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 47 人案」當中的余慧明(左)與吳敏兒(右)現正還押於羅湖懲教所。(圖片素材:資料圖片)

余慧明和吳敏兒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此話仍然在余慧明和吳敏兒身上。今日去羅湖懲教所探 Winnie 和 Carol,都感到他們的移至你身體不成比例地強大。她們身陷囹圄,但所講的不是關於他們自己,而是關於獄政和整體在囚人士。

1,先講一件小事:懲教署有時幾搞笑,又有點小學雞,為了令我探 Winnie 的時候見不到毛孟靜,就將我安放在 26 號窗格,而 Miss 毛就放在 33 號窗格,一頭一尾,連見都見不到,遑論打個普通的招呼。實在不明白,打個招呼又怎樣影響監房秩序,打不到招呼有怎樣捍衛到部門威嚴,如此錙銖必計,真是厲害。

2,關於監房酷熱問題,羅湖懲教所其實都有一些正面的改變:一,在監房飲的水,已經不再是熱到出煙的,而是普通室溫水。二,之前在囚倉倉門的通風位有膠板封住(據說是防止老鼠進入),結果連僅有的風都封住,令到倉內熱上加熱,現在已經移除。三,冰巾已經訂購,一人只可訂一條,有損壞則以一換一,囚友反應踴躍,十分期待。

3,不過,老問題仍然很多。例如女囚友長褲,亦即「四季褲」問題, Winnie 和另一囚友已經以實名向申訴專員公署作出投訴,希望申訴專員公署為一眾女囚友評理。(為什麼男囚友可以着短褲?女囚友不能着短褲?當然我怕結果是男囚友都要轉着長褲!)。另外,無論在囚倉、飯堂、期數、Day Room 都有不少風扇死位,是風扇吹不到的,所以很希望能夠增加風扇。試想想在 16 人大倉住了 14 人,身處死位當中,熱痱爆發得特別嚴重。關於滾筒扇,一人一倉,它稍為有用,但二人一倉,即刻變成滾了等於白滾。

4,羅湖的私飯仍然貴, 要 $2,800 一個星期,加生果的話要 $2,870 一星期,超過一萬元一個月,可是味道不好已經不在話下,還要有不少垃圾雜物,例如在幾日前就發現餸菜裏面有鹹水草。Carol 每星期每月只食一星期私飯,不單是因為價錢貴,而是因為會肚痾 — 每個月都食完痾。所以她最期待是有新食店加入,提供私飯。

5,因為上庭之後,她們要去大欖懲教所「隔渣」(隔離),可是,大欖的隔離房非常差,是間破舊的尖頂石屎屋仔,叫 V3。它特別吸熱,上下格床,滿是木蝨,又沒有沖涼房,一日只能沖一次涼,令到每次隔渣都是受罪。

6,Carol 即是 Carol,她現在在監房進修中文大學校外進修部的營養學證書課程,不斷學以致用,以營養學知識評估監房每天膳食的營養標準。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