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鴻燊會點答日本侵華利多於弊?

2020/5/27 — 11:27

資料圖片:何鴻燊(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何鴻燊(網絡片段截圖)

何鴻燊終年九十八,新聞報道回顧生平,只談民族資本家愛國一面,對其日治時期所為之所以隻字不提,或者一如教育局長楊潤雄警告,怕在呈現歷史偏差,傷害民族感情。

美國歷史學家霍恩(Gerald Horne)著作《種族戰爭》(Race War!: White Supremacy and the Japanese Attack on the British Empire)述及日本侵華章節,就以何鴻燊的經歷折射時人對殖民宗主的印象。日治之下,不少中國人並未如政治宣傳一樣同仇敵慨,相反從中得到諸多好處,何鴻燊即是例子。中日戰爭爆發之後,何鴻燊逃難至葡國殖民地澳門,供職當時馬交最大規模的企業「澳門合作有限公司」。對於日本軍方佔該公司三分一股份,何鴻燊並無表現出民族大義一類政治包袱:「我從來不覺得對親日的中國人或者在澳門的日本人有任何恨意,對我來說,他們也就是人,他們作他們的,我做我的。」

何鴻燊出任一位日本老闆的秘書,協助貿易行從廣東進口糧食與燃料,半年後自己變成股東,並練就一口流利日語,後來基於望族家世(何東侄孫)獲舉薦為日本特別支部部長澤上校(Colonel Sawa)——「澳門最位高權重的日本人」——教導英語。兩人交情甚篤,時常結伴行山,澤上校更會教何鴻燊唱日文歌。「那個時候,日本特種部隊見到他都要下跪,見到我也一樣,因為我是他的老師。」

廣告

有災難就有災難財。「澳門很小,有點像卡薩布蘭加,間諜、謀殺、賭博充斥其間,是個非常精彩的地方。」憑藉澤上校的人脈,何鴻燊成立一間「小型貿易公司」,做起出入口與港澳船務生意,一九四一年帶十元美金避走澳門,身家到戰末已賺過百萬,一舉成為東南亞最大的煤油供應商。何鴻燊曾以「天堂」形容戰時歲月:「日本尊重澳門的中立地位……在那段時間,只要你有錢,你就可以享受最上等的英美香煙,一直到戰爭結束。如果你有錢,即使在戰爭期間,你也可以繼續乘坐汽車或摩托車:澳門仍有汽油供應。你亦可以享受珍饈百味:只要你有錢。我幾乎每晚都大排筵席,席上會有燕窩、有燒肉。」

何鴻燊與日本人打得火熱,戰後卻受英國人冷待,一來被加拿大警方懷疑牽涉三合會活動,二來和日方過從甚密,又招惹英國官員的疑心。比起英國差別對待,中國反而不計前嫌,復行日方禮遇,悼詞更為何鴻燊冠以愛國企業家之名,不可不謂歷史的弔詭。何鴻燊會如何作答日本侵華利多於弊?相信敢言的賭王會有一番獨到見解。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