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忻諾 — 一個月前,我約她做了一個專訪

2020/10/28 — 11:26

2020 年 10 月 27 日,何忻諾再次被警方國安處拘捕,帶返位於大圍的家中搜查。

2020 年 10 月 27 日,何忻諾再次被警方國安處拘捕,帶返位於大圍的家中搜查。

【文:網媒 Daily record  記者 Micheal Ho】

一個月前,我約了早前被警方以《港區國安法》拘捕的十七歲女孩何忻諾 Yanni 做一個專訪,那時我們還互不相識,我對她的了解也只是一個曾被警方以《港區國安法》拘捕的學生組織成員。

我當時約了她去我們媒體位於觀塘的 office 做專訪,那日正好是雨傘運動六週年,即九月二十八日。原本約了她四點於觀塘地鐵站等,但後來她說有事處理要延後一個小時。時間去到五點多,我終於看見這個十七歲女孩的真身,她衣著與一般女孩無異,無論怎看也不像警方口中的「暴徒」。那天細雨綿綿,我和她在濕透的街上走了十分鐘左右到達 office,因為時間緊迫隨即開始了訪問。

廣告

我當日問的問題不乏當日被捕的經歷、參與學生組織的原因、被捕前後生活的變化等等。當時在 office 只有我和我的一位同事以及 Yanni 與她的一位友人,或許是我們的年齡相當接近,整個訪問過程也非常順利,她沒有絲毫緊張。

好記得當時我曾經問了她一個問題,「假如日後你要為《國安法》案件上庭,個官問你認唔認罪嘅時候,你會唔會認?」她即刻答了一句「痴線,呢啲嘢梗係唔會認啦」,回答時連一點猶豫也沒有。

廣告

她在專訪中講過,「其實我每次去報到個陣都勁驚,因為唔知仲有無機會行出差館,所以每次報到完之後都會諗又可以安全過多一個月,而且報到完之後都會即刻約 friend 食飯或者去玩,同埋宜家會更加珍惜自由嘅每一分每一秒」。這個答案,我看出了她對自由的渴望,若他日無法享受自由,這個女孩一定很痛苦。

當問到「你有咩夢想或者以後想做嘅事」時,她很失落,思考了大概一分鐘才回答,「其實我以前係有打算開一間 cafe,過一啲平靜嘅生活,但自從被捕後已經無再諗過將來」。其實如果人沒有理想的話,真的同條鹹魚沒有什麼分別,但在一個隨時會面對十年監禁的人來說,這好像又可以理解,因為她的將來充滿未知之數。

那天的專訪大約做了一個小時,結束後,我還要趕往其他地方進行拍攝,臨走前她同我講了一句「小心啲啊」。之後,我們各自離開。

誰也想不到,一個月後,她無法在報到後離開警署享受那自由的日子。

願珍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