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害怕嗎?寫在國安法實施半個月後

2020/7/17 — 11:39

《港區國安法》實施翌日,警察隨即執法,首次向人群展示紫色旗幟,警告市民的行為有機會構成《港區國安法》罪行。

《港區國安法》實施翌日,警察隨即執法,首次向人群展示紫色旗幟,警告市民的行為有機會構成《港區國安法》罪行。

國安法實施半個多月,我用「風聲鶴淚」去形容此情此景,絕不為過。國安法甫實施,大批黃店自我審查除去文宣、多個抗爭團體解散、核心人物離港、連初選都被視為「有可能違反國安法」令區諾軒退出所有相關工作

我不得不說,現在這個政權很高興—大伙兒害怕了。我只要說一句「有可能」三隻字,就可以上鋼上線、令你「有可能」「終身監禁」。「終身監禁」?這條「老謀」都未必判的罪名竟然可以出現在國安法中,實在是「厲害了我的國」。情況就像頂撞一下老師竟然要踢出校一般,這間學校想必是「校規森嚴」、「紀律嚴明」得很。我觀察到網上也少了很多刺骨獨到的評論、甚至不少政治評論與漫畫家都「為保命仔」決定噤聲。無他,劉曉波、李旺陽是很厲害,但無人想成為他們 — 在打這篇文的我,一遍又一遍的問自己,「我這樣寫,會有後果嗎?」但一方面又覺得「會這樣想的我們」,已經在悲哀之中。

我大學讀中國歷史。這段時間,總讓我想起文字獄、曲筆、成王敗寇的一個個歷史畫面。從前覺得古時文人用曲筆實是荒唐、現在卻覺得他們實是勇氣可加,心中佩服不已。從前覺得文字獄好笑、幾粒字就上鋼上線、離我好遠,但現在焚書坑儒卻天天上演。歷史每每由勝利者改寫,假如共產黨千秋萬世,幾百年後史書中,香港人便是「暴亂反動份子」;但若相反,則也許如國父孫中山般,「多次革命最後成功」。現時政權已開始塑造「官方真相」,在 2020 年 7 月 13 日的《鏗鏘集》中,提到的 7.21 監警會報告便是一例。究竟歷史會如何評價我們?「誰可以笑到最後」?

廣告

我真的有點害怕;但我覺得自己更不能屈服。大家都不會啊。

我又跟大家介紹這套電影了,這在我之前出的書(《堅離地教會實錄 II 之一飛衝天》)中就有提過,電影名為《美豬出城》。2018 年時寫下的段落,到如今仍然適用,稍修改後記錄如下:

廣告

《美豬出城》導演米高摩亞,曾以《華氏 9/11》奪得康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風格詼諧戲謔、辛辣諷刺。電影講述導演奉命帶美國國旗「侵略」世界,「劫走」歐美國家的「好政策」,詼諧之餘更讓人反思自身社會種種。其中令我最為深刻一段,是導演與友人來到柏林圍牆面前,憶述 1989 年圍牆倒下當日發生的事情。他們見證大量人民,拿著一個小鎚、一把小刀在圍牆上敲。他們於是「加埋一份」,敲了幾晚。原本人不多,他們也只去湊熱鬧。孰不知幾晚下來,人群漸增、他們揳而不捨地敲、繼而鑿穿一個洞、再鑿開一幅牆。

導演與友人提到生於他們的時代,冷戰、蘇聯就如永恆不變的威權 — 但幾天之間,柏林圍牆倒下。冷戰沒了、蘇聯解體,永恆原來只屬一剎。

回到我們的時空,我希望「美豬出城」的故事、「柏林圍牆」的事蹟,同樣令我們引以為鑑。我們社會的民主自由來得太過輕易,甚至我們已忘記前人是如何為我們用血、汗去爭取。我們現在所擁有的,都是因為前人屢戰屢敗、但仍屢敗屢戰地換來的成果,而絕非從天而降。

我們的牆是無形,但我們可以嘗試由身邊的人開始,鼓勵思考、鼓勵發問、鼓勵合乎情理的挑戰。多用 common sense、少聆聽威權的聲音、敢於求變、尋找同行之人、必有出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香港人也可以出城!別少看每人的力量,我們也絕對能夠創造屬於我們的時代革命!

「別少看每人的力量,我們也絕對能夠創造屬於我們的時代革命」—我們已創造過,也願我們繼續創造下去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