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佛系廢青都有火 — 當菁英遇上廢青

2020/1/8 — 15:1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黃明樂】

2019年夏天,香港的年輕人走在社會最前線,跟前幾年大眾標籤的「佛系廢青」形成強烈對比。

究竟是甚麼,一夜之間「廢青」變「沸青」?由對甚麼都提不起勁,變成展現震驚世界的行動力?由認定世界與我何干,變成自發把我城命運攬上身?

有人說,一切都因「逃犯條例」而起。黃明樂卻認為,條例只是近因。其新作《佛系廢青都有火》,嘗試整合並分析新一代年輕人的內心世界、價值觀和人生觀,讓上一代可以更落地去明白「後生仔究竟諗緊乜」,令兩代人在世代撕裂的漩渦裡,重新認識,重新同行。

記得不久之前,在某知名美劇中,看到兩個很有趣的片段。

廣告

片段一:

城中有位德高望重的危機處理專家,遇上自己人生最大的危機——被老闆炒魷魚!他深深不忿回到家中,對家人怒吼:「我從來未試過被炒的!」

他那廿來歲的女兒,看着暴跳如雷的老爸,動也不動攤在梳化上,一派氣定神閒說:「爸,我懂,被炒的確是很難受的。我到目前為止都被炒了八次了。」

廣告

片段二:

一位媽媽帶著兒女搬家了。不久之後,媽媽遇上昔日的鄰居,言談甚歡,當日離別的不捨之情湧上心頭,然後想起,兒女跟鄰居的兒女,本來感情也不錯。

回到家,她問孩子:「當日我們倉促搬家,你們跟朋友離別,是不是很難受?」孩子一愣,想了半天,記起了那位鄰家的朋友,若無其事答曰:「噢,沒甚麼,人生本來就是離離合合的啦!」

 

社會一直在變。30 年前,要在社會出人頭地,IQ,即聰明與否,或有沒有學識,是最重要的。知識,改變命運。

20 年前左右,大家開始說,EQ,即情緒是否穩定,待人接物是否圓熟,比較重要。很多時候,識人好過識字。人際關係搞得好,際遇不會壞到哪裡。

近 10 年,社會上愈來愈多人談論 AQ,即是在逆境中的抗逆力。面對逆境愈有平常心的,愈能夠達至最終的成功。

上述兩個片段,令我想起香港上一代的「菁英」以及當代的「廢青」。如果套用 IQ、EQ、AQ 的框架來分析,很可能是這樣的:

 上一代「菁英」當代「廢青」
ㅤIQㅤ
ㅤEQㅤ
ㅤAQㅤ

上一代 IQ 一般,因為教育未盡普及;EQ 卻頗高,因為人與人之間守望相助互相溝通,是維持日常生活的不二法門。

當代年輕人呢?他們像一塊海棉般,在網上世界不斷吸收知識,而且上手快、轉數高、記性也好,是以不論學歷高低,IQ 都頗高。然而,由於終日沉迷在虛擬世界和同溫層當中,不用跟現實世界打交道,EQ 通常都低得有點嚇人。

那麼,兩代人的 AQ 又如何比?

老老實實,上一代,尤其「菁英」那批,AQ 其實是極低的。例如近期流行的「收成期」論,就可堪玩味。收成期的真實心態,大概就是「唔駛再搏,都有收穫」。努力半生,預備收山,之後求神拜佛世界不要變,就可以翹埋雙手,晚年無憂。

可悲的是,變幻原是永恆,老人家卻跟不上。那邊廂,年輕人在大數據的世界闖蕩,在新時代裡建立了自己的秩序,駛鬼聽你支笛。

老人家暗自恐慌,明明自己才是話事人,怎麼完全看不通年輕人在搞甚麼?AQ 低的人,凡事沒有安全感,會把所有人放於對立面。你年輕有為,就是來搶我飯碗。你年輕頹廢,就是搞搞震無幫襯。

為免位置不保,唯有搬出自己熟悉的一套,利用剩餘的影響力,指指點點,責罵年輕人無交帶、無禮貌、不思進取……總之無論如何要令年輕人收聲,才能保住我的收成。

年輕人的 AQ 呢?弔詭的是,「唔緊要病」雖然令他們長期對自己不抱期望,但這種無期望就無失望的狀態,把他們塑造成隨遇而安的佛系。君不見隨遇而安的人,通常抗逆力都挺不錯,不是嗎?

就像上述美劇片段中的年輕人,他們雖然暫時沒有在逆境當中反彈,卻也沒有因為失去工作或好友而像大人般呼天搶地。這種不慍不火的性格特質,令他們在始料不及的惡劣形勢下,往往比成年人更能夠專注而安然地做好一件又一件的小事,而且過程當中,不會過分介意最終有沒有效果或實際收穫,總之,見步行步,只管邊行邊調整就好。有收穫,是因緣和合。無收穫,是際遇使然。緣份到了要發生的就會發生。佛系精神,在有秩序、有階梯的世界中,未必有很大的發揮,反之,在混亂的時代,卻有着如流水般的前進能力。

近月流行講的「be water」,我覺得,其實真的不是《逃犯條例》催生的策略,這些年的教學觀察告訴我,這根本就是新一代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煉就的核心本質,一場社會運動,不過是個讓這種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至的舞台罷了……

 

(文章節錄自《佛系廢青都有火》,黃明樂作品。)

(作者簡介:黃明樂,自由創作人,出版作品包括《佛系廢青都有火》、《破繭天使》、《愛吃的人不抑鬱》、《聰明一點就夠》、《這個說法太浪漫》、《通識救港孩》、《光明女樂》、《港孩》、《從 AO 到 Freelancer》等,並於明報及 iMoney 等撰寫專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