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看過韓國瑜上受眾都挺蔡的網路節目,那你看過挺韓 Youtuber 邀請蔡英文嗎?

2019/12/27 — 17:38

韓國瑜,圖片來源:韓國瑜 facebook

韓國瑜,圖片來源:韓國瑜 facebook

韓國瑜執政不行,但的確非常會選舉,在最後的衝刺階段,對內他要求選民拒絕民調,使得無論民調輸多少,支持他的民眾都仍保有「出門投票」的意願;對外,他利用網路節目突破他最弱的族群,博恩夜夜秀的專訪不到兩天突破 300 萬點閱,他開場自嘲「你們最愛的韓導來了!」也讓不少年輕人對他改觀。

反觀,你有看過蔡英文能「突破同溫層」去上任何一個挺韓節目嗎?

打開所謂「挺韓十大網紅」的頻道,無論是《寒國人》、《Bit King 比特王出任務》、《陳清茂》等等,除了對韓國瑜歌功頌德之外,更多地是在攻擊蔡英文,先不管他們的攻擊有沒有道理,至少,在這些頻道的受眾中,韓國瑜幾乎不可能掉一張票。

廣告

選舉時,在群眾內部塑造共同的敵人是最重要的,希特勒被問到是否要消滅所有猶太人時他回答:「不,這樣我們就得創造另一個猶太人,要緊的是要有一個具體的敵人。」《群眾運動聖經》也提到「仇恨才是最有力的凝聚劑」,即使在去年,喊出「愛與包容」的韓國瑜陣營都不是真正地包容,而是透過這句口號來凝聚支持者去仇恨那些質疑他政策的群眾:「你為什麼不愛與包容韓國瑜,為什麼不能讓他先做做看呢?」

而對外的重點,則是要讓原本不支持你的人對你產生共感。哲學上有兩個經典的電車難題,在轉徹器難題(Switch Dilemma)的統計實驗中,面對一台朝著五名工人衝過去的電車,你面前有一個開關可以讓電車轉向撞上別條軌道上的另一個工人,在這實驗裡,多數人會選擇轉動開關,犧牲一人去救五個人;但在另一個情境天橋難題(Footbridge Dilemma)中,當推下天橋上的胖子、讓他掉在軌道上阻止電車撞上五名工人時,多數人卻選擇不推那個胖子。

廣告

透過腦部掃描我們發現,在轉徹器難題中,人們使用的是腦中負責理性選擇的部分,而在天橋難題,我們會更多使用腦中負責情感的部分。同樣都是犧牲一條生命拯救五個人,但因為天橋上的胖子就在站在身邊,我們還要親手推他下去,就可能導致我們因為感覺的不同做出不一樣的判斷。

政治人物也是一樣道理,其實每個要選舉的候選人,無論他背後幹過多少狗屁倒灶的事情,當他站到你面前時都是和藹可親的。為什麼要掃街拜票一個一個握手?為什麼廣告會從死板的政策宣傳變成生動活潑的網路脫口秀訪談?其實目標都是一樣,就是讓你覺得這個候選人就像是天橋上的胖子般活生生地在你眼前,讓你忽略他過去那些謊言與政策跳票,忘記那些冷冰冰的統計數字與得失計算,單純感覺這個人「還不錯」就把票投下去。

當然,這些邀請韓國瑜、讓他能突破同溫層的頻道其實都不是「蔡英文的頻道」,他們有自己原生的受眾,對他們來說,同時邀請過蔡英文跟韓國瑜,只是提供給他們原本的觀眾更完整的觀點,也許他們個人支持蔡英文,但頻道本身是中立的。

不過還是要提醒大家,這世界上沒有任何活動是不帶有價值判斷的。經濟要更多跟中國、東南亞還是歐美合作?社會要給予更多保障還是自由地競爭?面對國際打壓要捍衛主權還是委屈求全?甚至,你要在哪個時間點去邀請哪一位候選人以及如何處理這次的專訪,這裡頭每一次的選擇都是價值判斷,就算你只是鼓勵大家出來投票,那都是一種「支持民主、反獨裁」的價值判斷。

透過理性,我們得以評斷是非並做出選擇,我們正是依靠這些價值判斷一步一步構築出現在的社會,這也是人類與動物最大的差別,如果你放棄判斷價值自以為中立,或是如果你僅僅憑藉著好感在投票,那其實你的行為跟被慾望、感覺驅使的動物沒什麼差別,民主社會之所以能讓每個人更有尊嚴,並不是依賴著某個聖明領導人的施捨,而是這社會中的多數人都使用理性來尊重得來不易的「選擇自由」,並透過這種自由決定群體未來的方向,這種不輕易被感覺控制的能力才是人性尊嚴的來源。

如果你身邊有看完《博恩夜夜秀》後就覺得韓國瑜還不錯的朋友,麻煩提醒他,在他不支持韓國瑜時,他是根據韓國瑜過去實際的作為做出對未來合理的預測,但若是僅僅因為一場秀就改觀,那是不是太憑藉感覺行事了?去年在高雄,我們缺乏韓國瑜過去的資訊作為依據以致於選錯了人,但現在我們已經觀察他的言行一年多了,再選錯就真的沒理由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