的墻角?

廣告

建制派那一幫人做慣了走狗,誰願意自認走狗身份?表面上,一個個道貌岸然慈眉善目的,給何君堯一踢曝,一個個人模狗樣,無地自容。你說這個何君堯,是不是好事多為?

中共要整治司法界,據說要先從廢除法官假髮做起。廢假髮入手,是因為假髮代表西方的法律傳統,是一種文化符號,也是一個制度的象徵。廢了假髮,就是取消港英時代法治的象徵,英式法庭的權威性消失,香港法官就和大陸法官一樣,中共色彩的法庭建立起來,那時上下其手就方便多了。

連法官的假髮要取締,教科書也要改,今後學校用普通話教學,社會工作政治化,英皇道﹑皇后大道改成東方紅路﹑延安路,維多利亞公園的女王像要推倒,法院建築上的正義女神塑像也要拆掉才放心了。要改造香港下一代,先從改造香港的文化入手,這都是中共灌輸無產階級意識形態的習慣動作。

本來,這種事應該由建制派中人「主動」提起,證明取消假髮是香港民間的要求,不是中共的指令,拜何君堯公開曝料之所賜,變成是中聯辦的陰謀,何君堯是不是吃太飽幫倒忙?

性格決定命運,何君堯這種人,注定是不能混政治這口飯吃的,他再如何博出位,都是上不了位的。他魯莽臉皮厚,思想淺薄缺涵養,一天到晚想爭位,又不顧大局,一天到晚壞了中共的大事,這種人怎麼會得中共寵愛?

當前中共處境不妙,身邊走狗多多益善,有一兩個何君堯式的爛頭蟀,有時還是有用的,所以何君堯即使人緣很差,還是有機會再混一段時間,但他再怎麼賣力都不會有出頭之日,他自己「當局者迷」,香港人都「旁觀者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